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4, 2007

愛我,請別電我


冬天為什麼要吃冰?


東京的冬天除以天際無雲、空氣冰冷、風勢強聞名,乾燥的氣候也是一絕。

水氣原本就不豐厚的東京,到了冬天更是乾如荒漠,單看我這種油性肌膚都可以被搞成枯井旱地,過去避之唯恐不及的乳液還得以「坨」為單位糊上身體,就知道此地榨取油水的功夫不容小覷。假如單是乾燥還就罷了,麻煩的是靜電依隨乾燥而起,於是冬日裡不論脫毛衣、拆圍巾、梳頭髮、轉門鎖、按樓層鍵,爆竹一樣的劈啪聲響總是陰魂不散地尾行,一不小心還會擦出綠亮閃光,所謂電光石火即如是。

入冬的東京因此是一座威力龐大的靜電廠,男男女女則是潛力無窮的發電機,遺憾的是該放的電不一定可以直達對方心底,不該放的靜電卻總在意想不到的時刻來臨。我就是這靜電效應的苦主之一。

來日以後我常常遭遇電擊:按樓層鍵時被電、接找零時被電、買票被電、出札被電,就連偶爾髮絲劃過臉頰,也能啪啪幾聲在皮膚上摩出一陣刺麻。假如個體行動都逃不過電擊之擾,那麼更別提和他人體膚相觸時激盪的火花。於是保持距離和隨身攜帶手套,成為我在此過冬防電的兩大基本準則。

可惜這套準則在回家遇上枕邊人就只有作廢的份,誰教天氣越冷,人越需索情人的體溫,敝夫婦自然也不例外。只不過,牽手、搓耳、撫臉、呵指…這些在平日裡有助感情加溫的甜蜜小動作,到了乾燥的冬天卻成了四伏的危機,因為不知何時降臨的靜電讓一切親暱舉動都成引線,受動的我則是電椅上的羔羊,除了剉著等外別無防備。

譬如有回煙斗心血來潮,過馬路前轉過身來輕撫我頰,還不忘附上深情款款的凝視,似乎正要開口輕訴情話。然而他嘴都還沒來得及張開,我臉頰上倒先爆出一陣劈哩啪啦的電響,接下來甚麼浪漫柔情都在鬼哭神號的慘叫裡瞬間風化。前幾天悲劇又再度重演,這次電擊的範圍從臉部蔓延到嘴唇,雙唇剛剛相接,立刻有「ㄆㄧㄚˋ!ㄆㄧㄚˋ!」兩聲清澈響亮。煙斗還沒反應過來,我已經從原地瞬間彈開,然後一邊捂著傷唇兩瓣,一邊淒厲哀嚎,「你為什麼電擊我?」,調情轉眼成為家暴事件。

冬日的體膚接觸雖然親密柔軟,人肉暖爐也勝過厚被冬衣,但入冬的東京就是一座威力龐大的靜電廠,男男女女則是潛力無窮的發電機。未免不該放的靜電又在意想不到的時刻來臨,或重演調情調成家暴、接吻電出兩條鑫鑫腸的悲劇,今年冬天我要搞個除靜電吊飾隨身攜帶,並在遭遇更猛烈的攻擊以前,搶先一步把煙斗身上的靜電氣清乾淨。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