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0, 2007

米蟲的心聲




我是隻不折不扣的肥大米蟲,二十七年九個月十天以來都窩在象牙塔裏拼湊死人骨頭,唯一的專長是頂著與國王新衣不相上下的學生頭銜,招搖撞騙享盡各種學割優惠,說我是社會的果皮紙屑實在也不為過。然而米蟲偶爾也有想要力爭上游的時候,成家以後這種感覺愈發強烈,於是我從昨秋開始就不斷尋覓各種開源契機。

這一年以來我的生財途徑有三:

第一是已經搞了兩年餘的網拍。身為一個連哈利波特魔杖都賣過的無羞恥心留學生,我可以在這裡鄭重告訴各位,除非你真的很有一套,或者來日目的就是把這整個國家包裝好了賣到台灣,否則網拍所得填補牙縫勉強可以,但要發大財可能性微乎其微。既然靠網拍維生困難,我為什麼還在無垠網海苟延殘喘?原因很簡單:賺不到大錢,小錢當然寧濫勿缺。

第二是昨秋開始的中文講授。這個聽起來很像樣的工讀其實沒有想像中好過,一來華語市場早為簡體字和羅馬拼音攻占,只有在微乎其微的時刻,你才遇得到幾個受F4或周杰倫感召的純情熟女指名要學「台灣的」中文。這時候如果不幸是個強烈的大台灣主義者,或一口咬定漢賊不能兩立、簡繁不可並行,那恭喜可以捲鋪蓋回家喝西北風了。喔對了,順帶一提,我並不介意撿這些愛國者不要的紙鈔。

第三則是在親朋好友介紹下取得的撰稿工讀,其中又以金光鵝引介的通販市場分析報告對我幫助最大。一來它的開價終於接近台灣大學生的最低起薪標準,二來報告內容和我大學專攻相關,是我很感興趣的主題。所以雖然過程中得耗費極大眼力,還數度讓煙斗懷疑我可能因此會提前幾年失明,但是一想到成案之後戶頭裡數字的穩定成長,我還是出賣靈魂之窗出賣得極其樂意。

多虧了這三條生財途徑,枯竭已久的帳戶終於開始有微薄的私房財源累積,雖然這離替煙斗分憂解勞還有很長的距離,根本也尚不足以自給,但只要耐心積累,起碼負擔個人學費不成問題。我甚至開始計畫每月要提撥多少作為購屋款項,並打算將來取出部分舒緩貸款壓力。想著想著忍不住就自滿了起來,拿配偶簽證就不准我申請獎助學金有甚麼了不起,老娘自食其力,米蟲也能搖身成為招財貓。

然而這一切都是「在今天以前」的奢想,甚至還不用等到明天過後,世界末日就吻上了我荷包的鈕扣。

第一個噩耗發生在百貨公司的收銀機前,小姐微笑地宣布,信用卡中百貨九折優惠的方案正式告終,從此再也沒有每筆抽利一成這種好事可享。換言之,今後不論賣一百元、一千元、一萬元或十萬元的商品,不論遇到的是千金、貧民、善人或澳客,賺的都是那死硬的幾百元代購費。我還沒從這個震撼中清醒,第二個霹靂又接著打在身上,原先談妥以降價換取長約的公司突然捎來抱歉,聲明合作計畫暫時中止,希望日後有機會再續前緣。我雖不知機會有無重頭的一天,卻很確定「錢」緣已經離我遠去。三日之內連失兩大生財工具,除了震驚、錯愕,也有瞬間給人斬斷左右臂的痛感,儘管那兩臂其實最初也是「預想外」之財。

金光鵝說我應該去拜拜,我卻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踩髒了財神爺的鞋,否則怎麼短短數日之內,黃金就成了不著邊際的海市蜃樓?

我很沮喪但沒有時間傷春悲秋,米蟲不是南海鮫人,落下的眼淚成不了月光明珠無從典當,自然沒有浪費的必要。招財貓雖不愛我,也不代表我能眼睜睜讓牠離開,於是我邊上MSN向親朋好友訴苦兼央求大家介紹工作,邊翻了一份雜誌內頁準備向翻譯社登記兼職,同時也接下之前學生的家教委託,打算周六上完自己的英文寫作,轉個身就從學生變老師賣聲接課。再說得難聽一點,只要有錢賺而且不違背良心標準(正好我的良心尺度又低於平均水平),凡事都有商量的可能。

短短數月的穩定收入是南柯一夢,醒來後我又變回一隻米蟲,唯一的差別是我用部分薪水換來一台黑太郎二世相伴,正好用以紀念我短到不能再短的有薪時光。而儘管我仍然是一隻不折不扣的米蟲,但米蟲偶爾也有想要力爭上游的時候,所以──

「同情我就給我工作」*!

[1]這句話可依場合替換為「同情我就不要棄標!」、「同情我就來學繁體字!」、「同情我就免我學費!」。至於「同情我就給我錢」就算了,有志氣的米蟲怎麼能公然要錢?不過如果有人真的那麼想給我錢,可以去【百萬部落客】投票給我,編號0468,3Q。


[2]突然想到米蟲的單位應該用「條」比較恰當,不過「一條米蟲」這說法會讓我想起上野自然博物館裡跟腸子一樣糾纏的蛔蟲,還是算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