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1, 2007

28th Birthday!

111737036180



2007年只剩下不到兩個小時就要畫上句點,這意味著我要寫回顧也沒剩多少時間,所以一切廢話就容我直接省略,僅在這頁裡簡單集中幾個值得刻印下來回味的記錄。至於那些沒被載入的重點,唔,反正只要這個blog一天還在,也就不必擔心沒有憑據可追。

2007年對我來說至少有四個意義:

第一, 我在這一年裡重拾了其實根本也沒丟掉過的學生身分。

我還記得二月在家裡查榜時的忐忑,以及確認榜單後半喜半憂的心情,而龐老爹在確知我順利上榜後,第一句拋出的話不是探問我念啥寫啥,而是「我要去參加你的畢業典禮,博士袍到時候要借我穿喔」,至今也還記憶猶新。我甚至也還記得四月櫻吹雪拂在臉上的姿態,以及開學典禮那天赤門是如何為黑西裝的新鮮人淹覆。

有個學生身分可以為盾其實是種幸福,它讓一切的恍惚顯得合理,讓一切慵懶都可以思考正名。然而學生身分同時也是焦慮的來源,特別是當你越來越靠近二字頭的終點,每個階段認識的朋友都開始扛起越來越閃亮的頭銜時,研究生(或大學院生)這個同時等同於無職無財無文憑的稱呼就難免顯得沉重了起來。不過我還是很慶幸有機會踏入赤門,這感覺在我重新買得學生定期票,又發現印表機可以放題使用後分外強烈。

我還不知道我下一步會怎麼走,也不確定我有沒有摸到畢業證書的機會,不過我已經決定不浪費時間作無謂的預想,要知道我是不是還繼續研究生活,就注意看看「憂鬱的研究生」系列有沒有更新吧。

第二, 我在這一年裡改頭換面成為科技產品的早採用者。

身為一個筆記型電腦用了將近六年,自從超級任天堂之後沒再買過任何電玩設備的科技落後者,今年堪稱我大幅躍進的一年。先是在初夏時分迎得Wii入吾厝,接下來又於暑假返台時攜回一台人見人罵的Lenovo X61,早秋時節還搶購了一台W53CA手機相機兼用。而當我以為這波電器採購風潮已經告一段落時,煙斗突然提了一台Wii Fit返家,沒幾天我們又中了一台NDSL…換言之,所有該有的或不該有的,今年通通一手掌握。

雖然我一直想不通今年電器運為何如此旺盛,不過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希望在這些周邊道具的輔助之下,新的一年我們在工作、學業、金錢、健康、娛樂上都有顯著長進。

第三, 我在這一年裡開始學習體會何謂打工的品格。

2007年也是我卯起來打工的一年,兼差的工作內容包括:中文家教、新聞稿撰寫、問卷翻譯、電視購物分析、口譯等等。之所以有幸接到這些工作,最大的功臣莫過於時時記掛我的貧窮且不吝引介的親朋好友,多虧了各位跨刀相助,我的存戶才不至於淪落死水狀態,在此再次致上深深感謝。

我打的工其實非常零散,工作數量不穩定、薪水也不到可以拿出來說嘴的程度,更別提其中還曾經出現領款危機,讓我一度陷入付不出學費的焦慮,幸好後來調度有成順利解決,不過也硬是捏了好大一把冷汗。話雖如此,我還是非常珍惜這些難得的兼差經驗,最近接下的這份口譯工作尤其獲益良多,對語言訓練如此、對待人接物亦同。更重要的是,這說不定是我窺得日本企業文化的唯一機會,再加上它還提供日日變換菜單、無取用上限的免費午餐,教我怎麼能不用「感無量」來形容心中感受?

第四, 我在這一年裡成了背負千萬貸款的負債族。

鬼扯了一大堆,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不能不提,那就是煙斗和我在歷經一年多的明查暗訪之後,終於決定了我們將來的居所。在經歷連續幾個月的調查與洽詢之後,我們在入冬以前完成簽約手續,同時開始著手貸款申辦的各項事宜,在大印落下的剎那,我們正式投身貸款一族的行列,等在未來人生中的是數以千萬計的償款。

面對這個要動用雙手才能盡納的數字,我和煙斗相視苦笑,「想不到我連百萬存款都沒看過,就先背上了千萬債款」。但也正如吾友鵝母所言,購屋之後意味著人生也要邁入新的階段;前陣子到工地現場勘驗,看到正在慢慢「發芽」的未來居所,我有很多的不安,但也有很多的興奮,還有更多的期待。

結婚是一個轉彎、入學是一個轉彎、供屋是一個轉彎…我想我還會繼續遇上許許多多的彎角,但無論是怎麼樣的挑戰,我都希望能和煙斗手牽手,一起走過。

2008年、よいお年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我個人覺得煙斗可以改作阿福羅造型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