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9, 2007

有閑俱樂部


J家的肖像權控管似乎略有鬆綁(?),不過我還是沒有勇氣挑戰,要看原圖請到官網


漫畫改編日劇有兩點不可不慎:

第一是選角。一部成功的漫畫可能曾經陪伴無數少女度過她們花樣也似的青春,每個月等待最新一期單行本的焦躁不安,是許多人生命裡第一次嚐到思念的苦澀,還有些人最早的幻想對象不是實體少年,而是眼睛閃著星光的漫畫紙片人。在這麼深刻又長年積累的期盼之下,漫畫迷對心愛作品實體化的過程總是抱持比常人嚴苛的標準,又尤其無法忍受和原著差異過大的鯰魚混進來偽裝錦鯉。是以一旦選角名單稍有差池,劇未見光就先給罵得狗血淋頭,或引來漫迷罷看抗爭也絕對不是稀奇的事。

第二是節奏的表現。套用麥克魯漢的說法,漫畫省略了大量細節,仰賴讀者投以想像作為資本,基本上是種極冷的媒介,而資訊充沛豐富的電視則是「相對」溫熱之物;冷熱的轉換十分微妙,一個不小心可能在電視上搞出十秒無語的冗長空白,若想由冷入熱得恰到好處,得視製作單位如何烘培加溫。我以為在這點上,「交響情人夢」和「花樣少男少女」堪稱傑作代表。前者的做法是貫穿大量的OS和古典樂,以聲音作為陪襯;後者則縫合串連了多元場景,用繁複並進的多線敘事填飽電視所需的資訊。

在改編漫畫為日劇漸成主流的今日,這兩個標準派上用場的時刻亦有增無減。這一期的日劇當然也不例外,電視雜誌的指南名單攤開,漫畫仍是最大宗的劇本來源。遺憾的是本期一無超強卡司坐鎮,二無經典漫畫撐腰,第三又因連看漫畫化日劇將近兩年而徹底彈性疲乏,我對這季日劇的興致大大減低。如果不是還眷戀著Anego裡那張誘人的小白臉,我家這季本來可以省下一筆電費。不過,苦悶研究生暨好色人妻人生唯一的樂趣就是欣賞傑尼斯美少年,於是打從發著光的海報出現在上野車站的那一天起,我就決定要排除萬難觀賞「有閑俱樂部」。

禮拜二晚間終於如願,遺憾的是,這是一部讓人除了「冏」之外,拿不出其他反應的片。我沒有看過原著漫畫,對選角沒有任何異議可言,但若就第二標準檢視,只能說「有閑俱樂部」真是徹底實踐了「閑」字真諦,節奏緩慢到我數度想幫它尋找快轉鍵。片子本身不算難看,但也絕對不到好看的程度,唯一值得稱道的大概是其中視覺效果一流,不管再怎麼樣都還有一堆華麗的服裝、奢侈的擺設,和日本當今最紅的幾張少男少女偶像面孔貫穿其中。雖然我強烈懷疑這些安排只是分散注意的肉塊,目的是為防止閱聽人一眼望破此劇劇情上的薄弱無力。

這部戲最大的問題是它故事太過單純老套,陳腐到連中途返家的煙斗都可以在觀劇十秒後準測預測下個橋段。再加上節奏捉拿極差,又不懂得以音樂或漫畫化效果填補,搞得從頭到尾空白和冷場連連,幾乎要悶出氣來。而要不是鏡頭頻頻對準了赤西仁,促我秉持吸取美少年精華的信念繼續苦撐,只怕早就一指按下電源開關。

觀劇之後,煙斗順口問及好看與否,我愣了一下答不出話,只好回答「嗯,赤西仁的確是很好看」,彷彿剛才收看的不是高潮起伏的日劇,而是美少年個人活動寫真特輯。後來上MSN遇見F桑,她的反應和我相去無多,至於日後是否還會持續收視,我們都沒有明確把握。

物極必反,好戲看多了總是要有中場休息。這期的日劇真是貼心,知道我再不認真向上不行,所以刻意派出這麼多天兵之作,目的就是在逼人滾回書桌。若我因此多寫出了一章一節一段一句,那絕對得歸功於此季荒蕪的日劇沙漠;而若不幸我還是執意跟著爛戲跑到最後,也不用懷疑,我看的反正只是赤西仁那張臉,不是劇情。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