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4, 2007

東京遇見王心地


12月3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因為這天是我來日以後第二回有碩班同窗造訪。不幸的是這陣子經濟異常拮据,未免款待不周破壞來客的東京印象,昨天下午我還跑去參加了時薪三千的座談,所得六千就打算盡數拿來奉獻給今日與王心地的晚餐。

翻查美食手冊數回,挑了一間落在我能力負擔範圍,網路評價還不差的廣島燒小店「れもん屋」,再三確認過地圖和食譜後,一下課就直奔飯田橋守候貴客光臨。奇怪的是我左等、右等,差點沒翻個跟斗繼續等,就是苦等不著王心地的蹤影。在指針越過約定時間十五分鐘後,一陣不詳的預感閃過腦海,「王心地這傢伙該不會打算按照台灣時間來赴約?」根據我對王心地多年來的認識,這可能性絕對不是零,還好就在我髒話出口的前一秒,手機嘟嚕嚕響起,我也順利在電話亭前和王心地上演異國久別重逢記。

雖然離上回碰面不過三月有餘,王心地倒已經換了一頭全新造形,只是我越看越覺得這髮型似曾相識,後來終於恍然大悟,忙不迭地反覆逼問,「你幹嘛抄襲我的髮型」。而就在王心地支支吾吾地試圖轉移話題的同時,晚餐也已到尾聲。遺憾的是「れもん屋」的餐點沒有預期可口,也可能是因為我熱愛皮厚脂多的大阪燒更多,很難對皮薄麵豐的廣島燒激起太深刻的認同。總之沒能招待王心地一嚐其他美食真是抱歉,哪天等我發達了,再到米其林三星動輒五位數起跳的豪華餐廳設宴款待你吧(我個人認為是不會有這一天的…)。

飯後我們轉車到有樂町、銀座一帶閒晃,但是去的太晚,銀座的名店百貨都已拉上門簾,只有巷裡的燈紅酒綠依然耀眼,可惜那是與窮鬼無緣的世界。我想起昨天經過汐留時聽說的夜燈展示,索性步行到新橋站旁,穿過汐留高樓群間,欣賞廣場中特別架起的聖誕燈飾。

汐留一帶的聖誕燈飾比我想像中更為燦美:先有以金星綠樹與紅衣聖誕老人為題的小區塊,以溫暖色調和俏皮擺設打造溫馨氛圍。然後往左望去,白日裡不過是串串鐵架的擺設搖身一變成為湛藍海浪,晶瑩光芒柔軟了樓廈冰冷的稜線,海波中央的尖塔則成了指向的南十字星,不知道其後有沒有美人魚望星吟唱。再朝右行,色光陡然一變,藍海成了光白森林,明燈如雪,砌上窗緣、灑滿空枝,並沿短徑擴散,好像再多走幾步,就要遇上麋鹿乘雪而來。臨海而居的汐留此刻不僅汐留,亦有夢在。

海之城、光之城、幻之城,十二月夜的東京美如夢境,若和戀人攜手趕上,更是一種莫大的幸運。

王心地,歡迎光臨東京。



[1][汐留燈雪相簿]
[2]れもん屋:[推薦菜單]與[地圖]
[3]汐留聖誕燈飾:[Caretta Ocean X'mas]與[汐留の森]
[4]東京其他聖誕燈飾請見[Christmas Date-Navi]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