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2, 2007

頂上戰場


以前我常以自己是固定品牌的超忠誠使用者自豪,不論化妝品、保養品或美髮物件,一旦碰上合用的絕不輕易更替,除非品牌凋零或物件遭到封印,否則我身上擦的頭上抹的永遠都是那一套。這一來是因為皮膚容易過敏,太過刺激/滋潤的化學藥劑都可能導致粉刺勃發而痘痘漿流遍野;二來頭髮毛躁又容易打結,隨意更換洗髮精的下場是睡醒就多了顆米粉頭,幾百根離子夾都不夠用。所以不論電視上的明星如何閃閃動人,也不論眾姝如何雪肌、光顏、抗皺,我仍能心如止水、八方不動,到了超市、藥妝店或百貨專櫃,手永遠只伸向固定的櫃面。

然而這個美德從我入此城後正式宣告絕滅。假如暑期、冬季的折扣或0101 Bazzar是妖精打架的修羅場,那遍布此城此國的藥妝店就是裹著糖蜜的煉獄,我不相信有那個當世女子,可以在逡巡此處的藥妝店後無動於衷、全身而退,除非她闖入的是阿美橫丁裡專賣壯陽藥劑的阿伯店。這麼說吧,假如圖書館收納的是古今中外的知識源流,博物館珍藏著歷史瑰寶,那麼藥妝店羅列展演的就是我們對於美貌的憧憬和想望;它由頭到腳、兼顧左右,又由裡而外地摩娑你身體的每一個分寸,讓你覺得一切的匱乏和自卑都在這裡得著了救贖的光。

在這裡,灰姑娘可以找到數種道具替腳底板磨除角質,白雪公主不費力便能以十數祕方染紅腮頰,壞皇后需要的不是毒蘋果而是Q10,口服手抹則任君喜好。而長髮公主肯定是藥妝店裡的最大贏家,因為藥妝店裡的美髮產品足足可以攤擺一面牆垣有餘,洗、潤、護、染、塑各自有兩位數的品款可供替換。

我雖然不是長髮公主,但終於也忍不住要鬆開髮辮、釋放警戒,然後把持守多年的專一貞操貢獻給龐大的美髮產業。過去我從來只用固定品牌的洗髮精,現在次次更替成了我唯一的恆例,而若進一步把這些曾經暈染髮絲的軌跡一路攤開,就不難明白甚麼叫做被商品包圍的人終究也變成商品。

[1]Mod’s Hair
初到日本時沒有勇氣挑戰新款,只挑熟識品牌使用,哪裡料到日本的Mod’s Hair品質不如台灣也罷,竟然連洗碗精滋潤的程度都比它強。後來回台灣對照才發現,Mod’s的商品是各地自製,這證明小日本的產品不是樣樣都良品,有些東西飄洋過海後硬是比發源地更茁壯。後來我勉強用完半罐,剩下的拿去洗廁所,地板光潔滑亮不說,還不時泛起一般清潔劑無法比擬的軟香,讓我更確定日製Mod’s Hair其實應該改名為Mod’s Toilet。

[2]Ma Cherie by Shiseido
瑪宣尼台灣也有進口,只不過當時日本多出了一款粉紫瓶身造型、強調光澤感的新商品。衝著日本限定的虛榮感,它繼Mod’s Hair之後填補了浴室的空缺。紫色Ma Cherie的特色是它氣味清爽,洗完頭髮後雖不到滑亮如綢但也不至硬澀,不過若問更進一步的滋潤效果,答案是沒有。

[3]Asiens by Kao
爾後章子怡代言、阪本龍一作曲的Asiens在日本大賣,金色鑲紋的瓶身、略帶民族主義氣息的廣告詞佔據所有媒體管道;雖然我一點都不喜歡章子怡,但抗拒不了音樂行銷的催眠效果,後來終於耐不住誘惑投向它的懷抱。Asiens的特色是氣味馨香,但不知道是錯覺還是幻象,我老覺得它隱隱透著一股漢方味。Asiens的洗、護髮品都不錯,很能軟潤髮質,洗後吹乾也不起毛燥。但塑髮產品則完全是敗筆,直髮霧噴上後黏硬僵直迎風不動,一點兒颯爽俐落的感覺也沒有,號稱具有潤髮兼豐髮功能的頭皮護髮霜更是不知所以然,徒然浪費沐浴時間。順帶一提,回台過年時也在屈臣氏買過一瓶,但洗後品質差異甚大,不知道是兩地水質差異作祟,還是隔了海就鬧質變?

