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5, 2007

零工日記4


車站站長曰:搭電扶梯不如走螺旋梯,揮汗換健康才是王道

我在前文中已經提及,要學好日文有一個基本前提,那就是絕對不能相信任何發自日人口中「欸,你日文說得真是胚拉胚拉」的讚許。雖然我也不斷以此自我警醒,但我畢竟是隻沒見過世面也沒擔過正職的井底之蛙,連續接獲幾個佳評之後樂得昏頭,結果果然惹來天罰懲治。

今天照例是全程隨行課程,擔綱的第一部分是上午的要員演講口譯。這日的演講已經沒有中文講義可以偷瞄,全部只能耳進嘴出即時反應,但大概是連續翻了幾場,膽子慢慢變壯,雖然上陣的時候仍然有些忐忑,大抵上已經沒有畏怯情緒。課程結束後還可以跟其他社員一起午餐,說說笑笑的好不快活。

下午的課程換人接手,我在一旁支援待命。下午講者是標準的冷面笑匠,談笑風生非常有趣,再加上他演講的內容還涉及球團開發,就算對職業運動沒有深入研究也能當作飯後閒聊話題,而我甚麼不愛就是特愛八卦,因此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差點忘了我是被找來口譯,不是受邀聽講的成員。

得意忘形的下場就是死得特別難看。休息時段結束後,學員們對本周課程進行回顧發表,對象包括人事課的講師和幾個高層幹部。不諳日文的學員們用的自然是中文母語,日譯的重責大任則非以口譯身分獲得零工機會的工讀生莫屬,而這麼不巧我正好是今天輪值上場的二分之一。

一聽到得當著役員的面前即時日譯學員的成果報告,我臉已經先綠了一半,心底則大叫不妙,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中譯評價眼看就要毀於一旦,說不焦躁肯定是騙人的。但約都簽了哪可能臨陣脫逃,除了硬著頭皮上陣之外再無他法,我只能大嘆時不我予,好日子沒過兩天,翻得不錯的假面具就在開口飆日語的瞬間灰飛煙滅,好景原來只是曇花一現,只是它會不會也太短命了一些?

於是這將近二十分鐘的報告過程,就在我腦袋一片空白、嘴巴不聽使喚的狀態中匆匆結束。下台時我又學到了新的一課:「我不只欠缺字彙,文法上也有無數坑洞待補」。這也再次回應到王心地和我自己的疑惑,「日文要學多久才能達到日人的水準?」。答案是無解,但推測可能跟智商有關,而我不幸屬於腦殘的一方,所以可能一輩子都到不了那個標準,等在前端的因此只有茫茫無涯的學海。想要學好日文嗎?來,讓我們一起夜夜淚溼廣辭苑、四字熟語和年年更新的現代用語辭典吧。

課程結束後學員們趕著赴宴,我也收拾筆記準備回辦公室下班,這時日前賜我褒美之言的長官和學姐再度行經身旁。長官笑笑地說「今天這個真的很難」,我慚愧地為自己殘缺的語言能力致歉,並且再度作好領取解雇令的準備。還好長官依然不改溫良本色,「下禮拜還是要麻煩你,到時請繼續加油喔」,一句話決定了我未來的午餐命運,我差點沒感動得又跪下來親吻他的腳趾。

雖然陶潛一再宣稱仕人不可為五斗米折腰,但我肯定他嗆此聲時絕對沒造訪過此地的員工餐廳;一間可以天天免費嚐到新宿中村屋直營咖哩和其他多家大店菜色的員工餐廳,別說折腰,叫我倒立也不是問題。也多虧有了今天中午那道辛香微辣的咖哩,和那小碟濃郁甜美的紅豆芝麻布丁,我對零工(和免費午餐)生活的熱情才能繼續燃燒,不為今日挫折所敗。

陶潛不會為五斗米折腰,但我會,所以零工婦女午餐,可還有得吃呢。


[1]東京巨蛋燈飾[見此],還是汐留略勝一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