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0, 2007

枕邊細語


浣熊(?)@Cairns


每天深夜在床上攤平的睡前片刻,是煙斗和我在餐桌、沙發以外另一個重要的對話場。我不知道一般夫婦的枕邊細語扯的都是哪樁,但我們通常會天南地北胡亂瞎聊,偶爾參點不負責任的妄想,或夾雜最近風靡吾厝的「マイブーム」*入話。

譬如在我瘋狂租借Keroro動畫的那段期間裡,每天入睡前必得高唱一段「合言葉は、アフロと軍曹」以為當日收尾,一天不唱就全身不對勁,好像百貨公司要逐客卻忘了放費玉清似地。單是獨唱嫌不過癮,所以我通常會熱情邀請台下的煙斗一起搖擺。如果遭到拒絕則施出必殺搔癢令,硬逼著原本只對Keroro手中鋼彈模型有反應的煙斗記住了全體小隊成員的姓名和各自蛙鳴特色,時間到了還會自動定位,配合演出「Kero Kero Kero…」和「Tama Tama Tama…」的和鳴。後來因為經濟拮据時間有限,我不得不中止出租動畫這種奢侈的行為,煙斗終於自蛙鳴地獄解放,不必每逢入夜就陷入變身青蛙的恐懼。

前一陣子我熱衷的話題則是未來子女的命名遊戲。儘管我們短期內並無生育計畫,對兒女教養也沒有遠大目標,但獨獨對命名這件事我有極深刻的執念,即使卵子都還沒授精成功,候選名單倒已經落落長開出了一列棒球隊。這之中,又以「駿」(はやお)、「守」(まもる)、「晃」(あきら)、「泉」(いずみ)、「司」(つかさ)這幾個名字最常掛在嘴邊。而煙斗一聽到我舉出「這幾個名字分別是為了紀念我喜歡的宮崎駿*、押井守*、須藤晃*、佐野泉*、道明寺司*」為由時,毫不留情地就比了×字,完全不顧將要忍受十月懷胎之苦的枕邊人心底那一絲絲少女情懷。

在屢戰屢敗之後,我自暴自棄地提出了必殺建議,「不然取『光(ひかり)』字如何,男女通用,還和你讚不絕口的歌姬同名」,煙斗歪頭想想,終於露出了讚許的笑意。我趁隙補上一句,「只要你不介意他在台灣的別名會叫龐光就可以」。

最近我們的枕邊細語則為奮力呼喊精神口號所取代。

在前一陣子敲定購屋,開始背負數千萬的貸款債務,又不幸接連失去兩個賺吃頭路之後,我下定決心在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爬起來,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開發新的收入來源,並在白髮蒼蒼以前償完各種債款。革命得先從革心做起,為了打造鋼鐵意志並提升戰鬥能力,每天睡前我都會挖起煙斗,召喚他一起雙手握拳並高舉右手大喊:

「勝ち組に入る!」 (我們要加入勝利組!)
「入る!」 (要加入勝利組!)

「お金持ちになる!」(我們要成為有錢人!)
「なる!」 (要成為有錢人!)

「負けないぞ!」(不能認輸!)
「負けない。」(不能輸!)

「頑張るぞ!」(要奮鬥!)
「頑張る!」(奮鬥!)

「ファイト!ファイト!ゴウ!ゴウ!ゴウ!」(Fight! Fight! Go!Go!Go!)
「ファイト!ゴウ…Z…z…z」 (Fight!Go...)

唔…從吾夫對這套枕邊細語的反應看來,我們離擠身勝ち組還很遙遠......

[1] My boom,和製英語,意指自己著迷、熱衷的事。
[2] 動畫監督
[3] 動畫監督 ,漫畫家
[4] 漫畫主角,源出「聖學園天使」(天使なんかじゃない)
[5] 漫畫主角,源出「花樣少年少女」(花ざかりの君たちへ)
[6] 漫畫主角,源出「流星花園」(花より男子)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