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2007

IT系マニア



中文裡統一以「迷」帶過的重度閱聽人,在日文中可以進一步細分出マニア(Mania)、コレクター(Collector)、ファン(Fan)、オタク(Otaku)等等稱呼。它們或是來自西洋,或源於日人自創,缺乏統一定義再加上潛意幽微曖昧,常使區辨過程困難重重。

野村總合研究所試圖將オタク定位成含幅最廣的用語,並主張マニア與コレクター均歸屬其內。然因オタク常與犯罪問題相連,再加上宮崎勤留下的陰影至今難却,當日人要強調自己的「迷」認同時,最常遣用的字詞往往是マニア或ファン,オタク則比較像是用來嘲諷人的惡語。當然,マニア或ファン所背負的社會標籤也不見得比オタク好到哪去。其次,野村研究所提出的報告也主張,オタク可依所迷文本區分多重面向,凡符合認同、消費與蒐集基準者皆可入「宅」。但在日常對話裡,オタク和動漫畫的關聯難以分割,相較之下,マニア所迷文本就較前者多元,鐵道、都市、軍武、電影…任何叫得出名堂的主題,幾乎都可見到マニア的蹤跡。

迷研究者相信,每個人都可能是某些文本的重度閱聽人,誰都不能免去著迷的可能,迷的特徵因此會依循所迷文本出現變異。而這其中最讓我覺得有趣的觀察對象,是三十到四十代間IT系マニア的存在。

不知道是因為學部特性影響,還是涉足研究主題使然,近年來我遇上這類人士的機率奇高無比。根據我不符合社會科學調查方法的個人觀察發現,IT系マニア不必然為理工出身,但肯定對傳播科技抱持高度興趣,且因年齡與社會地位的影響,他們的外形雖然無法和流行誌裡的木村拓哉相提並論,但整體而言已經非常貼近人形。若硬要雞蛋裡挑骨頭,那唯一的異處大概就是他們偶爾會在身上叮叮咚咚地掛滿各式科技產品。

IT系マニア的溝通能力也無可挑剔。儘管他們的言談中通常夾帶大量的外來語,又熱愛混用網路機構縮寫和各式軟硬體名稱,但絕不至於到沒有機器中介就開不了口的窘境。而即使他們的發言聽在我耳中仍和火星文相去不遠,但我想那多半得歸咎於我的無知或腦部發育不全。還好IT系マニア多半是善良親切的好人,對火星以外的生物譯註其艱深言語時仍然抱有一定的熱情,俗人如吾等才有機會一窺浩瀚的資訊海,雖然多數時候我還是聽不清楚也讀不分明。

而彙整這幾年的觀察經驗下來,我發現我遇上的前中年期IT系マニア之間有許多共通的特徵,相似度之高讓人忍不住要起疑,這難道是他們之間一個不能說的秘密,或者是入櫃前首先得通過的分類帽測驗?

謹將不負責觀察結果歸納如下:

第一, 言談中夾雜大量外來語、網路機構縮寫或軟硬體名稱。聽他們說話會有狂按翻譯機,或大喊「給我來塊翻譯蒟蒻」的衝動。

第二, 熱愛星際大戰(Star wars)。他們動輒引用故事情節比喻人生,遇到同好時會不自覺地併攏姆指與食指、中指與無名指,作Yoda大師三指手狀。

第三, 熱愛機動戰士鋼彈(Gundum)。動輒引用地球聯邦與吉翁公國比對國際政治和人性善惡;收看Keroro時,蛙軍模仿鋼彈情節衝入Keroro口腔診治蛀牙的場景是唯一讓他們萌え的畫面。而若是經過萬代模型展示區,此族眼睛會瞬間射出閃閃精光。

第四, 熱愛摩斯密碼,擁有合格執照,總是不吝於與大家分享姓名密碼,卻忘了聞訊者多半連怎麼打發都不詳。

第五, 熱愛一切通訊科技且溫古知新。一方面對下個月即將發行的3G手機躍躍欲試,一方面捨不得丟掉任何一件曾經擁有的科技產品,而且他家裡肯定珍藏有第一代的蘋果電腦或PHS手機。

第六, 大包包、多包包。他們的最愛通常是肩背型的電腦背包,大包包之外必然還有其他小包,端視當日攜帶的傳播科技產品多寡有所增減,而肩背手提外加腰繫也並非不可能的任務。

第七, 攜帶或使用我以為已經埋葬在二十世紀中的霹靂腰包。唯因此點有可能是敝所男子限定,推論性如何尚不敢言。

第八, 膚色白皙。但不知道這是天生雪肌,或是終年與電腦為伍不見日光的下場。

第九, 熱中於追索字源或單詞在其他語言的譯法。我懷疑語言對他們最大的意義不在溝通,而是做為研究的客體和待破的密碼;他們對破解抽象密碼的興趣應該多於解析實質物體。

第十, 會斥鉅資購買那些我一直想不透究竟為誰出版的書籍。那些書要不是很大,就是厚重非常,是買回去墊桌腳餐盤還會歪的那種,而且標準的日式收納櫃通常容它不下。

唔,你身邊也有IT系マニア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