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6, 2007

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




【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 是名監督周防正行執導的新作。這部片有兩個重點,一是對日本現行司法體制提出質疑,二是探討近年備受關注的現象──「痴漢冤罪」(ちかんえんざい)。如果你不喜歡冷僻的司法類型戲劇,對痴漢行徑又比對冤罪討論有興趣,那麼這部片大概可以直接略過,因為片中拋出了許多深刻嚴肅的疑問,咀嚼起來味道並不怎麼甜美,看到最後難免生出「天啊,這簡直就
是倒反了的死亡筆記本」的錯覺,只是這會兒任人宰割的對象是無辜的羔羊。

但若並不介意上述前提,或對紛紛擾擾的痴漢事件與痴漢冤罪有深入了解興趣,這部片倒是非常值得推薦。起碼在我看過的司法類型戲劇中,此劇算是少數在沒有帥哥檢察官或超強卡司撐腰,亦無英雄情節搧風點火,卻還絲毫不讓人感覺節奏遲滯冗長的佳作。劇中人物發出的質疑、慨歎,更堪稱字字珠璣,簡短的一句話往往濃縮了整個社會的窘境,也道出了觀影者心底的無奈、困惑與不平。

此劇首先質疑的是警察、檢調和法官肩負的社會正義、公平形象,同時點出了現行體制的不足,諸如業績競爭、無罪宣判與三者之間的競合關係,是造成檢調單位在偵查過程中瑕疵不斷的關鍵。而媒體批判和警、檢、法官同屬國家機器的本質,則使得許多法官怯於給予「無罪」宣判。

我對此劇印象最深刻的兩幕如下:遭誣告的主角母親困惑地向律師指出,「過去我以為法庭是懲處惡人的場所,沒想到原來不是這麼回事」,一語道破了冤罪被害人百口莫辯的困境。而因發給「無罪宣判」惹來媒體批評甚至左遷的法官,向法庭研修生道出一句「法庭的存在是為了避免無罪之人遭到誣控」之說,也讓人不得不重新思考法庭的意義。當我們不斷被教導法庭是伸張公理、正義之處時,好像從來沒有人發出提醒,整個檢調司法機制終究都是人為成果,它可能涉及利益糾葛、可能因疏忽遺漏,也可能因為個人心證撼動;它不是絕對的答案,而是在不斷的相對中謀取妥協的可能。這是一個難題,主角在片尾的嘆語恰可為此作註:

法庭不是昭示真實之處。法庭不過是依據所集證物,對被告是否有罪進行宣判的地方。(裁判は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場所ではない。裁判は被告人が有罪であるか無罪であるかを集められた証拠でとりあえず判断する場所に過ぎない。)


我以為此處最適搭配「死亡筆記本」同讀,因為兩者都提出了一個重要的觀點──懲奸除惡與錯審誤判雖然只在一線之間,牽扯的後果卻是一個或一群人的人生。

「痴漢冤罪」(ちかんえんざい)是此片另一個關切主題。拜日製A片多年來暢流亞洲之賜,「痴漢」之說早已經跨越語言隔閡,成為各國年輕人或男性熟悉的流行用語;WikiPedia將「痴漢」定義為「無視他人意願強制進行猥褻行動者」,意義類同於中文中的「色狼」。

「痴漢」最好發於通勤時刻的滿員電車,理由是這個時段任何通往首都圈的線路全都擠「滿」了人。東京電車的「滿」度台北望塵莫及,那不只是車廂裡人滿為患而已,而是擠到你的肋骨正好和別人的脊椎玩拼圖遊戲,來日以後我才真正明白「動彈不得」說的是何種情形。譬如吾厝附近的日比谷線,平日得雇用工讀生專司推人入車,這時別說東摸西探不易遭遇抵抗,我想就算爆出個沙林毒氣也無處可躲,註定只有整車廂手牽手上黃泉的份。日本其他地方是否如此我並不清楚,但東京十之八九的線路盡皆如是,無怪乎「痴漢」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上至大學教授、電視司會,下至一般上班族或大學男生,痴漢的組成份子比內閣還要形形色色。

為了有效解決「痴漢問題」,多數的電鐵公司相繼推出「女性專用車」的措施,然而成效不彰且引來大肆撻伐,晚近已有越來越多公司停辦相關措施。而另一個制裁痴漢的方法則是即刻送交法辦,隔著衣著撫摸即以公然猥褻處理,直接碰觸身體則以強制猥褻定罪。

身為女性之一,我當然很樂於見到所有的痴漢都被送入監牢,然而觀影之後卻不得不重新思考,單憑一言定罪的制度,以及誤認、誤判可能造成的冤罪後果。這部戲裡的關注焦點多數集中於法庭辯論,但在真實社會裡頭,只要你遭檢舉有痴漢嫌疑,在法庭定罪以前就會先收到公司捎來的解雇函,接著可能是妻小離家,桌上放了蓋好章的離婚證書,然後是漫長無期的辯論、審判、再上訴過程。

不可否認的是,一言定罪與痴漢認定是極大的兩難。一方面這是被害者鼓起勇氣的抗拒與指證,另一方面卻也關乎了被訴者的清白,稍有差池則失之千里,判斷委實不易。大概也是因為如此,這部電影偏向著墨於檢調和司法審判過程的瑕疵討論,至於一言定罪這把雙面刃的效應,卻仍留待觀影者拿捏斟酌。遺憾的是我遊走兩端也到不了岸,只能喟此真為人間社會、人為制度引發的風險,而且已脫管理之界。

[1] 雷秋不負責意譯:【還我清白】;逐字句翻則應該是「儘管如此,仍非我為」。

[2] 根據一份2004的調查指出,東京十大痴漢電車依序為:JR埼京線、JR中央線、JR總武線、京王線、JR山手線、東京Metro東西線、東京Metro千代田線、東急田園都市線、小田急小田原線、西武池袋線,多數都是從東京近郊都市通往首都圈的路線,且因開門方向交替易生死角。

順道一提,排行第二的JR中央線同時以人身事故超多聞名,有人說是因為該列車鈴聲有催眠自殺效果,也有人指責沿線車站死角太多。無論如何,最重要的結論是--趕時間勿搭中央線。

[3] 如果遭遇痴漢騷擾,請向電車痴漢犯罪對策室求援;若是捲入痴漢冤罪,請連繫痴漢冤罪自救會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