Jan 3, 2008

正月前


年節應景甜點


話說昨晚我在嘲笑煙斗荒廢blog超過一年時,被煙斗反譏今年以來也沒作過任何更新。連上blog來一瞧果然如此,新年都過了幾天了,我的日記還在2007年底游移。未免步上煙斗後塵,今天就來弄個新年要事回顧,以為2008正月開PO紀念。

◎12/29 大掃除◎

今年新年照例要移師煙斗家慶祝,不過出門前我們也沒忘記照顧自己的小窩,29日公司行號正式進入假期,煙斗和我的首要任務就是在家裡進行大掃除。雖說居屋不大,再加上懶妻混吃等死之餘仍沒忘記平日清掃業務,整理起來不算太費力,但一個早上忙下來也夠折騰的,於是直到晚上在床上躺平,我都還在為腰酸背痛哀嚎。

我們的掃除大業向來是採責任分區,煙斗負責浴室、廁所、洗面所和流理臺的刷洗業務,我則擔綱吸塵打蠟大任。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句話放在大掃除裡也同樣通用可行,是以每回要大掃除時,我都會特別感念日本廠商過人的開發靈機,要不是有他們開發各式各樣的防霉、除塵、去味商品,大掃除業務恐怕會比現在更艱鉅。

比方說在清理鍋爐與流理臺時,生協販售的神奇海綿就是絕佳幫手,只要剪下一小方塊沾濕輕拭,再怎麼黏膩的油垢都能在瞬間消滅於無形,用來對付牆壁上的濺油漬印也同樣有用。而打蠟專用的濕巾更是我熱愛的清掃伴侶,這種撕開即用、用完即拋的打蠟濕巾實在方便,只要先完成吸塵作業,並以濕巾輕拂,最後再以打蠟濕巾輕輕擦拭地板,所到之處便是一片明亮好景。

既然這些清潔小物帶來了那麼多的便利,何以我還會陷入四肢癱瘓的困境?原因很簡單,因為小物再方便也得有人動手,而不幸吾厝既招喚不出家庭小精靈,也沒有團團轉的倫巴機器人,所以清潔小物的操作使用一律得由老娘親手執行。而當你保持蹲跪姿態擦完全家地板,又循同樣路徑上蠟之後,除了癱瘓之外還能有甚麼結局?

◎12/30 小年夜◎

今年我們是從小年夜起開始轉移陣地,這日也是東京歸鄉人潮湧現的高峰期,接駁新幹線的大站多為返鄉人潮所據,東京都心則出現嚴重的空城化現象。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們的目的地在離家三十分鐘車程左右的千葉,既不需要費時通車,也不必忍受人群推擠,早上還可以先到健身房跑個幾圈,下午兩點悠然出門,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落坐煙斗家中。

儘管我一再宣稱要以好媳婦Cosplay為今年最大目標,但遺憾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依舊不改腦殘手拙本色,雖然沒上演摔碗砸盤的情節,但小過失屢出不斷,諸如攪拌蛋汁時不慎添入太多醬油,讓原該金黃亮麗的蛋捲登時蒙上一層黑氣,或拆封紅白蘿蔔絲時使足全力把包裝內的水汁絞盡,轉頭才見到煙斗媽尷尬地微笑,「呃,汁…可以不用全部倒掉…」云云。

還好腦殘媳婦甚麼都沒有,就是蠻力過人,所以今年我除了繼續擔綱飯後餐具洗刷任務之外,也升格參與削皮、切塊*,偶爾還發揮身高優勢拿拿櫥櫃上層的碗盤,同時協助發放碗筷與菜色擺盤;雖然離好媳婦的目標還有很長的距離,不過總算也展現出進化的誠意

小年夜另一個重頭戲是全家試玩「Wii」和「Wii Fit」。Wii果然不負增進家人情感的電玩之名,讓全家人都對著一個螢幕聚精會神、捧腹大笑,就連向來對電玩十分冷感的煙斗爸都抵抗不了Wii的魅力,不但努力嘗試各種桿型和力道,輪到煙斗弟玩跳舞機,還不請自來地在旁邊邁步練習,認真的模樣讓落座一旁的煙斗媽、煙斗和我差點沒笑彎了腰,也證明Wii的確是台老少咸宜的電玩遊戲機,堪稱任天堂近年最傑出的創意。

◎12/31 大晦日+雷秋誕辰紀念日◎

除夕夜的重頭戲非準備年菜莫屬,不過光是張羅七人份的早午晚餐已經夠讓煙斗媽傷腦筋,如果還要一手包辦所有年菜,只怕年沒過完人已經先崩潰了,所以年節用的菜色多半是自生協購入的現成品,除夕當日只要下鍋完成湯煮類的菜餚即可。

說是這麼說,光做那兩大鍋煮物也夠家中女眷忙翻天了。例如我負責的任務是幫蘿蔔、牛蒡淨身兼削皮,以及以蒟蒻塊雕花作飾,煙斗外婆扛了十幾個小芋頭對著電視仔細刮皮清理,煙斗阿姨專司切塊,煙斗媽則在調味之餘偷空準備午餐。四人分別埋頭苦幹,直到煙斗媽催促我們出門買蛋糕,我才從這場年節料理的泰勒化分工流程暫時抽身。

然而挑在大晦日這天造訪百貨可也不是甚麼簡單任務,東京都心的百貨或已清空,近郊都市的百貨卻正值人潮洶湧的巔峰,服飾樓層開始出現折扣偷跑的專櫃,食品區櫃則塞滿挑選年節甜點的返鄉客,光是擠到櫥櫃前都得費番功夫。再加上過新年不比聖誕,吃蛋糕不是時興的活動,圓形蛋糕的選擇十分有限,我一度還有提議買七個甜甜圈回去疊起來偽裝蛋糕的衝動。猶豫了好一陣子,最後終於選定吃過幾回的專櫃,揮揮手帶走它這日唯一一個健在的圓型水果蛋糕

晚飯和慶生大典之後,照例是紅白大賽的登場時間,遺憾的是NHK每況愈下,盜用其他民間電視台的創意也就算了,今年的主持人鶴瓶偏偏多話得緊,光顧自high饒舌卻忘了紅組的存在,也沒看出搭檔中居的表情已經堆滿了「時間不夠啦,死老猴」的字樣,說他是KY*的NHK紅白特別版只怕也不為過。也因為節目實在太無聊,死撐了一個小時之後,煙斗和我相繼宣布棄守,各自轉到房間裡頭上網去了,直到謝幕時間才出來等待除夜之鐘。還好不堪節目無聊的不只煙斗和我,今年連紅白死忠支持者煙斗外婆都提前離席睡覺,足見紅白衰敗之劇。

NHK要是再不爭氣,「紅白」走入歷史,只怕也就不這麼遙不可及*。

[1]回顧去年過年日記才發現,原來我從去年就已經進階切割職,換言之一年以來我一點進步也無,真是慚愧!!那今年再來立志一次好了。
[2]KY=空気読めない,2007年日本流行語候選字
[3]正月前相簿見[W53CA寫日記2007]
[4]絢香&Kobukuro是唯二例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