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1, 2007

返鄉行 IV

返台初體驗除了包括上述兩項還算聊備社會意義的新地標之外,當然也少不了十分私人的物件,而這其中最不能不提的,首推終於入荷的黑太郎二世──Lenovo X61*。

我對筆記型電腦沒有深入研究,但單是瀏覽各方資訊也知道,IBM從以前就不甚討喜,遭Lenovo買斷後更是四方撻伐,我周遭不論親朋好友先進後輩或網路萍水相逢的生熟過客,對此品牌也幾無正面評價可言。統整各方意見後發現:科技程度高者多半是看不慣此牌與微軟狼狽為奸,再不然就是對作業系統不如蘋果優雅滿腹牢騷。而科技程度低者雖然搞不懂內裝設備,但對IBM筆記型電腦黑不溜丟、既無光澤又不流線的方硬外殼就是看不順眼。

我明白這些勸阻都有其根據,也非常感激熱心人士的精闢分析,但我畢竟不是高科技人士,用電腦只求順暢、少delay和不中毒,至於畫面精緻與否、配備附件如何還在其次。再者,人人審美眼光有別,黑金剛看在我眼裡非但不醜不怪,甚至帶了點沉穩低調的氣質,是我最難抗拒的數位產品典型;反倒是人見人愛的白蘋果,除了壓扁的電冰箱之外我想不出更多形容詞,也很難發自內心誠懇地對它「萌え」。儘管機械的黑白之分據稱帶有性別分化的意味,但面對筆記型電腦時,我還是寧可先將理論拋到一邊。

拉拉雜雜扯了一堆,其實沒有說到重點,真正讓我無法捨棄IBM的原因,要歸功於鍵盤中央那顆搶眼的「中原一點紅」。「中原一點紅」據稱是IBM的獨家創意,原初是為了化繁為簡,免除攜帶滑鼠或操作觸控面板的不便。然因創意太過獨門,非使用者很難適應,不過一旦上手,搭配鍵盤可謂流暢滑順到了極致,彷彿食指間長了個滑鼠似地,它是IBM使用者彼此辨識的硃砂痣。

衝著中原一點紅,X61力排眾怒地奪下黑太郎二世的寶座,但願它能陪伴我長長久久,一如它盡忠職守的先進黑太郎X23,我也會盡量自制,不要太快把它搞油搞髒搞成反應遲鈍的智障。

第二個新體驗和Wii有關。為防無止盡地墮入電玩地獄,買了Wii Sport之後我遲遲未再購入新的軟體,這回返台遇上我哥借來「釣魚」,我才有機會踏出網球場和果嶺,體驗海灘邊收線扯魚的樂趣。此外,和我哥的幾場網球廝殺終於讓我明白,雙網原來真的可以打到手軟。而除玩新軟體開眼界之外,這場Wii的跨國之戰更證明了Wii的設計果然聰明無比,不同主機設定的人物全部都可存入遙控,從此聚會不必費力扛抬主機,只要帶把搖控四處遊走,照樣可以輕鬆玩遍世界…各國的Wii。

第三個新體驗是近來頻頻曝光的小侄兒──除了盔的盔寶寶,從他身上我看到了人類成長的奧妙。去年此時他不過是個出生未久的寧馨兒,每天最頻繁從事的活動就是睡覺;上回碰面時他成了帶著矯正頭盔的小寶寶,雖然已有喜怒哀樂的表情,但動作仍不靈活,還只有抱在手中任人擺佈的份。事隔半年再回台,眼前出現的小傢伙已經成了動作俐落有勁的小人兒,會爬會站會敬禮會解人話會裝可愛還會唉唉叫,聽到節奏馬上開始點頭兼揮手跳舞,放入口中的食物也不再只有ㄋㄟㄋㄟ,所有上得了餐桌的物件如今都是他挑戰的範圍。

我們的相聚總是以半年為期,中間的空白常常教我每次重逢都有恍如隔世之感;在小娃兒身上,成長是深刻而尖銳的變化。但說也奇怪的是,同樣的時間置落於成人,反而沒有這等明顯的效力。特別是當眼前的舊友露出了和半年前一樣的沮喪表情,說出一樣的台詞,抱怨的仍是同一個男人同一種問題時,我皺了眉頭,心底滿是唏噓:是甚麼讓成年以後的我們誤滯了前進?

第四個新體驗得感謝轉戰報業有成的鵝母跨刀相助。話說上次回台,照例轉開電視捧自家同學採訪節目的場,未料還沒注意同學表現,就先給新聞中那鍋紅豔豔的麻辣湯頭攫去了注意力,後來我就不斷吵嚷著要到「以多種中藥食材入料,擁有八種哈根達斯冰淇淋的」馬辣一「嚐」為快。當時雖遭鵝母以「沒有兩個月前預約你別想了」當頭澆下冷水,不過這回終於有幸入店。

我們一行七人燒了三大鍋太極圖似的高湯,叫來滿桌牛羊豬雞,青菜海鮮沒命似地傾倒,話題也是,於是煙霧蒸騰中不但有夾箸動作滿天飛舞,邊食邊話的口沫也如絮四散,要不是眼前火還旺著,我就要以為這裡是從來不乏人氣、嬉鬧、主題和瘋狂的408小間了。

馬辣初體驗如何?嗯,我的感想是該店肉質鮮嫩柔軟、鴨血入味,膠原蛋白凍創意十足,至於重點麻辣鍋,第一口入口的前三秒確實微有爆炸之感,但也就只有那三秒,之後的口感就如鵝母不斷重複的叫嚷,「這根本一點都不辣嘛」,不知道是不是我們誤點辣度所致。倒是該店提供的各種附餐誠意十足,從花草茶、起司蛋糕、日洋甜點到八種哈根達斯,算是麻辣鍋店少見的大手筆,這大概是它始終人潮不斷的原因。

有趣的是,雖然我也一直抱怨這鍋的辣度不夠過癮,不過當晚和翌晨仍然體驗到了有火紋臀的慘劇,不知其它與會者下場如何?



[1] X61基本設計雖和X23無異,但USB接頭和電源插頭全改了位置,需要時間適應,而其平滑的表面也讓我始終有「麥克風到底躲在哪裡」的困惑。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