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7, 2007

年末年始 1:忘年會




日本的新年就在不遠,算算這將是我在煙斗家度過的第三個新年,雖然我仍然沒有學會任何年節料裡,擅長的任務也始終不脫洗碗裝盤,不過為了配合年節氣氛,還是整理一下過去兩年經驗,來談談日本年末年始不可或缺的基本常識。

日本的年末年始和以下幾個關鍵字緊密相連,它們分別是:「忘年會」(ぼうねんかい)、「大晦日」(おおみそか,除夕)和「元旦」(がんたん)。

(一)忘年會(ぼうねんかい)

在日劇的耳濡目染下,忘年會這個名詞對非大和民族的吾等而言亦不陌生,說穿了它就是年終舉辦的尾牙晚宴,最終目的在慰勞員工、同僚整年來的辛勞,同時也含有將不快留在過去,把希望寄託將來的寓意,是故名之以「忘年」(年を忘れ)。忘年會的源起眾說紛紜,但一般相信這最早是貴族間除舊佈新的儀禮,直至明治以後才普及民間,晚近則成為公司行號、學校社團和親朋好友年末相聚的活動代稱*。

聖誕節前一周到十二月二十八日休假前夕是忘年會的旺季。這段期間內,居酒屋不論大小都會掛出「忘年會的幹事們照過來」的宣傳海報,每晚八點以後,鬧區的餐廳酒店必然一位難求。但這些都還不算甚麼,午夜前後的電車才是最精彩的巔峰;從睡到雙腳大開內褲曝光的OL,到癱在地上嘔吐的歐吉桑,人類的一百種可能醉態盡收眼底,這段期間的東京電車說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當然,如果你不想冒險擠入酒槽電車,那麼到澀谷、新宿、新橋、銀座一帶的公園廣場巡視也必有所獲,電視新聞之所以能日日拍得醉漢醜態,大大小小的忘年會功不可沒。

也不過就是個忘年會,有沒有必要搞得像全國人民酒精中毒?當然沒有,只不過忘年會通常僅是連串酒宴的開端,兩個小時無限暢飲結束之後,肯定還要轉戰卡拉OK來個二次續攤,不夠過癮再拼到三、四次會也絕非沒有。這就是為什麼我總形容十二月是破財又破體重計的月份,這樣連續幾攤吃吃喝喝,錢包如何不空?脂肪怎麼不爆?

而比酗酒更糟糕的是某一部份的忘年會帶有義務的成份,尤其是涉及公務往來的忘年會,通常不論你喜不喜歡,都只得硬著頭皮出席。上班族是如此,象牙塔內的研究生也不例外,每回我總是得以極大的耐心、毅力與忍耐自我克制,才不會在邊拿啤酒邊聽論文開示的過程中崩潰,或持酒瓶攻擊先輩。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抽獎活動也是學界忘年會的另一個悲哀(當然我也不想抽到[續留五年]或[老闆著作一本]就是...)。

忘年會的多寡還反映出人脈寬窄,生意作得夠大或人緣夠好,一連七日每天趕個兩攤也不奇怪。而即使是生活圈極其狹窄,在日友人一隻手就可數完的孤僻蟲如我,今年竟然也還湊得出三攤活動要趕。其中一攤是煙斗公司的忘年會,這也是其中最正式的活動之一,我肩負的表面任務是打扮得體端莊,微蹙眉頭擺出好媳婦的笑臉,並在公司會場彎腰向各大長官一一答謝*。而不為人知的隱藏任務則是佔取一名出席名額,以便提昇吾厝中獎機會,並使入袋的參加獎得以加倍。老實說,這其實也是我每年最期待的忘年會,因為不必自開荷包就能吃到飯店宴席,可以抽獎還有免費的迪士尼門票可取,捨此其誰?

遺憾的是,去年因為我們太想中彩券,摸彩時真的就只摸到彩券兩包,但許願只許了一半所以通通槓龜,二十張紙的價值不過日幣六百*。今年未免悲劇重演,我決定把目標設得更腳踏實地一點,譬如中台電視、Wii或PS3都不錯,起碼我可以立刻上拍賣折現。今年手氣究竟如何,請待周五分曉,也歡迎親朋好友一起發動念力祝我得大獎。

[1]見R25報導[忘年會最初起源何時?]
[2]「主人がお世話になっております。来年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蒙您照顧我夫,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
[3]日本的彩券頭獎是3億,不需另外課稅,但一次得花3千日元購買10張連號才行。另外每10張中必有1張中獎,獎金則是令人欲哭無淚的3百日圓。每年我們都會買,今年也不例外,這回還特地壓在許了願望的不倒翁下邊。[年末彩券公式網頁]
[4]最後附上一句應景佳話:「よいお年を。」(よいおとしを、祝您過個好年)。
此語不限忘年會,舉凡今年最後一次見面的場合,分別前就可用來代替再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