[4]Tsubaki by Shiseido
Asiens帶起的東方風情在Tsubaki手中顛峰造極。資生堂耍出狠招,一口氣祭出八大金釵在廣告上回眸一笑,搭配SMAP宣揚日本國威的BGM,千萬投資就是為了促銷山茶紅瓶身的TSUBAKI。市場果然非常買帳,資生堂單靠此物便奪下睽違多年的美髮商品業績寶座,廣告還引起大量分析討論。姑且不論行銷手法如何,可以確定的是TSUBAKI的洗髮乳非常好用,洗完後頭髮軟順輕滑,還有一股股的花香氣盤旋髮梢,但護髮乳的修護效果只能算是普通。

[5]Pantene Silky Smooth Care series
TSUBAKI是我赴日以後忠誠度最高的產品,若不是後來迷上「交響情人夢」,順帶被跟著佔據廣告時段的速水朝實洗腦,投身潘婷防靜電洗、潤、護髮品三件和直髮噴霧的懷抱,TSUBAKI本來有機會成為連續使用超過三罐的商品。不過商場如戰場,消費者沒有良心、義氣,更無貞操,再說此國的資本家總是不斷教育我們,喜新厭舊是促進經濟成長的必要手段。潘婷的洗、潤髮乳效果普通,對軟化髮質小有作用,遺憾的是不太持久;倒是免洗護髮乳、直髮噴霧堪稱神物,搭配健身房的烘髮機,可以塑造出一夜限定的閃閃動人。

[6]Essentials by Kao
Essentials的廣告找來CanCam的模特兒和南海Candy的小靜擔綱,廣告不太有質感,商品亦同。此物最大的好處是有小尺寸包裝,建議的使用方式是購買小包裝版本,出門旅行時忍耐幾天將就著用,效果就不必太強求。

[7]Segreta by Kao
Segreta是花王意圖力挽狂瀾搶攻熟女市場推出的產品,深紫色的瓶身乍看之下還算有特色,不過也就只能乍看而已。此品是我繼Mod’s Hair之後,悔恨度最高的商品,唯一慶幸的是,這大概意味著我還不到它指名銷售的目標對象年齡。

[8]Lux Colour Shine
Lux最近推出一系列洗、潤、護髮商品,強調的是鮮明的護色效果。雖然我知道本來就匱乏的東西怎麼加料也不會無中生有,雪肌精既然沒辦法漂白黑肉底,Lux的艷黑護髮系列當然也不可能讓黃毛丫頭搖身一變成栗山千明。可是人就是犯賤(或曰相信奇蹟),不然大樂透就不會衝到億萬獎金。親身試用後,雖然證實Lux的護色效果終究有力不能逮之處,不過它的免洗護髮乳柔亮效果特優,既不黏稠也不硬直,還非常保溼,是以輕鬆擠下潘婷成為我心中的第一名。

上個星期六途經奧林匹克大賣場,赫然發現洗潤護三件只要599日幣,在台灣買一罐洗髮精也沒這麼便宜,當然二話不說就掏錢買下,完全忘記家裡還有半罐家庭用的潘婷和返台前帶去又帶回的TSUBAKI,也忘了煙斗有他自己的愛好品牌,這些存貨全靠我一個人處理。不過好用最重要,Lux在這點上沒有讓我失望,洗髮乳的程度和Tsubaki並列第一,潤髮乳品質也不壞,堪稱這兩年來除TSUBAKI外最得我心的美髮系列。

不幸的是,儘管我才剛剛斬釘截鐵的宣稱一定會讓Lux伴我長長久久,電視上就映出了六張美女圖,清一色雪白上衣、甜美微笑、烏黑秀髮,BGM則傳來SMAP那句耳熟能詳的「Welcome ようこそ、日本へ」。我大叫不妙,定睛一看,果然資生堂再出狠招,TSUBAKI推出超級白金版,雪白柔亮,嫵媚動人,叫人(=我)很難不怦然心動。

雖然明知道不是用了TSUBAKI就可以成為蒼井優、竹內結子、廣末涼子、觀月亞理莎、仲間由紀惠或鈴木京香,而若有這等肖想,換洗髮精還不如換頭。不過消費者的抵抗力就是如此軟弱,在頂上戰場我們是永遠的輸家。住在民生用品大國,真是一件殘酷的事啊。

[1] TSUBAKI White CM 點進去可看個別女星完整版。推~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