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8, 2007

機場小記


Hello Kitty班機是難吃飛機餐的代名詞


「中正機場」之名雖然已在政治因素下強迫改口,我偶爾仍會不自覺地錯用。不過不管其名政治正確性如何,對旅人而言真正重要的往往並非名號,而是葫蘆裡盛裝的內容。

這幾年因為航程目的的關係,第二航廈成為我最常取徑的出入口。看著它從一片荒蕪、店攤兩三,演進到現在日日商機繁盛、遊客如梭,再加上挑高天井和透亮光影交織的寬闊視覺效果,我不由得讚嘆,過去的養蚊場果然也是有脫胎換骨的一天。

航廈中改頭換面最劇的莫過於候機處一帶;非但免稅店處新增不少國際知名品牌(以後回台灣搬Kiehl’s可以留待機場再行動了),許多極富台灣特色的店家也逐一開張。其中又以深紅與原木基調打造的原住民文化館和客家文物販處,設計獨具風格,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甚至足以挽救Sanrio Gift Gate那場漫天漫地且膩人的粉紅殖民惡夢。

更令人驚喜的是,候機處不遠即設有免費的上網使用區,對獨行無伴只能以MSN打發時間,又不具財力申辦白金卡入貴賓室的旅者而言,此舉不可不稱之為德政。唯一的遺憾是當中不少電腦都遭韓仔將韃靼文設為主要輸入法,在過去我頂多替換輸入法附加叨唸幾句,但因前不久聞某韓仔丟了一句「韓國是全世界唯一保留、使用繁體華字的國家」,當下雖然即刻修正,但心頭怒火仍然激昂,索性就利用這個機會,多勞動幾下手指,送韃靼文回到他們該去的地方(至於是地獄天堂,韓國人說了算吧)。

第二航廈的規模尺寸、外包內裝,雖然未必能與亞洲其他新興國際機場相比,但內部發生的轉變與進化仍舊令人欣喜。如果要說還有什麼進步的空間,那除了廁所的清潔維持(呃…要到什麼時候,我才不會在馬桶座椅上再看到鞋印呢?)、更清楚的轉車點與時刻標誌之外,我還有一點小小的私人奢望--

我希望有朝一日,機場會出現乾杯、五十嵐、清心、休閒小站、天仁茗茶或任何一家同性質的泡沫茶飲。

理由是這次的返鄉之旅讓我明白,每天下午拎著一杯冰涼消暑的泡沫茶飲是多麼具有台灣特色,又多麼令人愉悅且想念的行徑。是故強烈建議機場應在航廈各處闢設泡沫茶飲外帶內用區,因為相較於全球舉世皆然的星巴克,美味的泡沫茶飲只在台灣可得。

泡沫茶飲既具備可向全球人士推廣的本土特色,又兼有滿足異鄉遊子行前再來一杯祭奠鄉愁的功能,對連日在境外行動的旅者而言,它更是踏入國門後最想一親芳澤的鄉土氣味。既能安內,亦可攘外,又不若其他小食有過份濃厚嗆鼻的氣味,那還有什麼比這更適合在機場設櫃的呢?

如果真有在機場啜飲泡沫紅茶(或椰果綠茶、荔枝玉露、蜂蜜蘆薈、木瓜牛奶、西瓜汁…)的一天,我想我一定會在機場內流下感動的眼淚,並在甜蜜的味道裡分辨吾鄉之境,管它到底名喚中正、還是桃園。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