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2, 2007

淺草酉之市


入場前先淨身(呃,不是那個淨身喔)

我居住的台東區每年固定會有幾個重要節慶,這之中有的涉及宗教意義,有的純粹是社區自發,也有些是延續歷史慣例而行。不管所為目的為何,這個自古被稱為下町、平日樸實安靜的的區域,若逢節慶必然搖身一變進入嘉年華狀態,非但大小道路全都成了步行者天堂,地元人士還會拉開平日深鎖的大門充作表演者的休息場或臨時賣店,活動會場則為攜老扶幼的人潮所淹覆。

我還記得剛從西側的杉並區遷來此地不久,就遇上了淺草盛事三社祭,當時近乎暴動的人潮和癲狂的表演一度讓我震驚失語。然隨定居下町時間越久,經歷的祭典盛事增多,我越來越捨不得離開這逢「祭」必瘋的地段。畢竟東京任何一個角落都找得到摩天大樓、百貨公司和豪華商場,但論起悠長歷史、豐饒活動和赴會時的飽滿元氣,除下町之外幾稀,趕「祭」因而成了我極為期盼的活動之一。

區內的盛事包括:五月的淺草三社祭、七月的入谷朝顏祭、八月的隅田川煙火大會,以及十一月登場的「酉之市」(とりのいち)。前三者我都參加過了,唯獨「酉之市」還未親身體驗,這次一確定活動日期,忙不迭約了F桑一起參觀下午場次,晚上再和煙斗散步拜見夜場丰姿。一天兩赴祭場,也算是補足去年缺席之憾。

根據酉之市網站的說明,酉之市起源於江戶時代;酉即十二生肖中的「雞」,故在日本多和祭拜大鷲明神的神社相關。日人會以十二干支計日,專挑每年十一月的酉之日,於各地大鷲神社舉辦慶典活動,其中又以曾是商業重鎮的淺草一帶規模最大,活動流傳至今依然盛行不衰。

親自走一遭後證明酉之市網站所言無虛,冷清的三之輪國際通這天難得擺滿各式食飲小攤,平時很少邊走邊吃的東京人則全數破戒,誰叫大阪燒、廣島燒、今川燒、大判燒、炒麵、黑輪、烤馬鈴薯、燒糖餅、雞蛋糕、烤花枝…等等沿路漫散的濃郁香氣如此令人難挨,根本也顧不得剛剛才解決了一頓正餐。更重要的是這景況還會一直持續到夜晚,釣金魚的、撈玩具的、轉彩球的、射彈子的陸續出籠,嘻笑喧鬧的聲音沿著大街小巷環了幾圈不斷,而這,可不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夜市」嗎?

除了參拜大鷲明神,淺草酉之市的另一個特點是匯聚了大小攤位,專門販售各式各樣華麗炫爛的「熊手」(くまて)。熊手係以竹片或藤編做成的小耙子為基架,上頭妝點各項帶有呼財招福意味的擺設(諸如七福神、稻穗、米倉、財寶船),目的在於祈求商業繁榮開運招福,據說是從商者最愛的吉利聖物。

既為聖物,自然不能寒酸,熊手的顏色裝置因此極盡斑斕之能,一字排開紅金綠白好不熱鬧,搭配後頭想起的笛鼓喧騰,視覺聽覺上皆是祭典豐慶。熊手和御守、降魔矢一樣必須每年更替,而且有越買越大才能招來更多福氣的說法,因此除了和手掌差不多大小的迷你熊手,或一般商家的中型熊手之外,幾乎每家熊手攤都會祭出幾尊「◎◎公司訂製」的巨無霸型熊手。這些熊手除了尺寸驚人,上頭裝設的內容也各有千秋,從Sanrio的Hello Kitty熊手、不二家的Peko、迪士尼卡通人物,到諷刺政壇現況的自民民主黨漫畫肖像無奇不有,看得我們這些純粹湊熱鬧的觀光客眼花撩亂之餘,偶爾還要偷笑幾聲呼應製作者的幽默。

像我這種意志不堅的消費者,盯著一樣物品看久了難免心動,晚上和煙斗同行時,我就提出我們應該要買個熊手,每晚舉著它大呼精神口號才能展現招財決心。結果煙斗只拋了一句話就結束這個愚蠢的要求,「那種大型熊手每個十萬起跳喔」,嗯,那當我沒說。大型熊手不可親,迷你熊手總可以探個價吧,微笑的小姐攤出了定價牌,四位數起跳的迷你熊手那一瞬間突然變得一點也不可愛。原來招福還得先投資,難怪每賣出一只熊手,各攤的店員就要匯聚起來高喊「家內安全,商売繁昌」的祝福為號。

「嘿…」不遠處又傳來成交的祝賀,我們擠過去偷拍影片湊熱鬧。「熊手是高級品吶」,煙斗邊聽邊真誠地發出讚嘆,我則握緊左拳,心裡暗下決定,「等下回家就用我的Keroro們做一個!」



[1]圖說:(a)入場前;(b)入夜以後;(c)諷刺時政的熊手,還慶祝2ch出書,製作者該不會是電車男吧;(d)Sanrio訂購的Hello Kitty熊手,老闆拒絕透露價格。
[2]酉之市每年約兩~三回不等,據說若到三之酉,就是易生火災之年。今年有兩次,昨日的一之酉已過,次回的二之酉將在11月23日(五)國定假日舉行,地點相同。歷史由來和前往方式見[酉之市網站
[3]W53CA寫日記之酉之市照片集,還有熊手成交時呼口號的影片檔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