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0, 2007

零工日記



由於隔壁研究室好心同學的牽線,我在破財又體重破錶的年末,好狗運的找到了一份為期兩個月的打工機會(遺憾的是發薪日在一月底,所以金光鵝你可以不用奢想我掏錢作東的可能!)。工作地點是我未曾造訪過的濱海地帶,通勤方式則是我初次涉足的車站路線,而不消說,出入日式公司更是生平頭遭經驗,所以昨晚我又再度陷入了一陣「第一天報到該不該穿史密斯套裝應對」的焦慮。

比套裝更考驗毅力的是今日集合時間。在扣除通勤轉車、盥洗化妝和早餐準備等三個步驟後,我發現我無可避免地得在清晨五點半離開被窩。假如現在是攝氏三十度的八月早晨也就罷了,但如今可是五度不到的冬日,為此我只能一口氣設定三個鬧鈴,然後發揮意志的力量,不斷自我催眠「看在錢的份上、看在錢的份上」。還好這招非常有效,所以我順利在七點半抵達公司樓下,但在排隊入社時非常驚愕的發現,原來我一點都不能稱作早到,因為單是電梯前恐怕就有近百人排隊等候,會議室中更早為黑鴉鴉的人群據滿。

「日本人的一天真漫長」,我偷偷在心底感嘆。

今天因為下午有課,我只待了上午時段,最大的感想是口譯果然不簡單,尤其是會議中的即時口譯更是艱難。一方面得撐開耳朵細聽台上講者內容,另一方面得啟動開關轉譯中文給身旁的聽者,單是語言之間的切換已經夠讓人頭疼,假如又是在一排口譯並列,大家都忙著張嘴向擔綱對象執行任務的時刻,那更是對聽力、口說、注意力與反應力最直接的挑戰。

此外,我更怕遇上陌生的專業詞彙,或蹦出個不知母語對應詞的新語,這種時候除了盡可能以其他方式解釋說明,還得小心克制不露出囧臉的表情。無怪乎會報雖然只有短短一個小時,我卻有如橫越一個世紀那樣長的錯覺,而且結束字樣打出的瞬間我也就跟著餓了,早餐的熱量全在動腦、動口的片刻消磨殆盡。幸好公司免費供應午餐,而且種類繁多,味道不賴,餐廳食堂絲毫不遜飯店Buffet,我才能在吞下一整碗飯、一大盒納豆、三大種海鮮炸物和燙青菜後,重新燃起奮鬥的力量。這時也終於恍然大悟,為什麼菅野美穗工作時非啃納豆捲不可,因為納豆的確是一日活力的來源,入胃之後整個人亢奮得只差沒有乒乓叫。

明天和後天各有九個小時的上班時間,看在下學期學費和免費午餐的份上--

ファイト!ファイト!ゴー、ゴー、ゴ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