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6, 2007

六義園


上周周末難得遇上我不用家教、煙斗也不用上課的日子,再加上外頭天氣實在佳好,於是顧不得都內紅葉還沒開全的警告,我們趁著午後漫步到六義園(りくぎえん,Ri-ku-gi-e-n)探訪東京的晚秋風光。

上完英文課後,我從飯田橋轉車回上野,再晃到國立博物館和煙斗家人午餐。國立博物館正在展出德川家的寶物,大概是展品難得又碰上三連假,展場外拉出一條長長的人龍,末尾處還有人高舉標牌指示「現在等候時間80分鐘」,看得我嘖嘖稱奇之餘,也不免慶幸還好我只是來等人,不用加入這種只會讓人聯想及迪士尼或巨蛋周邊的行伍考驗耐性。在入口晃蕩了半小時,煙斗媽、煙斗弟、煙斗外婆陸續出場,我們於是轉往周邊不遠處的法隆寺寶物館午餐。

法隆寺寶物館是國立博物館附屬的設施之一,專門用以收納明治時期法隆寺上貢皇室的寶物。有趣的是它雖以富藏古蹟珍寶聞名,但外型的設計卻十足現代感,和周邊的日式屋簷構造截然不同,是以冷灰四方的建築搭配巨大的玻璃窗牆,並與漣漪輕起的淺池構成一副簡潔清雅的圖景;它不太像收容歷史的寶物庫,倒是帶著幾分現代美術館的洗練氣。

法隆寺寶物館的左側外庭是Hotel Okura直營的洋式餐廳「ガーデンのテラス」。由於博物館一帶已屬公園深處,周圍又有密林包裹,人車擾嚷都是遠音,天氣好時坐在外庭賞景品食氣氛極佳,和千駄ヶ谷的Alice Garden一樣都是最適晚秋造訪的小店。

午餐後,煙斗和我步行到鶯谷轉搭山手線,在不遠處的駒込下車。駒込和巢鴨的氛圍近似,沒有高聳的大樓,也無繁華百貨,車站周邊不是住宅就是小型餐館,難得湧起的人潮通常是對左右名園(六義園、古河庭園)而起,喧騰中帶有季節的味道。

六義園最早為德川幕府五代將軍所建,其名源於毛詩中對詩體的六大分類,和小石川後樂園合稱江戶兩大名園。六義園佔地不算廣闊,園區內最大的特色是細緻雅潔的庭園造景,以及側門處一小片樹林環池的景象,但後者和三四郎池其實相去無多,三四郎池金紅間錯的盛況說不定還略勝一籌。

也可能是我們去得早了,東京的紅葉不過剛起,蒼綠仍是主軸,偌大園內獨三兩株翩然成色,但楓火還不到氣候。於是那紅了的少數就成了鏡頭焦點,所有可以見紅的角度都為相機所據,而一趟六義園漫步下來,紅葉沒觀著幾片,見識到的相機倒是足以拼出一座大觀園,不能不說是另類特色。

雖然紅葉不艷,但六義園仍有可觀之處,我以為夕陽西下前的六義園就甚值一遊。尤其當紫橘色的晚霞沿空斜落,蒼綠的庭園登時易色,眼前所見全為薄膜也似的金光粉霧所籠,這時哪還需要甚麼八十八景或詩體六義?單只眼前一幕,已勝千言萬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