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3, 2007

東京進階指南 II:髮事


既然上篇跟三千煩惱絲有關,這篇就順著來寫寫髮事細節。

東京好歹是個時尚之都,要在這裡搞定頂上風光不是甚麼難事,成果品質端視你拿得出的鈔票數量而定。要在東京剪頭髮,起碼有以下四種選擇

第一,名模等級高級美髮沙龍。

如果你誓言要跟松嶋菜菜子、木村拓哉等等大明星平起平坐,又或是人生最大的志向就是把自己搞得像CanCam、More、JJ等流行誌圖片的拷貝貓,請攤開東京地圖並圈下青山、表參道、代官山,這三個地帶和周邊滿布的美髮沙龍、個人工作室就是為你的天堂之道。至於價碼,剪個頭髮大約7500日幣起跳,嚴格說起來不能算貴,因為台北很多美髮沙龍收費也不見得比這客氣。不過7500說的當然是小咖設計師開的底價,如果你要跟木村拓哉分享同一個設計師,價格請自行內洽再來爆料。

根據我對美髮業粗淺的了解,要搞出雜誌上的頭毛不但得動刀剪,多半時候還需上各種卷燙,狠一點的再建議你換個栗紅色搭配秋日風景,或整頭染完再挑染。出沙龍後的效果見仁見智,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荷包肯定輕薄不少。

而因貧苦又惰於打扮的關係,這類名模等級的沙龍對我來說非常遙遠,地理或心理距離皆然,是故無法提供親身經驗作為例證。謹列出一個專門介紹蛯原友里、木村拓哉、浜崎あゆみ等名人造訪店面的指南網站,如有哪位凱子凱妹來日本遊完砸錢體驗,日後請再與我經驗分享:


有名人造訪的美髮沙龍指南
對了,別說我沒提醒你,這年頭剪了個木村拓哉頭的豬頭也不少就是。

第二,大眾等級

大眾等級指的是不在排行榜中,沒有名人坐鎮,也不太可能和明星共用一個設計師的美髮沙龍。這類美髮沙龍可能是個別經營,也可能全國或跨國連鎖,或和某特定品牌的洗髮精掛勾,總之你在東京街頭晃個兩圈肯定能看到幾間。大眾等級美髮沙龍的好處是:剪髮價格大約落在3~5000日幣,剪出來的成果至少有一定水準;壞處是設計師未必投合你胃,不過那也無妨,大不了下次換一家,因為東京最不缺的就是藥妝、百貨與美髮沙龍。

也正因為這類大眾等級的美髮沙龍東京無數,沒有熟人指路通常會陷入眼花撩亂的困境,此時最好的選擇之道是買本流行誌按附表推薦循路,再不然就請到路邊索取名喚【Hot Pepper】的O圓月刊,那裡頭起碼有一半以上的頁數都是美髮沙龍宣傳,有時還附贈折扣券幫你精打細算,剪完了還可以用裡頭的折價券找家居酒屋暢飲,堪稱窮人與留學生最實用的生活幫手。

如果連翻找都懶,那不妨試試這家連鎖店Neolive,它開在澀谷的鬧區地段,剪不好要灑冥紙目標也很明顯。

第三,千元理髮。

千元理髮最常開設在車站裡頭或周邊,店面不大,只容擺置四張座椅,並容三~四名設計師轉身。這類店面多不提供洗髮服務,也不接受指名,如有特別想剪的造型照片雖然可以事先出示,但不保證成果如你所願。千元理髮的特色是剪髮師動作俐落,每個客人分配到的時間約在10~15分鐘,這種你雜誌都翻不過幾頁的急促時間,人家刀剪卻可以迅速飛過頭頂一回,說它是特技也不為過。

千元理髮據說興起於泡沫經濟之後,它以廉宜價格和俐落刀法深得男性上班族喜愛。如果你不喜歡在頭髮上花太多時間或金錢,如果你不介意頂著十年如一日、十人如一人的西裝頭款,如果你只是想修修鬢角瀏海,或家裡小朋友沒幾根的胎毛,那麼勇敢踏入千元理髮的大門吧,在前述交易的前提下,它比美容沙龍還划算。

當然,如果你是不幸被手拙愛妻搞出一頂鐵龜頭,千元理髮的設計師們也能強忍著笑意為你急救(喔,我沒有在暗示煙斗)。

第四,愛妻理容院。

若是你萬幸(或不幸)被迫要在枕邊人手下斷髮求生,或萬幸(不幸)被迫要擔起整肅對方儀容的責任,以下三件神器必不可缺:(1)美髮剪刀組(含梳子、美髮剪、打薄用剪刀)、(2)UFO集髮篷、(3)バリカン(Ba-ri-ka-n)電動理髮器。這三件商品不論是電器行、藥妝店或大賣場都找得到蹤影,由此可見「家庭」理容院在此地甚是普及。

三種神器的使用流程非常簡單:首先攤開集髮篷,朝受害者…喔…不,是貴客頸上罩下固定;集髮篷的外型神似防止寵物發情亂咬的頭罩,此篷一落即可避免目標對象掙扎、反擊或逃跑,也不用擔心翩翩髮絲四處飄落摧毀清早的掃除成果,堪稱主婦必備的家庭好幫手。接下來揮動美髮剪刀,一口氣斬除各處過長、過厚的換髮,如果擔心一失手成千古恨,請善用手指作為度量工具,但請小心剪刀銳利,稍有不慎即可能上演血濺山河的慘劇。長度修整完畢後,再以打薄剪刀輕輕掃過不同部位減少頭髮厚度,最後再用バリカン推平後腦勺、耳後髮根,即可大功告成。

說的雖然輕鬆,但バリカン至今仍是我的致命弱點,一不小心就可能會把斜坡推成大圓丘。唯一值得慶幸的是バリカン行經之處都在貴客看不到的範圍,只要前頭不出大錯,大王就會露出滿意的笑臉,而我只須注意別在他轉身時噗哧的太大聲以免露餡。

接掌煙斗髮事至今,我越來越深刻的體會美髮真是一門深奧的學問,沒有靈巧雙手、強健體魄和均衡美感完全作不來。也是因為遲遲無法上手,近來我每次揮刀前都不忘先發出同樣的詢問:

「客倌,不如我今天幫你剃個『坊主』(ぼうず、Bo-u-zu:和尚)頭一了百了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