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0, 2007

無緣的W53CA


依然只能看圖流口水的無緣貨


雖然我在七天前就嗆聲宣誓,要價17850的W53CA一週內就會成為囊中物,遺憾的是我身上背負的天罰邏輯再度生效,想甚麼就沒甚麼,於是繼淚別裝有運動服和內衣的健身小包三年配偶簽之後,上週以來朝思暮想的酒紅色W53CA也再度被打上X號。

話說上上週六離開Yodobashi Camera後,我對W53CA的思念有增無減,篠原涼子主打的廣告更將慾火撩撥到了巔峰,次日二話不說就奔往南千住小店查詢商品價格。而也正如煙斗預示,這類散布在東京小巷,沒有招牌又不甚起眼還兼賣扭蛋的詭異店面,開出的價格通常讓Yodobashi Camera望其項背。在確認17850報價無誤,現場又還有餘貨之後,我興奮地回家稟報煙斗,順道預約好週六晚間的同行購買行動。

好不容易盼到了星期六,我們興高采烈地結伴前往南千住,未料店員卻掛出了遺憾的笑容,強調黑機白機都還有貨,但光澤閃耀的酒紅小店只剩模型可供。壓根沒想到手機大國竟然也會有手機缺貨問題的我,張大了嘴巴陷入失語狀態,煙斗未免我當場上演大哭耍賴劇碼,道了謝後就推著我到隔壁的au直營店尋覓貨蹤。

原以為既是直營店,價格想必不可親,沒想到激烈的競爭早已經超越直營與否的品格,au店面裡同樣掛著「續約換機17850」的斗大字眼,還附帶小姐甜美的微笑,「有有有,當然有貨」。然而就在我們落座不久後,小姐突然又滿懷歉意的竄出,指稱她連絡附近所有店家,得到的卻都是酒紅機子已經掛零的答案,再加上次回出貨時間未定,恐怕也無法接受調貨等候的要求。此言一出,我方才的興頭和希望之火唰的一聲熄滅了,煙斗看著我由紅而綠、由綠而白的表情變化,只能無奈地說,不然等明天再到宅男大窟秋葉原挑戰一回罷。

挑戰的結果如何呢?如同我開宗明義就已點破,既然是天罰,越想要的就越難入手。於是我們從Yodobashi Camera逛到了石丸電氣數家分店,又晃遍了電器街一帶所有擺出手機的店面,但上週還多得跟垃圾一樣普及的存貨,這週得到的答案卻只剩下兩個:第一,酒紅色手機全面售罄,補貨時間未定(如Yodobashi Camera、石丸電氣);第二,酒紅色有少量存貨,但限「新規契約」申請者辦理,謝絕續約換機者的請求(如電氣街一帶沒良心的小店)。而在肚子和小腿終於開始不爭氣地抗議後,煙斗和我面面相覷,決定結束這波沒有收穫的搜尋行動,空著雙手踏上回家的路程。

失望之餘,我開始詛咒那些扣著貨只給新規契約者辦理的小店簡直沒有天良到了極點,就算老顧客身上搓不下多少油水,也不該就此剝奪我們喜新厭舊的權利,更何況廣告裡又沒說只限新規申請,我真該到消基會檢舉這些欺騙善良百姓的無良小店才是。同時我也不忘斥責那些動輒更換手機的凱男凱女,反正他們拿到手沒多久就會喜新厭舊,幹嘛不把機會讓給我這種專情重義的超忠誠使用者?我保證會把W53CA用到手機大限才別過,絕對不輕言變心放手。

面對我一貫的憤怒和牢騷,煙斗沒有太多反應,我卻突然想起下個月是他鎖定機台的發售期,順口問他要是也逢缺貨問題該如何是好。只見煙斗好整以暇地回應,「放心,在見證過你的悲劇之後,我絕對會在發售當日就搞定」。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 W53CA依然只出現在我的夢境,至於甚麼時候才會化幻為真,呃,去問天吧。

[1] 如有善心大德知道東京何處還可購得酒紅機現貨(新規<10000、續約<20000),懇請指點,謝!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