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6, 2007

返鄉行 V




轉眼又是週末,我的返鄉假也將至尾聲。

煙斗先行返日後,這個禮拜我過足了單身生活癮,白天多半沉默著幹活,話源則留待夜晚朝眾友盡吐。好久沒這樣鎮日為中文或閩語或繁體華字環繞,講話講到喉嚨乾疼,閱書閱至雙眼酸澀,但真正痛快極了,捨不得浪費任何一刻。

每天早上我會悠哉悠哉地起床、晃出家門,搭一個半小時的車搖搖晃晃上政大影印資料。既不求快也不貪多,積到了提在手上微沉但還不累贅的份量就離開校園,沿側門到乾杯外帶一杯荔枝玉露或蜂蜜蘆薈(媽呀這些真是仙水),然後趕在陣雨暴落以前下山入城。

因為貪吃怕胖又晚起,早午餐通常合併而食。雖然曾有幾度以肉鬆蛋餅果腹的衝動,但貪食嗜辣的慾望無限膨脹勝過一切,最後填入腹胃的是很有分量的韓式泡菜鍋、炸豬排和公館得記麻辣鴨血;末者我還連食兩餐,搞得肚子都疼了,看書看到一半就衝往捷運站廁所求救。人家是愛美不怕流鼻水,我是貪食不怕洩青屎。

這回吃入肚囊的物件甚多:東門鴨肉麵、阿娥豆花、桃花源江浙菜、竹居茶樓(嚴重變味,失望透頂)、翠林越南菜、東南亞冰城水果冰、喬敬兄招待蓮香齋素食、韓式泡菜鍋、瓦城泰國菜、Kiki四川菜、馬辣麻辣鍋、得記麻辣鴨血…當然小食如香雞排、蛋餅、滷味等等也沒遺漏,所有該放進嘴巴的一個也不放過。

填飽肚皮是人生一大樂事,餵哺精神亦同。嗜辣之外,還有一件特別過癮的活兒,就是窩在公館的誠品或政大書城,狠「讀」幾個小時的書,無視巡店小姐「這女人怎麼又來了」的狐疑眼色,弓起背脊死盯扉頁如蜷曲的蟲,恨不得把自己也塞入字裡行間那樣唸過一頁一頁、一本一本。恰巧這幾天的午後外頭總是暴雨,躲在書店成了合情合理的事,三個下午的霸王書足夠讓我讀完四本李碧華,兩本張小虹,雅子妃的軼記,看舒國治如何談論台北小食的新作,想像余光中的高樓對海。

看夠了書,晚上又是食宴。常年摯友、大學死黨、碩班眾妖、別科親朋逐一會過,聊的話題或是工作、或是舊事、或是新聞,當然難為男女的情愛慾念也絕不錯過;有伴的就逼供婚嫁何時,逢獨身的便問開訂條件或隻身理由。時間如何流轉,掛慮的總還是一樣的「梗」(巨乳金,2007)。

我也依照我原先預期看完了數部娛樂電影:精彩度每下愈況的「史瑞克三」在飛機上就觀賞完畢,省了一張電影票錢和四處邀約的精力時間。「哈利波特五」是假孝親之名、行滿足私慾之實,趁著颱風襲擊以前領爸媽到國賓賞劇。「料理鼠王」則感謝摯友張布丁不顧眼腫熱情相伴,雖然我忘記帶出禮物還拒絕參觀東區豪房的邀請,不過每回都能見到完整無恙的布丁真是滿心歡喜,布丁為劇情感動狂笑到顫抖的姿態形影,更是提醒我那些我們曾經結伴賞析過的故事物語。

我的返鄉之旅將屆尾聲,也一如往常,我總是帶著滿滿的皮箱、爆炸數量的相片檔,以及言語不足盡述的滿足、開心和期待,踏上我返回另一座城市的路徑。嘉義是我出生、成長的地方,是名符其實的家鄉;台北是我求學、識友的城市,佔據了我至今為止四分之一的生命重量,而就心理的依附與歸屬感覺而言,某種程度它也算得上是一部分的家。東京則是我現居之址,在那裡有我珍惜的人、我想要守護的時光,更重要的是,彼處有非我不能完整的家。我在不同的巷弄遊走,穿梭異質的城市空間,而幸運的是,無論何方,我總有待我之人、總有可回之家。

私以為,此即莫大之幸福。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