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5, 2008

零工日記11:放風


月租210萬日幣的公寓...裡頭的廁所

零工生涯轉眼進入倒數階段,我原以為剩餘不多的日子都將在不同講師處「轉檯」渡過,想不到周四上午殺出一樁臨時任務,講者開頭第一句話就是請研修生與小翻譯就外出準備,因為她要帶我們跑一趟雜誌製作流程,現場參觀取景拍攝與構圖修片。

這是繼第一周的神社參拜、上周的餐敘、研討會、業者參訪活動之後,我第五次有幸參與的外出行動。雖然出發前依然懵懵懂懂,不過既然能暫時逃開大樓裡窒悶的氣息和永無止盡的筆譯,那叫我上山下海都不是問題;事實上打從坐進計程車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湧出了踏青郊遊的心情。

後來證實這天的活動果然不是蓋的,因為託此之福,我不但有幸近距離拜見兩個還算有點名氣的模特兒身影,更好狗運地踏入了據稱索價「月租兩百一十萬日圓」的廣尾高級公寓。不論前者或後者都是與我日常生活毫無交集可能的平行線,若非這次打工機會,我大概永遠沒有可能親眼拜見。每思及此,我對仲介此工的K桑的敬意與感激便又暴增了好幾百點。

雖然這日的課程重點既不是模特兒的花容月貌,也無關廣尾公寓的豪華設備,但這兩項帶給我的深刻印象遠勝一切,不拿出來說說嘴,怎麼對得起這天上掉下來的參觀機會。

這日擔綱主角的兩個模特兒都是曾經登上時裝雜誌的熟面孔,名氣雖然無法比擬Ebi-chan、山田優或押切萌,但也算是前途看俏的新星。我對他們的第一印象既非身高也不是體重,事實上這兩個模特兒走的都不是高頭大馬或紙片人路線,玲瓏有緻的身材說明她們不但注重保養也沒有厭食症狀。而她們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特點在於──這兩個人都有一張貨真價實的「巴・掌・臉」。

但別忘了巴掌也有大小之分,安東尼奧豬木的巴掌和哈比人的巴掌就不能同一而論。這兩個模特兒想當然耳屬於後者,否則她們不可能在雜誌上閃閃發光,也不會讓一旁的工作人員個個相形見拙。事實上只要踏入她們方圓五步以內,沒有人的臉看起來不是一副肉包狀;我甚至強烈懷疑,就算我當場削掉額頭、砍去下巴,剩下來的臉部面積恐怕還是比他們來得闊大。

除了臉龐窄小,模特兒精緻的五官和細緻的皮膚也不在話下,但我更佩服的是他們渾身是戲的演技和無比動人的微笑。在攝影師的鏡頭下,這兩個模特兒怎麼看都一對親切和藹、笑靨燦然的甜蜜姊妹花,但鏡頭轉開的剎那,模特兒們的表情就更新得比翻書還快,非但一個笑容也捨不得露,還可以並肩而坐一個小時但毫無交談,甚至連視線都刻意避開。這讓親逢現場的我登時明白,何以「名模生死鬥」可以為電視節目與周刊誌提供源源不絕的精彩題材。

但若撇開這一切枝節不談,我還是必須要說模特兒們真是厲害,他們的表情、臉龐、身材自有一股魅力,足讓一件三四千日幣的衣服怎麼看都宛如名牌,CanCam會成為日本服裝品牌的救星果然不是沒有理由的。

除了模特兒的表現之外,另一個讓我驚嘆不已的是景地之一的豪華公寓。這棟號稱每間月租索價兩百一十萬日圓的高級公寓位於廣尾巷內,樓層不高但佔盡坡地之利,周邊綠意充沛,視野好得驚人,遠眺出去竟然還有松濤樹海的錯覺,有一瞬間我忘了自己身處東京都心。公寓的客廳兩面環以透明落地窗,外頭的陽台寬闊到可以開pa,客廳裡擺的沙發則比我家兩張床加起來還大,開放式的廚房直逼高級餐廳,以透明玻璃為牆的衛浴設備更是讓人瞠目結舌,雖然這設計若在我家只會造成便秘的可能,但有錢人的思維豈是我這貧窮的鄉下俗可以測度,也許人家就是要邊望星空邊放屎才爽。

零工生涯第五次放風,我見識到了美貌與金錢的力量。

[1]可惡的高級公寓和拍攝現場[W53CA寫日記]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