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7, 2007

飯坂溫泉



這雖然是我第三次前往福島,但前兩回總是行程匆匆,直到這次煙斗的奶奶作東,才總算有機會一親飯坂溫泉的芳澤。

飯坂溫泉位於福島電車路線的末站。福島和日本大多數的遠地城市一樣,仍然保留路面電車作為主要的交通工具。我很喜歡這種只有兩節車廂的路面電車,它們通常外型嬌憨,行速不疾,它沿鐵軌叮叮咚咚的前進步調,是種極不同於都會的悠緩節拍。路面電車的車站多半短窄,像軌道邊突起的一座小坡,上頭插了只白色方牌與遮雨屋簷。而除起末端點之外,中間的站口無人駐守,要搭車得在入口處先抽號碼牌,上車後再向背了黑色錢包的車掌付款取票。在東京過慣了買票總和機器打交道的日子,福島電車上這種帶著體溫的直接交易,在我看來倒是很新鮮的。

飯坂溫泉離福島車站約莫半小時的車程。一出車站,便有十綱橋和遼闊的川端視野迎面而來,右手邊則是松尾芭蕉的銅像,提醒遊客莫忘此處的魅力曾讓俳人無法擋。我以為十綱橋景色最美的時刻非黃昏莫屬,尤其是晴朗秋日的午後,天際少雲,夕陽西下,紫紅彩霞與粉白秋芒相映成色,沿著透明的川面朝左右渲染,暈至眼底就成了一幅艷畫。

若朝左側彎行,則是芭蕉曾經駐足的「鯖湖湯」。「鯖湖湯」據說是日本最古老的木造浴場,可惜木頭早已不堪光陰摧殘,原始的結構耐不到今時此刻,如今留下的是十幾年前改造的成果;仿古的企圖雖然濃厚,但處處透著「新」跡,反而不比湯屋周邊的老木造建築更具懷古幽情。

過了十綱橋續往山中去,車行十分鐘左右就是旅館群聚的溫泉地。和車站周邊簡陋的溫泉旅館不同,山中的溫泉宿泊間間都在規模設備上卯足勁力,要不有個大庭院鋪白石栽紅楓展寂寥之美,要不就是層層高疊作古城狀沿山傍河。屋外的建築極盡豪奢之能,屋內的設備也不能馬虎,如何構織露天風呂的景致、屋築,並在膳食上作足功夫,是溫泉旅館之間另一個競客的關鍵。而單是欣賞這些旅館在視覺、觸覺與味覺上的爭妍鬥麗,就是一件頗富趣意的事。

吃飽喝足,稍事休息,就該重頭戲登場──入湯。

泡湯的流程請參照前文,此處不再贅述。過去我一直不能理解和大家共享一池溫水有甚麼樂趣,但隨著徹底拋棄羞恥心,開始放膽在眾人面前赤身露體之後,我竟然也就慢慢明白,甚至還享受起「泡湯」的魅力。

說也奇怪,這種把自己搞得像顆餃子一樣,扔進煙霧蒸騰的溫泉裡滾個幾回的行動,不知道為什麼真的很有揮發疲勞與除卻壓力的效果。而且泡完後通體活絡、筋骨舒暢,臉頰薰成了蘋果紅,手足肌膚則光滑豐潤。早晚按時入湯雖然不能保證回春,但要做到基礎美容應該並非夢事,無怪乎溫泉地的近郊總是以多產美人聞名。聽說溫泉還依地質與含礦成分再分種類,我對這點雖無研究,卻對飯坂溫泉清澈透明而且滑軟的水質留下了深刻印象。飯坂溫泉上身的感覺實在像極了絲綢滑過肌膚,也許那泓池水便是傳說中天女遺留的羽衣。

泡完溫泉,有人灌牛奶補充養分,有人飲冰水促進內外循環,我則爬到床上伸開了四肢,一邊喃喃讚嘆溫泉的魅力,一邊陷入昏迷,然後一夜無夢,好眠到清晨。

熟透的眠夜,是溫泉許諾的另一個贈禮。

來日兩年兩個月,日式文化的長處我沒有沾染半點,唯獨在貪戀溫泉與夏威夷這兩點上,我日化得非常徹底。


[1]飯坂溫泉+法事相片
[2]飯坂溫泉觀光網頁(有中文)
[3]這次住的溫泉旅館[摺上亭 大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