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3, 2007

慶應三田祭


放福澤,招福澤



昨天上完論文寫作後,我和F桑相約前往慶應參觀三田祭。

三田祭是慶應三田校區的傳統年度行事,在東京都內是數一數二的校園祭活動,規模雖然無法和甚麼沒有校地最多的東大五月祭相比,但在活動內容和表演熱情上倒是絲毫不遜。說來有趣,我在慶應的那一年裡對這類活動其實非常冷感,逮著三田祭假期時,先是呼朋引伴到富士山腳下的遊樂園進行絕叫之旅,後來又跑了一趟日光體驗初冬山谷風情。東奔西走就是不肯在假日中開跋入校,簡直一點青春熱血也無,直至離開K大後才開始懷念那迷你精巧的校區。衝著這點(和參觀校園祭不需門票費),我們冒著11度的低溫造訪了和東京鐵塔相偎而立的三田。

和東大、早大等等集中型的大學不同,慶應的校區四散在東京、神奈川等地;佔地不大的三田是法商人文學部大三大四和研究所學生匯集的校區,日語別科的外籍學生也都以此為據地。由於面積有限的緣故,三田校區既沒有寬大的操場草坪,也無池塘森林,並排而立的四角型水泥建築是其中最頻繁的風景,此間唯一稱得上殊異的,約莫只有福澤銅像鎮守的舊圖書館,和校園中央那棵宏偉遮天的銀杏。大概也是從那時候起,我才學會自銀杏葉的光色流轉辨識季節的痕跡。

三田祭的重頭戲是Miss Keio的票選活動,遺憾的是到場後赫然發現,Miss Keio要到周五才會登場,我們只能含淚揮別參見這些號稱「背景雄厚、美貌過人、學力顯赫」的慶應小姐的機會,並轉而以閒逛校園打發時間。

除了慶應小姐之外,三田祭還有幾個特色:第一,它是各大seminar公開發表的時機。雖然怎麼想都覺得校慶還要穿西裝正色發表論文真是一樁悲劇,但這活動在日本的校園祭裡卻有不可抹滅的重要性,特別是慶應的seminar發表多由博碩士生指導大三、大四學生而行,串連、切磋的過程鞏固了研究室內的互動傳承關係,「所以慶應學生才會這麼團結!」,校友煙斗自豪地發出如上感嘆。第二,爆多的政治人物演講。日本的學園祭是名人開講的重要場合,以出產政治人物聞名的慶應在這點上佔了絕對優勢,於是名單一攤,日本政壇要角盡出。看著眼前的側臉海報,想想當年他們也曾在這所校園裡共度春秋,就深覺不能小看眼前任何一咖。誰知道現在在舞台上脫光衣服肉搏的這個白爛,二十年後會不會是下一個小泉或小澤*?

而在攤位內容部分,基本上和五月祭沒有太大差異,我想大概和台灣的校慶園遊會也相去不遠,只不過在台灣賣的炸雞排到這裡會變成大阪燒,花枝丸則轉成章魚燒罷了。至於珍珠奶茶這裡也有,但價格兩倍容量一半,若是不介意當傻瓜,大可以抱錢來這裡灑。至於表演活動,呃,大概是我們來的時機不對,第一個登場的Beatles偽披頭樂團歌聲直讓我想痛劈其頭,接下來連名字都叫不出的團體,則大概是某種宗教吼叫發聲同好。演武場上的摔角活動很假但還略具笑點,只不過邊看會邊有衝動大罵,「你爸媽花幾百萬學費送你到慶應不是叫你來肉搏」。一旁的跳繩熱舞社是這之中可看性較高的表演,雖然不時出錯,動作也非盡善盡美,但光是想到他們上了大學還願意將熱情和時間貢獻給跳繩這麼純潔的活動,忍不住就覺得青春真是無敵

後來我們不敵風寒,匆匆離場,朝東京鐵塔前進時,我想起過去總是這樣望著東京鐵塔,一邊聽那不斷輪迴的日本歷史CD,一邊搓手呵氣到學校上課。我也想起,我是在慶應學會了分辨銀杏的顏色,看到了人生第一場大雪,見識了冬夜裡璀璨如幻的東京鐵塔。後天我要和一年多未見的別科舊友和老師碰面,這是我們第一場同學會,我有些興奮、有些忐忑,也有很多很多的期待...我想這多半源自於我對那一年美好時光深刻的想念。


[1]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和民主黨黨首小澤一郎,兩人都是慶大校友,周刊誌曾經形容這是KEIO BOY之戰
[2][慶應三田祭公式網站];還有[MissKeio Contest 2007]介紹網站
[3]三田祭照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