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9, 2007

返鄉行 II



回台灣絕不能少的必行事項有二,第一當然是重溫各種異地無法輕得的物件,第二則是檢查在我外放期間,嘉義、台北各自長出甚麼新玩意兒。今天是返台屆滿一周之日,正好來說說此次回台經歷的新鮮體驗。

第一項,想當然耳是煙斗企盼已久的高鐵。

煙斗和大部分的日人一樣,對日本新幹線的外銷初體驗抱持深厚興趣,在過去我可能會說「看啊看啊,連日本人都折服於台灣奇蹟」,但在東瀛混久了,慢慢就明白日人對高鐵的嚮往只不過是對母國技術自豪的延伸;再說得白一點,他們憧憬的不是台灣高鐵,而是「外銷的日本新幹線」。相較於煙斗的殷殷期盼,我對高鐵的興趣比較淡薄,一來是因為阿囉哈客運超大無比、功能多樣的總統座椅,已經十分滿足我搭車兼睡眠的需求,二來米蟲甚麼沒有就是可供揮霍的閒空超多,當然不在意犧牲時間換取金錢效益。然而愛夫心切的我實在不忍一再看到煙斗為了他連一歲兒都不如*而暗自飲泣的畫面,老早就向他拍胸脯擔保這回肯定讓他搭上高鐵。

為了替煙斗圓夢,周一接機後我們直奔航廈外的候車站等待巴士接駁。嶄新的公車裡頭不但有貼心的行李置放空間,寬闊的座椅更讓人忍不住讚嘆二十元的票價實在物超所值,而在體驗過高鐵操筋磨骨超硬鐵板座椅之後,此車座椅之柔軟更是格外令人懷念。

第一次的高鐵初體驗帶給我(和我賊煙斗之意)的心得約可歸納為如下數點:

第一,語言能力極讚的服務人員。高鐵的售票員應對、語言能力著實沒話說,煙斗的中文練習因此再踢鐵板,因為他連一句問題都還沒說齊,淺笑盈盈的售票員早已神色自若地調轉日頻對答如流,反應之快、日語之流利令人折服不已。

第二,不分正反前後的車站設計。我媽堅稱這種設計是為體現高鐵「四通八達」的精神,遺憾的是這類建築形式只招來煙斗深刻的失望,原因是不管到了哪個地方車站長相都一模一樣,既無特色也無辨識標的,當然就沒有拍照依據供他證明老子已經一遊此地。我對車站的建築觀感雖不如煙斗那樣負面,但我也並不喜歡這種無正無反無前無後的空間設計;不論它在視覺或寓意上追求和等廣闊雄偉的效果,失去參考標的只會讓我有種浮空而不踏實的錯覺。

第三,硬得媲美隔夜山東大饅頭的椅墊。高鐵不但車體沿襲新幹線規格而來,座椅的尺寸硬度也完全承繼新幹線小、窄、硬的特徵,絲毫沒有結合台灣之光巴士總統座椅的特色。若不是它以速度彌補一切,只怕在那硬梆梆的座椅上挨過兩個小時,下車後不是落枕就是肌肉痠疼。

第四,時間和距離觀念的轉變。坐在高鐵上時對速度的意識並不這麼尖銳,但若將之兌換為時間與距離估量,便很難忽視高鐵的影響力量。過去從台中到嘉義起碼需要一個小時半的車程,有了高鐵後只要二十分鐘便能解決,這對長年以來習慣在高速公路上揮霍時間的我來說,根本就是奇蹟似的改變,時間和距離在我腦海裡因此必須重新排位。我很難確切形容那樣的感覺,只能說在下車的瞬間,我對「高鐵前/高鐵後」的廣告認同度瞬間衝破滿點。遺憾的是,在出站後必須花上比到台中還多的時間從太保車站返抵嘉義市區時,剛剛破表的認同頃刻又倒縮了好些。

雖然寫了一堆不知道是褒還貶的心得,不過在兩個小時內達成由南返北*目標之後,我還是忍不住起了「有高鐵真好」的讚嘆。

[1] 龎小弟未滿一歲時就開過高鐵葷了。
[2] 兩個小時=一個半小時高鐵車程+半個小時自家車程,嘉義車站遠得讓我想哭。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