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6, 2007

黑心食品


今年上半年,日本媒體陷入一陣追逐中國黑心商品瘋。先是踢爆石景山遊樂園超越時空距離、罔顧原裝創意,同時匯聚了Hello Kitty、Disney和小叮噹等全球知名卡漫主角,上演媲美梁山泊一○八條好漢的壯觀場景。接下來又花了幾週不斷追蹤廢紙裝肉包真真假假假假真的進展,然後甚麼染綠的河蝦、廢水澆灌的稻米、毒青菜、偽藥爭相輪過一回,「中國黑心食品毒染日本餐桌」成了週刊誌和談話節目書以紅字的熱門主題,還連累我被牙醫逼迫對中國偽物文化進行月旦。

老實說,這些報導剛剛入眼時的確很有驚嚇效果(至於石景山則根本就是非常幽默),但看久了難免要生出膩來。更何況這些揭露黑心食品的新聞,台灣媒體早幾年前已經全數玩過,甚麼假蛋假西瓜假月餅根本不是新鮮事,相較之下,既不聳動又沒有配樂、字幕、跑馬燈製造懸疑效果的日媒當然略遜一籌。

這些新聞的產出也許仍有幾分根據,但我以為它之所以如此為人渲染,一方面是因報導國意識到中國經濟實力已經使它成為不容忽視、無可迴避的合作對象,另一方面卻又仍然存有敵對、畏懼或鄙棄的恐中心態使然。此點台、日皆同,不過這是複雜的政治經濟紛擾,我沒有興趣深究,真正令我興味盎然的,反而是下半年颳起的日本黑心商品風暴。

中國出產黑心商品不稀奇,Made in Taiwan的傘骨一吹即斷也曾被視為理所當然,但日本也有黑心商品?「門都沒有」是很多擁日者聞言第一個反應。我因此不得不敬佩日本的形象外交果然非常成功,儘管世上多的是不贊成他們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敵人盟友,但「日本=墨守成規=職人品格=高品質」的迷思卻超越國界深植全球。只是迷思扎根得越深刻,被拆穿時引發的後續效應也就越驚人,2007年以來接連不斷的新聞就證實:是的,日本不但也有黑心商品,而且上至肉品下到甜點,從北海道吹至名古屋,知名的駅伝跑得也沒它們這麼遠。

首先是肉品加工廠ミートホープ被人拆穿,他們在牛絞肉裡混入豬肉和據信是禽流感大盛期低價購入的鴨肉,最新的進度還發現了兔肉蹤影,我真怕再這麼驗下去,貓、狗、雞、騾子就要在裡頭開布萊梅的音樂會。接下來又傳出北海道的白色戀人曾將商品回收重新上標,只要操作六個數字,過期甜點立刻返老還童。名古屋的知名土產赤福不惶多讓,麻糬皮回收後洗洗刷刷重新利用,紅豆餡二度攪拌再裝,甜美動人依舊。而最近一則消息則是另一家肉品加工廠剛剛被人抓包,他們十多年來販賣的主力商品──號稱是日本三大地雞之一的比內雞,其實不過是卵期已盡、肉質較老的普通肉雞。黑心食品一件接著一件,每件都像滾雪球下坡,弄得我真不知道該斥其天良喪盡,還是說他們真是愛護環保、貫徹回收。

這些消息震驚了日本社會,大家叫苦連天之餘,開始忙著計算這些年來究竟吃進多少「recycle」食品。而越算越不忍繼續,因為結果證明,中國食材的毒素還沒滲入大和餐桌,無良的日本商人已經先把垃圾倒入國民的腸胃,還順帶波及我們這些無辜的放洋人士。我一邊為自己有副響應回收與環保的腸胃悲泣不已*,一邊對著電視上的道歉畫面義憤填膺,並且恨恨地暗自決定,下次再看到電視台自命清高地數落亞洲他國食品衛生堪疑,就要打電話進去嗆聲:

要拆別國的肉包子前,拜託先把你們的牛肉牛豬鴨兔肉水陸全餐可樂餅刮乾淨!


人間處處有黑心,日本當然也不例外,如有懷疑,不妨親自來享用最環保的recycle食品。ようこそ、リサイクルの国へ。

[1] 白色戀人和名古屋的赤福是害我環保的兇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