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5, 2007

誓不低頭:我與入管局對抗兩年



有網友提到了不堪回首的簽證問題,恰巧這幾天煙斗和我正在討論簽證與永住手續,煙斗口中道出的「新」*事實讓我震驚不已,翻查了【國際婚姻指南】(国際結婚ハンドブック:外国人と結婚したら)和入管網站資料後總整於此,順道也幫各位親友重新溫習一遍我和入管局的愛恨糾葛,標題就名為「雷秋胖的回憶錄:誓不低頭──我與入管局對抗兩年」*。

先來談談簽證*。外籍配偶駐日期間必須面對的簽證有二:一是「配偶者簽證」,二是「永住者簽證」。

配偶簽只要雙方完成有效的婚姻登記即可辦理。這類簽證一般分為一年與三年期限,我也曾聽聞有人領到兩年簽證,不知是否還有其他變例。配偶簽的好處是它沒有就職限制,持此簽證應募工作,對應徵某些一聽到要協助處理外籍人士就勞簽證手續就卻步的公司行號算是利點。壞處是一旦婚姻關係結束或配偶不在人間,入國管理局就會冷面無情把你趕出此地。此外,配偶者簽證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它是通往「永住簽」的基本要件。

日本的「永住簽」僅開放日本人、永住者或特別永住者的配偶與子女申請,另一個特殊的例外是國際認定難民。「永住簽」的功能從字面意義即可理解,它的好處是免除外籍配偶三不五時就得赴品川郊區排隊等候的折磨,而且不會因為婚配對象的存歿有所變動。然而就像所有的電玩關卡一樣,越高階的秘寶取得路徑往往越形艱難,永住簽的但書在於申請者必須持有「三年期」配偶簽,而這恰恰好是我連續兩回都槓龜的物件。

法定制度談完了,現在回到我的咒怨。我之所以對入管有如此深刻的不滿,主要和三件事情有關:

第一,分明所有重大的行政機關都設在永田町、霞ヶ関等城中一帶,獨獨入管遠遠落在海角天涯,從我家來回一趟得花上1040元日幣,比去迪士尼的交通費還貴。再加上週邊全是偌大冷清的工廠和貨櫃,想逛個賣場打發時間也無處可覓,幾個小時只能關在密閉空間裡看無聲電視或聽小孩吵鬧,沒病也把你折騰到精神衰弱來。

第二,入管的簽證申請和更新櫃台殺千刀的沒效率。明明眼前就有破百人一字排開苦苦等候,入管的事務員卻可以只派兩人把關,以十分鐘一人的龜速檢閱證件和申請表格,直到午餐時間將至,才匆匆走出數人協助行動加速。這種辦事效率讓人傻眼之餘也實在想拍桌,剛才像白癡一樣的等待到底算甚麼?

第三,入管核發證件的判斷基準完全不可掌控。它可能花上數個月的時間審查最後還是打上了X,也可能只花三天就通過但僅恩准一年,逼你小夫妻大玩幾次牛郎織女cosplay。當然,在初次申請時便贏得一張閃閃發亮的三年簽也不是沒有的事。但要如何才能有末者的好運,還是別來問我吧,向一個連續兩年領得配偶一年簽的人要答案,拉扯的可是我肉作的心、貧瘠的荷包和深不見底的怨念啊。

針對這個悲傷的結果,煙斗和我召開了檢討會議痛定思痛。我們把各項證件攤開放在眼前,【國際結婚指南】擺在手邊,我則認真地推論出各種可能阻礙我取得三年簽的大石:

第一, 我在婚前出入日本次數太頻繁,入國管理局合理懷疑我預謀與日人連姻,動機可議,拒發;第二,我從一年留學簽轉婚姻簽,轉變太過巨大,等於暗示著過去一年沒有專心唸書亂搞男女關係,行為不檢,拒發;第三,柳澤前厚勞大臣都說了「女人是生產機器」,我結婚後不盡賢妻良母之責又不工作賺錢,日日混吃等死發胖,對少子化兼勞動力不足的日本社會徒增負擔。至於博士?你沒看過百人博士之村嗎?博士是日本最不需要的東西,更何況我取得機率低於10%,拒發。第四,我曾經詛咒安倍、批評自民黨、討厭石原慎太郎,動輒就在網路上散播不利日本形象的言論,是破壞美麗之國聲名的大患,拒發;第五,我自以為附上在學證明可有擔保效果,但此校雖是官僚搖籃也是左派奶水,校園裡大剌剌掛著反對執政黨的海報,在右派當政的今天特別礙眼,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染缸裡出來的自然不會是白絹,拒發。

面對我自我鞭笞的數條罪狀,煙斗不置可否,但也拿不出更好的說明和解答,只能勸我明年再試一下。我嘆口氣接受事實,卻在離席前靈光一閃,

「該不會…入國管理局長暗戀我吧!?」

唔……怨念使人瘋狂,說的約莫就是這等景況。

[1] 出處:「天下無雙」
[2] 新知事實:永住簽限持三年期配偶簽者申請,而非居日超過三年者;煙斗大概說過很多次,只是我選擇性迴避我不想知道的內容。這個新知也暗示了,我的誓不低頭還有得玩呢。
[3] 日簽共二十五種。有十六種可在日本合法就業、六種不可就業(如一般學校留學簽、特殊學校就學簽等)、一種視情況而定,四種不受限制;配偶簽和永住簽即屬末者。
[4]永住簽所需資料:永住許可申請書、身分關係證明資料(戶籍謄本)、外國人登錄證、申請人或扶養者在職證明書、申請人或扶養者過去一年所得證明書(納稅證明書)、身元保證書、住居報告書、家庭狀況報告書。遺憾的是,我短期內還用不到。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