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1, 2007

倭人與斗雷咪


裡面有一半以上的名字,聽起來都好像ホステス


曾在日本辦過大小申請手續的人大概都曾注意到,任何表格的姓名欄上多有「漢字」和「片(平)假名」兩個欄位並列。這一來是要尊重父母長輩親友所賜芳名的原汁原味,二來則是因為日文中的每個漢字至少兼有「音讀」與「訓讀」甚至兩種以上的發音,須藉此招避免同字多音招致的不必要困擾。

日文中的漢字雖襲中華文化而來,以漢字入名約莫也與此有關,但漢字博大精深筆劃繁雜,一個字一個意思,拼拼湊湊也是以萬字為單位起跳,連發明漢字的大中華圈都不能精確掌握,更何況是從小就被徐福帶出東海,根本沒受過完整訓練的童男女之後?衝著這點,再加上晚近日本力求西化,明治以後不斷有政界、學界與民間人士帶頭作亂,動輒搬出「漢字太多不利教育普及」、「漢字的存在造成社會階級落差」等等鑲嵌了民主兩字的神主牌,並在數度修法協商之後,強制規定可作人名漢字使用的字詞數量。

換句話說,若是選定的單字並不符合政府規定的常用漢字表和人名用漢字範圍,那麼不論你有多麼喜歡特定單字,也不論那字於形於意何其優美,或對全家運勢大有加持,戶籍單位就是有權搖頭拒絕,而且於法有據,絲毫不理虧。

我初聞此事時非常驚訝,雖然說在台灣取名時,用來用去也不過就是那幾百個字交替組合,菜市場大喚一聲回頭者眾的情形不見得少於此地的太郎或花子*,和怡君或欣怡當同學更是大多數人的集體記憶,甚至連我自己的名字都高掛在中山北路作牙科招牌使用,照理說沒有甚麼資格斥責他國政策。但一想到將來幫小孩取名還得先檢查漢字表確認合格與否,老娘就是非常不爽。

還好,今天朝日新聞夕刊上的一則新聞終於幫我出了這口怨氣。

朝日新聞夕刊裡刊載了一則非常有趣的報導,裡頭提及日人為子女命名時的各種考量因素變化。根據調查發現,如今命名的重點不再只有漢字筆劃的多寡,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盼順位也直直滑落,反倒是「名字的發音」一枝獨秀,成為近年命名時備受重視的關鍵。

這也就是說,只要挑出的漢字符合政府規定,那麼他愛怎麼在發音上搞怪都沒人可以阻攔。譬如「七音」這個乍看之下一切正常還非常少女漫畫的名字,就可能被安上一個極度噴飯(或曰可愛?)的發音,喚作「斗雷咪」(ドレミ、Do-re-mi)。而只要五十音可以拼出,你要把「太郎」發成「ドラえもん」或「ケロロ」當然也沒人有權多嘴。

我讀到這裡就笑了,真是標準的現世報。政府以限「字」手段試圖管理命名內容,結果促成的卻是讀音與漢字加速斷裂,發音則無限內爆,於是現在看到漢字非但發不出音,甚至連發想都無據可憑*。這件事也告訴我們,若要箝制人民思想得一次作個徹底,要管不管或管了一半,跟蟑螂打不死又放牠拖著腸子滿屋跑沒有兩樣。

我過去常常向煙斗抱怨,日本政府干涉漢字入名的作為真是多管閒事,不過今天看了報導之後怨氣大消。一想到將來有機會遇見名喚「斗雷咪」的七音小姐,或被解釋為「一個字裡同時有星星月亮真是浪漫」的「腥」太郎,我忍不住就覺得:這個限字不限音的法規,其實也還蠻幽默的嘛。

