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8, 2007

家紋

結婚前,煙斗和我在煙斗家人的授意下拍了一組和服照片。我穿的和服出自煙斗阿姨贊助,是成人式用的華麗著物,煙斗的男物則是向飯店租借,但上身前還多了一道手續──印製「家紋」(かもん)貼紙附貼。 那是我初次見識到家紋本尊,大開眼界之餘也在心底偷偷困惑,貌甚溫馴的煙斗難道是甚麼貴族之後,我該不會不小心當上了◎◎夫人?遺憾的是,這個短暫的夫人夢碎得很快,因為我不久後就發現,家紋在這個國度裡原來一點也不稀奇,就跟白米味噌一樣是戶戶皆有的庫藏,惟其不常派上用場而已。

何謂「家紋」?家紋就是簡化、圖形化與抽象化的姓氏及官階表徵。其形以橢圓居多,內容物多半是花草樹木,反應了日人就地取名的特徵。在過去,家紋和姓氏一樣是僅屬貴族、武士、神官或社會優勢者的專屬產品,因此通常也和社會地位與官階高低相關,讀紋即辨來者高低。水戶黃門徳川光圀*(とくがわ みつくに)的印籠之所以這麼有效,靠的也就是上頭那閃閃發光的鍍金葵。

但自明治維新頒布「平民苗字必称義務令」以來,除皇室直系以外人人有姓,家紋數量暴增,許多無涉歷史根源、單憑喜好擇取的家紋紛紛問世,家紋的內容於是隨之繽紛起來。譬如單是煙斗一系,起碼就有七種家紋,從圓形、六角、太陽到單片藤葉,內涉本家別支之分,圖形流轉間標示了各家各族的起源流變。

然而畢竟不是皇室貴族,沒有人會有錢有閒到將家紋覆滿所有私用物,於是家紋雖在,真正派上用場的時候卻非常有限,如今多只存在於男女喜喪和服的臂處,或繼承家業者的領帶上頭,而且非婚喪慶弔的場合還不得拜見其蹤。近來穿正式和服的人少了,花工夫繡家紋者日稀,應急用的家紋貼紙印製服務於是興起,不過要價並不便宜,小小數枚就盛惠樋口一葉一張,高昂價格讓我忍不住在心底滴咕,「我回家印個兩百張也沒這麼貴」。

我拜見過煙斗家紋兩回:一是當時拍照用的應急貼紙,然而拍完後就船過水無痕,也忘了跟服裝小姐要回留作紀念,現在想起來很有種鈔票丟到水裡的感覺。二是上回在法事場合,煙斗年事已高的叔公很慎重地打了條深黑領帶,上頭就鑲了小小的垂藤圖樣。遺憾的是煙斗對這家紋比我還陌生,拍完那次照後再問他家紋長啥模樣,他老兄只會「蛤?蛤?蛤?」卻答不出個所以然,再次證明日本的家紋前途堪慮,絕跡不是不可能的結局。

後來我閒逛網路找到了不少關於家紋的由來解說,上了一堂歷史課之餘,也發現「如今有很多人是單憑喜好擇取家紋」的事實。既然如此,沒有冠夫姓的我應該也可以幫自己搞個家紋才對。於是苦思多時之後,終於想出了幾個選擇:



既然我註定要以麵包小姐的身分遊走此國,那看是菠蘿油、土司麵包或可頌,隨便挑一個來當我麵包家之一族的家紋好了。

[1]"圀"這個字好好笑,根本就是囧的日本版。不過從發音看來,它應該是"國"字的變體,我猜。
[2]姓氏檢索家紋可見[紋處];還有一個對歷史由來解釋很詳細的網站也值得參考[家紋World]
[3]麵包三兄弟出自[やすらぎ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