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5, 2007

西裝情結的幻滅




出處:The Matrix 這照片真是太經典了!

過去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頌揚男人穿著西裝的姿影,還大放厥詞指稱,西裝就是男性同胞日間的玻璃鞋,只要選對一套好西裝,哪怕芭樂穿上了(背影)都能變身羅素克洛,是普天下老少男性不可錯過的時尚恩物。現在我要鄭重為我過去的無知向男性朋友道歉,我從來不知道西裝原來是一種極度考驗體力又為難精神的穿著,直到我也被逼著加入「史密斯的大軍」(F桑,2007)。

西裝在日本是一種相對普遍的裝束。社會人士自然不在話下,大學校園裡也常可見到西裝打扮的學生姿影,每年秋季的就職活動和四月的入社期間,更是黑西裝軍團進佔市區的高峰期;這時若在巔峰時刻經過大站,眼前如黑鴉出巡的景色肯定會讓人誤以為有黑道老大出殯。除此之外,舉凡入學、畢業或任何重大的人生儀式,西裝皆是其中不會缺席的高音。在此前提之下,任何有意至日本就學或求職者,不分男女都得在行李箱裡塞入一套西裝為備。

初始時,我還為自己有機會挑戰精英Cosplay的西裝打扮而亢奮非常。每回西裝近身就忍不住想綁個包頭搭配紅色粗框眼鏡,然後足蹬三吋高跟鞋,再左手拿教鞭右手摸尖梢,臉作斜睨貌,自以為正在上演風騷女教師或鐵血女上司的劇碼。然而玩來玩去都是同一招把戲,就算老狗也難免生膩,再加上我穿起黑西裝的樣貌一來沒有江角真紀子的灑落,二來離篠原涼子的洗練天差地遠,勉強要形容比較像是出門弔喪,精明沒有,倒是寒酸窘迫之意勃發。久而久之,「我愛西裝」的情懷慢慢就為「更,怎麼又要穿西裝」的厭煩取代。

西裝還有另一個教人頭疼的特徵,那就是不論它如何質地纖薄柔軟、剪裁貼身妥適,本質上仍是一種充滿拘束風格的設計。西裝係藉由斂限身體四肢的活動,並透過層層堆疊與拼貼,強硬架構出直挺、端正的視覺效果;它係以犧牲自由換取美形,用整編肉體來規馴精神。於是穿上西裝的同時,人也變得小心翼翼,要立如芍薬、行如百合、坐如牡丹*,要防皺、防靜電、防起毛球,要挺直背脊,要發聲宏亮,要以人撐衣,而不是淪為被裹著的薄架子…穿上西裝的同時人也陷入爭鬥,和衣服的、和觀眾的、和自己的,爭鬥。

大概就是捲裹了這麼幽微的情緒在裡邊,因此穿西裝時很難不生起為西裝所穿的惶惑,僵直了身體之餘也荒頹精神,最後從裡到外、由上而下,整個人累至癱瘓。過去這七天來我已經穿了兩回半套西裝,今天又得全套登場,幸運(或不幸)的話近日內還有一趟。被迫加入史密斯軍團後,我終於領悟一個道理──

西裝不是通往王宮大殿的玻璃鞋,而是直奔墓場的紅舞靴,這就是為什麼每晚東京的電車上,處處都是坍垮的身體、崩塌的西裝。

[1]原文為「立てば芍薬、座れば牡丹、歩く姿は百合の花」(たてばしゃくやく、すわればぼたん、あるくすがたはゆりのはな)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