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7, 2007

手嶌葵 奇蹟之星



宮崎駿的獨子宮崎吾朗在推出「地海戰記」時曾經引起媒體關注,人人都想知道這位極富社會理想的動畫大師是否已有人可承衣缽。遺憾的是宮崎吾朗雖然比他老爸愛上電視曝光,對和各級媒體合作宣傳的策略運用也很有一套,刊在各大車站與報紙上的廣告更是極具魅力,但作品內容實在不太妙,上檔時票房慘澹也就罷了,下檔後也沒甚麼人掛在嘴上。失望的觀眾們恍然天分不見得和基因有關,於是很快收拾好心情,改將所有的期待放回宮崎大老,和他已經有了眉目的下部新作「人魚寶妮」身上。

扯了一堆廢話,我想說的東西其實無關乎宮崎家的DNA,「地海戰記」雖然沒幫宮崎吾朗證明他在動畫與社會改革上的天分,卻充分凸顯出他善辨明珠的伯樂神眼。我以為宮崎吾朗最大的貢獻不在他改編地海戰記推出動畫,而是發掘了少女歌姬「手嶌葵」(てしま あおい)。

如果我對地海戰記原初的好奇有一半是出於對宮崎家名號的信任,那麼另一半就肯定是受到手嶌葵歌聲的魅引。手嶌葵的歌聲非常純淨,但又非輕脆如水晶玻璃,在叮噹聲裡透著尖銳、侵略的特性。她的聲音比較近似山林空谷中迴盪的風聲回響,有種異常空靈的質地,有那麼一點點恩雅的氣質,但比簡直是飄在空中的恩雅低沉,也多了腳踏實地的沉穩。再換一個說法,若是在極吵嚷的場合如超市、街頭、車站放出手嶌的歌聲,你可能會發現有一瞬間空氣凝止,而所有人屏息靜默,如聆天聲梵音。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宮崎吾朗最大的貢獻不在他改編地海戰記,而是發掘了少女歌姬「手嶌葵」,並奉上一首幾可算是量身打造的歌曲「テルーの唄」。然而「地海戰記」的失敗讓我一度擔心,少女歌姬會不會跟著杳無蹤影,從此思念她的聲音只能往舊作尋去?還好,今天J-wave中別所哲也挑出的歌曲推翻了這個憂慮,宮崎吾朗會否再起無人知曉,但手嶌葵已經推出新輯。

新歌「奇蹟之星」是紀錄片的主題曲,旨意在歌頌地球與生命的美麗,比起前部作品來少了幾分哀傷,但多了一點希望。手嶌輕透的聲音翱翔於悠緩的音韻,聽起來柔和輕舒,一如MTV中山巔霧嵐塗繪的歌曲意象。我以為這歌尤其適合搭配秋陽明亮的清晨服用,因為它像清泉入耳,滌淨心緒、寧定思維。

雖然我聽了之後論文也沒有寫得比較快一點,講義也依然讀不懂,不過還是推薦。


奇跡の星

あれは奇跡の星 青く はかなく 輝く
幾千も続いた 命の灯を受け継いで

ひかりと翳りの中で それでも わたしは生きる
果てない時間のもとで ひそかに季節が過ぎた
聞こえるよ 希望の歌が 冷たい風の縁をぬうように
感じるよ 氷河の中に 息づいた やさしさを

ここは奇跡の星 君の命によく似た
強くはかないもの 代わりのきかない 大事なもの
誰もが悲しみを抱き、それでも明日を目指す
伝えるよ 小さな種が 咲いては落ちて 春を呼ぶように
信じるの 人の心に ぬくもりがあることを
ここは奇跡の星 君の命によく似た

強くはかないもの 代わりのきかない 大事なもの
あれは誓いの星 永遠に 命がめぐるよ

生きることの意味を 生きる君を見て 私が知る
生きることの意味を 生きる君を見て 私が知る

奇蹟之星
(照例獻上論文難產摘要陣亡苦命之雷秋不負責翻譯)

那是奇蹟之星 蒼藍 飄渺 閃閃發光
曾經承繼了無數的生命燈芒

我存活於光影之中
在未盡的時刻裡 季節悄然逝去
我能聽見 希望之歌穿破冷風邊緣透入耳間
我感覺到 冰河中生意盎然的溫柔

這裡是奇蹟之星 和你的生命極其相似
雖非頑強恆久 卻是無可取代的珍寶
無論是誰總都噙忍著悲傷 縱是如此 仍要迎向明日
一定能傳達出去 小小的種子宛如呼喚春光似地 綻放 爾後凋零
你相信麼? 存在人心深處的溫暖
這裡是奇蹟之星 和你的生命極其相似

雖非頑強恆久 卻是無可取代的珍寶
那是誓約之星 生生不息 直至永遠

看見生氣勃勃的你 我明白了生存的意義
看見生氣勃勃的你 我明白了生存的意義



[1] 全歌請見我愛Youtube之【奇跡の星
[2] テルーの唄當然也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