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2, 2007

零工日記3


会議弁

各位鄉親父老姊妹兄弟熟客生人,在這裡跟大家說聲抱歉,雖然昨晚我信誓旦旦要搶得半熟卵雞肉咖哩套餐並且拍照為證,早上出門前還大聲向煙斗宣告今天一定要滿腹而歸,遺憾的是計畫趕不上變化,今日的午餐沒有咖哩點綴,只領得讓煙斗也聞言色變的「会議弁」*。雖然直到下班我都還在悼念無緣的咖哩,不過無可否認,今天是非常充實的一天。

早上的訓練課程我翻了約莫1/3的說明,途中進入討論後轉由學姐接手,我則在後頭觀摩筆記。觀摩的重點不只在於學姐口譯的要領,熟悉講題內容也是重要的一環,加以未來兩個月內的內容都和此相關,所有出現在對話中的名詞都能成為參考關鍵,能記一個就是一個。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當一大群行銷高手在你面前進行實案討論,就算不是屬於那個圈子的一員,聽著聽著也會忍不住跟著亢奮起來。特別是我大學念的是公關,研究所以後卻開始越來越偏文化研究,這種類似的討論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我的生活,如今重新在耳際響起,刺激的不只是沉睡的記憶,也讓我有機會見證一個專案的孵育,並且明白這原來是這麼令人緊張又興奮的過程。

中午研修人員和社長、高級幹部午餐,口譯也得隨行在旁,但是吾等小輩面前當然不會擺設便當。午餐的翻譯由學姐主掌,我在後頭練聽力之餘順道進行我的人間觀察,赫赫有名的社長是今天穿得最隨興的人,簡單的素面T恤和牛仔褲,連社員證都夾得很休閒,和他身邊人人西裝筆挺、頭髮還Set過的模樣迥然不同,讓人很難想像他就是這座濱海帝國的大王。這天午餐會同時也讓我明白,和社長午餐原來是對腸胃的考驗,口譯人員和隨行人員一律餓著肚子在旁待命,受邀者動箸咀嚼之餘還得發問筆記,可想而知也是吃吃停停,倒是社長和高層人員大概已經非常習慣,吃飯速度快得超乎想像,一點時間也不浪費,完全符合社訓裡那條速度指令。

午餐會報結束後,工作人員遞給我一個華麗便當,但離下午行程只剩不到十分鐘的空檔,我只得慌忙找張靠窗的座椅肢解便當。就算明知這便當和社長嗑掉的屬於同一等級,肯定要價不菲,但五分鐘的用餐時間也不容人細細品味,我只能眼睜睜地犧牲大蝦、鮭魚和筑前煮,匆匆吃下肉飯黑豆蛋卷就跟著研修人員外出。

而在駐守辦公大樓連續三天之後,這種出門見學的喘息時間就像監獄犯人出來放風,大家說說笑笑好不快活,好像一列興奮的觀光隊伍似地,轉了幾趟車來到六本木的愛宕神社。愛宕神社祭拜的是祈求商業繁盛的惠比壽神,歷史悠久且深獲知名人士喜愛,神社裡頭就立了一架署名浜崎步的花籃,小樹上還棲著午睡的白貓,半睥睨地望過我們這些氣喘吁吁的訪客。

到神社為什麼要氣喘吁吁?因為歷史悠久的愛宕神社是東京都內地勢(當然地價也是)最高之處,標高26公尺,要參拜還得先爬上一座又高又陡的石階,是為「出世の石段」(出人頭地的石階梯)。如果你不明白它為何得名如此,請務必親自來體驗「出世」之途,身體不好的人則切莫嘗試,除非你想體驗沒出世倒先出事的滋味。

透了透氣再回辦公室,精神倒比整日窩在裡頭好多,下午的最後一個講座再次輪到我負責,講到一半時中文極其流利的長官前來巡場,讓我邊翻邊冷汗直流,深怕等下就領到「欸,那位小姐你明天可以不用來了」的解雇令。還好長官是個好人,不但沒有嫌棄我左支右絀的日語,還賜下一句「胖桑,你翻譯得很不錯」之評,讓我感動得差點沒跪下親吻他的腳趾。

多虧了這句話和學姊的鼓勵,我心裡懸著的大石總算成功減重,明天暫時恢復學生身分,禮拜五再出門上工。「零工婦女的免費午餐」,我們下集再見。

[1]会議弁(かいぎべん):沒有這個字,是雷秋自製語,指開會用的便當。
[2]愛宕神社(あたごじんじゃ):[介紹網頁]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