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6, 2007

福袋的秘密



新年快到了,來一張應景的富士山吧

一年將屆尾聲,這意味著一月二日開跑的冬季折扣已經不遠,每年必定上演的福袋爭奪戰又將重回東京街頭,各大百貨業者無不摩拳擦掌準備迎戰。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銀座各級百貨的福袋內容勘驗就成了媒體熱愛的播報內容;晨間新聞跑一趟還嫌不夠,一定要佔滿午間新聞、夜線新聞、談話節目和當期流行雜誌的全數版面才能罷休。這幾天早上也不例外,一轉開新聞頻道,平時嚴肅的主持人全都面如桃花臉閃星光,視線則聚焦於台前那只標價10500日幣的鼓脹福袋。

這是我來日以後即將迎接的第三個新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有趣的是卻已經足以見證福袋的演化歷程:第一年時各家百貨的福袋還是不能說的秘密,上頭一律以寬面膠帶鎖死,面對採訪的鏡頭和記者的好奇,拔高嗓門的女店員只會一再強調內件的物超所值,但打死不肯透露裡頭玄機,你只能在1月2日當天(或前日午夜)帶著鈔票來解秘。但到了第二年,福袋的消費文化出現劇烈轉變,先有業者推出預購式福袋,免除消費者不到修羅場不能購買的痛苦。接下來又有百貨率先公布內容物,宣稱搶福袋不必賭運氣。今年的福袋戰爭雖然還沒開跑,已有業者放話推出消費者自選自配的福袋,每人繳交一萬元入場費,更衣室裡擺放的物件任你組搭帶走。

面對這不斷進化、年年都有新招的福袋戰術,我嘖嘖稱奇卻起不了更多反應,原因很簡單,在福袋進化的同時,我看待福袋的心態也已起了變化:第一年時還處於有熱鬧就得一湊的亢奮期,老早就約好別科同學一起迎戰。遺憾的是購得福袋內容差強人意,便宜是便宜到了,買回的卻是平時根本不會掏錢來換的商品,廝殺的輸贏究竟歸誰,連自己都答不分明。第二年我換了個位置冷眼旁觀,不再靠近服裝專櫃堆起的聖誕樹,注意力投注在甜點茶品以及可以上網轉售抽利的名牌皮件,看到商品湧不起購買欲望,倒是會在瞬間計算出這轉售於拍賣我的抽成利潤。

今年是第三回折扣戰,福袋已經完全從我的購物名單中抹去。我以為與其費時爭奪風險性高的福袋,不如把握半價折扣期間挑選平時貴吱吱的冬衣,因為一、二月的東京冷如冰窖,但二月以後百貨全面更替春裝,屆時想找厚衣禦寒都不容易,怎麼能不把握新年折扣的最後關鍵期?

我問煙斗這回要不要一起同行,他露出親切的笑臉搖頭拒絕我的邀請,想來是去年開春的修羅場一遊至今仍讓他心有餘悸。再續問是否需替他搶奪任何福袋商品,煙斗又親切地笑了,「不要,因為福袋都是百貨的滯銷品」。這是我第三次從煙斗口中拜聞此話,第一次半信半疑,第二次點頭默認,這回則無法再認同更多。

然而不論我們如何冷感,百貨卻依然熱衷,搶得不亦樂乎的人也仍舊很多,也許這長年不破的魅力,才是福袋中最讓人匪夷所思的秘密。

[1]回顧[2007年福袋戰]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