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4, 2007

禁煙區之謎



如果票選東京不可思議,東京餐廳裡的吸/禁煙區應該榜上有名。雖然多數公共場所和餐廳都已經貫徹禁煙規定,這兩年晃蕩街頭的吸煙人數也有削減之勢*,新宿西口甚至還把吸煙者集合在同一區塊以防煙霧逸散,但諸如家庭餐廳、簡餐館、咖啡店或速食店,這類必須以低價、多元附加利益和容許長時間滯留來吸引顧客上門的場所,吸煙區仍是其中必然的風景。不幸的是,這些地帶也是窮鬼如我的主要活動區域。

我對和吸煙者同廳共座沒有意見,就像人家也不會在我面前舉出「窮人與狗不得入內」的標牌一樣,我有不吸煙的自由,他當然也有吞雲吐霧的權利。我只希望同時將這兩者集合於一室的餐廳能夠拿出誠意,在拓展客層之餘也同時注重雙方飲食環境,看是要分樓、分區、分室,或乾脆弄座玻璃監獄彼此囚禁都無妨,只要兩邊都能舒舒坦坦,就是上等的待客之道。

但詭異的是,上述區域對吸煙區與非吸煙區的分界通常十分曖昧。細心一點的或許分割樓層、隔間築牆,豪爽些的上述步驟全省,隨便拿幾株盆栽當樹牆隔開吸/禁煙兩區,再不然連盆栽都省了,中間加道空調與抽風孔,好像只要冷氣開強一點就能阻隔煙霧蔓延。這招有沒有用?各人「鼻」知「肺」明。

對早已習慣煙霧瀰漫的人來說,這裡的空氣大概已經很新鮮,但對慣於無煙者如我,不免就要心疼該店無意義浪費的空調電費。我常常覺得既然餐廳要這麼搞,不如乾脆找個陰陽師來下咒設結界,反正兩者都像國王的新衣,得靠想像才能達成目標,那麼靈光的力量不但比較環保,搞不好也比冷氣牢靠,。

另外還有一種更恐怖的情形,就是當禁煙區全數客滿,唯一的空位落在貼了香煙標誌的玻璃牆內,罰站吃食與步入災區只能擇一而行的時刻。選擇前者,大家會覺得這真是個沒有教養的神經病,很想看看他老爸老母生成啥款。選擇後者,就有機會體驗耳鼻喉肺如何在五分鐘內急速衰竭,驚懼效果保證更勝董氏基金會亮出的那堆爛牙齒、黃手指和黑掉的肺。

星期六下午我就嚐到了這種滋味。儘管吸煙區裡明明沒人點煙,濃厚嗆鼻的煙息仍如怨靈透現,不斷從牆壁、桌椅或經年累月循環的空調孔中滲透而出。而不論如何閃躲、怎麼迴避,它仍然能夠薰染頭髮,襲擊衣衫,塞堵毛孔,最後的下場就是連可頌嚼在嘴裡都有啃尼古丁的錯覺。

我對和吸煙者同廳共座沒有意見,我只是偷偷地希望,除煙的設備不要再如國王的新衣,禁煙的位置也可以再多一些,而如果這兩點都作不到的話,請準備不煙者專用還可插吸管的防毒面具,謝謝。

[1] 日本成年人士吸煙率趨勢變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