[1] 這是不當舉例,其實最近已經很少人幫小孩取名太郎或花子。根據調查結果顯示,去年最普及的是「蓮」和「美咲」,推測這可能與大家都看了NANA,也都很欣賞電車男裡的長腿伊東有關(詳見2006年日本菜市場...喔不,是最受歡迎的新生兒名字排行榜)。
[2] 廢話,就算知道月之女神名喚黛安娜,也不會想到頂個「月女神」名字的日人,得用ディアナ(Dei-a-na)稱之。不過最讚的還是「倭人」這個名字,真是愛國。
[3] 既然說了名字就順便來談談姓氏,哪家是日本最多的姓?答案是佐藤,請見[日本人の姓の頻度調査]。順帶一提,煙斗一姓其實沒有我想的那麼普及,真是錯怪他了。
[4] 原文見此,雷秋不負責翻譯(2.0版更新)如下
朝日夕刊2007/10/11

音聲成為命名重點 七音(Do-re-mi)、雪月花(Se-si-ru)、大生(Hi-ro)

「永翔」、「大生」、「七音」、「雪月花」,這些名字的發音分別是「Haruka」、「Hiro」、「Doremi」、「Se-si-ru」,它們全部都是正式登記的名字。由於法律未對發音假名進行限制,因此現代父母對命名的發音與筆畫數有日趨重視的傾向,今後擁有獨特名字的小朋友將會持續增加。

法律未對讀音進行規定

富山縣立山町一對夫妻於今年二月申報出生證明時,將女兒命名為「稀星(Ki-ra-ra)」。受理單位雖以「『星』字不能發音為『Ra-ra』」為由勸他們重新考慮,但因出生證明的申請並不限於現居址,亦可轉向嬰兒出生地或雙親本籍地所在的行政單位進行申請,故當其改為向嬰兒出生地富山市提出申報時,就在當地機關「尊重雙親意願」的前提下順利完成登記。

針對準媽媽設計的「TAMAGO Club」,每半年會以「季節意象」為題推出可供參考的命名詞典。其中介紹的字詞,原則上至少曾有兩件以上申報成功的案例。只不過,「獲得受理與否須依各自治單位判斷而定」這條但書也必然加註其中。

戶籍法施行規則雖管制人名可用文字,卻未對讀音多加限制,這是因為出生證明中刊載的讀音僅為便於住民票的登記使用,但戶籍中沒有註明讀音的必須。是以,儘管法務省曾以「若將『高』字發音為反意的『ひくい』(hi-ku-I,其意為低)」,將不利於推測讀音」為由,要求自治單位規勸民眾慎思,但並不具備任何強制力量。

2006年接受逾5千件出生申報的東京都大田區區公所指出,「只要文字可行,即尊重雙親意願」。接受「稀星」申報的富山市公所則以「若非『小惡魔』這類不利於小孩將來的名字,即可接受辦理」作為基本立場。而另一方面,曾勸導申報人慎思的立山町認為,「在法務省的指示前提下,若採字典以外的讀音,就必須向申報人再行確認」。

Benesse公司的幼兒部分析此一現象指出,這與現代父母並重「筆劃吉利」和「發音響亮」有關,未來以漢字搭配例外讀音的案例將會逐漸增加。

譬如「稀星」這個名字,就是因為嬰兒的父親喜歡「Ki-ra-ra」的發音,故於決定讀音之後,另尋筆劃兆頭佳的漢字搭配而成

同時,也有公司開始提供「下單設計」的命名服務。1997年創業的日本育兒研究社就是透過網路或電腦接單,提供「搭配姓氏筆劃之名」的小冊。

此外,太過希罕的名字也會造成困擾。

早大教授笹原博之著有 【日本的漢字】一書,他在聽聞有人以原意含「腥臭」之意的「腥」字為子女命名時大表震驚。笹原憂心忡忡地指出,「命名者可能誤將字意曲解為同時具有光燦的月亮和星星於內。這種光憑字形氛圍就決定名字的情況,未來只怕有增無減」。

而曾出版【日本語練習冊】的知名國語學者大野晉則認為,「這顯示漢字教育正在衰退,人們不再深思漢字意義,同時也是日語漸趨片假名化、英語化的反映」。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