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6, 2007

隅田川花火大會


窮人沒錢買相機,拍不出煙火燦爛,只拍得出效果媲美東京大空襲


七月的最後一個週末,照例是隅田川煙火大會登場的日子。去年此時我們忙於婚宴籌備,雖然陰錯陽差地見識到了千葉柏市大祭典,卻也錯過了一年一度的東京煙火盛會。未免重演憾事,或落得個就在會場不遠卻從沒開過眼界的惡名,煙斗和我今年決定要趕一趕這個熱鬧。

看煙火大會其實不是輕鬆可為的任務,按照日人有熱鬧絕不放過又特愛排隊居首位的慣例,他們通常會在活動登場前一天至半天就到現場進行奪位大戰,待順利佔得佳位後再各自回家梳洗,然後打扮得漂漂亮亮地以浴衣姿態現身。要是再早個五年的話,我大概也會有相同的閒情逸致比照辦理,可惜現在懶蟲已經深蝕入腦髓心神,我不但沒有意願忍受太陽曝曬前往佔位,甚至連浴衣都懶得上身,穿了件席地而坐也不怕髒的寬管短褲和非常熱帶的夾腳拖鞋之後,就和煙斗手牽手出門散步兼逐煙火。

住在台東區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必千里迢迢地擠滿員電車,或忍受與人群摩肩擦踵的擁擠趕往川邊赴會。我們看煙火的路線十分隨性也非常隨便,六點五十用完晚餐,聽到窗外響起預告性的爆竹聲響後,扭開電視確認兩個主要會場位置,然後才悠哉悠哉地出門「趕集」。

一路穿過了國際通,循龍泉、日本堤一帶慢慢朝淺草方向移動,一路聽著越來越近、越來越震盪心神的煙火轟隆。穿過了日本堤一帶以後人潮漸現,平時車水馬龍的道路全部上了封鎖,空無一人的行道則突然擺滿了桌椅食飲,好幾家子圍坐桌前邊吃邊笑、邊賞煙火。這景色一度讓我有了時空顛置的錯覺,我以為我回到童年時的巷弄,那時每逢中秋巷子就成了社交場,月亮映照著烤肉煙氣和笑語喧嘩,結束前我們總是慣例性地點燃仙女棒。在台灣大多數的地方大概都還保留這樣群體性的活動,但來東京以後,這卻是我第一回見到鄰里間這樣和樂融融,說這是煙火的附加價值也不為過。

再往前行,天空的可視範圍逐漸擴張,每一次激昂的「碰」聲作響之後,天空裡便迸生一朵巨大輝燦的花朵;它時靜、時動,偶爾梭遊。煙火奮力地光照了幽黑天際,然後在掌聲與驚嘆之間沒入夜色當中。每一發煙火的生命都急促而短暫,但那瞬間的光明姿態卻總是讓人以為瞥見了亙久。

我們走走停停,伸長脖子,仰高了頭,睜大眼睛和嘴巴,奮力拍手。後來終於累了,找著一塊還有位置的空地就坐,和數以千計、萬計的甚平男孩、浴衣女孩並肩,一同為這年綻放的煙火感動。

隅田川的煙火和我過去在橫濱花火大會見識到的內容不同,橫濱花火大會打的是國際化、現代感與年輕味,放了幾發巨型花火之後,肯定要來些小叮噹、Hello Kitty和皮卡丘製造「笑」果。歷史悠久的隅田川煙火大會則罕見這些花招,它體現的是純粹的「花」、「火」美學,在天際裡實踐以「火」紋「花」、以色耀空的藝術。隅田川的煙火有兩個特色:其一是每株煙火的規模都極闊極大,很有幾分唯我獨尊的恢弘氣勢;其二是色光變化繁複,非但有紅、綠、藍、黃、紫交接上演,動輒還會出現轉顏變色的奇技,讓人捨不得眨眼,深怕須臾閃失就與傳奇錯肩。

兩個小時的盛會落幕前,數發煙火連串擊上夜空,發出的聲響震耳宛如轟雷,綻出的形色則繽紛彷彿艷蝶,奇燦奇美,映得東京夜空直逼彩虹鮮妍。然後眾聲俱寂,紛色盡褪,煙火爆開後的白煙塵硝四處漫散,人事物景全都迷茫了起來,像武陵人走出桃花源,傳奇只有一次,豈容輕易入徑?

天上月亮,人間花火。花火匠以火摹花、以光刻夜,成就了一場又一場五光流彩的回憶,這是東京夏夜的限定品。

[1]隅田川花火大會官方網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