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5, 2007

白無垢的真相

時光匆匆,煙斗和我結婚已經超過一年,再過兩個月就是我們婚禮婚宴一週年的日子。去年此時,我們全副心力與所有假期都奉獻給了婚禮式場,現在要是有人問起去年回憶,除了結婚之外我真想不起其他細節。也是因為婚禮太過繁瑣,要自己下場的話一生一次已經足夠,但我非常樂意也相當期待以人客身份受邀,以看好戲的心態去「鑑賞」他人婚事又不用自己瞎忙,感覺應該挺不錯。

遺憾的是我在日本沒這麼多朋友,除了今年五月的W夫婦之約,短期內還沒有再度盛裝出席的可能性。不過無妨,煙斗還有一個將屆而立的弟弟正在靜候良緣,我閒著無聊時就會煽動煙斗幫他安排相親,或者極不負責任地大敲邊鼓,「到時叫你弟辦『神前式』!」

「神前式」就是傳統的日式婚禮,通常選擇在神社或是飯店裡的偽神社舉行;典禮中新郎著黑/白底的羽織和男物,新娘則以白無垢搭配角隱出場。神前式的好處是場地精簡,費用廉宜,再加上神社是日本原產極為普遍,不必擔心如教會式一樣有假神父念聖經混飯吃的風險。

乍聽之下似乎一切都很完美,那為什麼當初我們不選神前式完成終身大事?理由非常簡單,神前式的場地費用雖然可親,但是新娘身上那套白無垢要價不菲,單是租借的一套就要蝕掉數十萬日幣,完全不符合煙斗與我省吃儉用(?)的良好美德,於是估價單還沒開出,我就慌忙搖手擺頭謝謝不必再聯絡。

我後來也一直很慶幸我們沒有選擇以「神前式」完婚,價錢當然是一個顧慮,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百思不解,為什麼平日連上班上學都可以卯起來黏個兩吋假睫毛、擦三層粉底,粉粧厚度又直逼水泥牆壁的東洋女郎,偏偏要在結婚那天把自己搞成超級淡妝,要裝清純應該也不是這樣。教會式尚且如此,神前式更不用提,除了把臉塗成雪白,眉毛輕抹成碳黑,再塗個深艷的口紅之外,其他步驟幾乎全都化繁為簡;但偏偏配上的又是這樣雪白厚重的衣飾,於是遠遠望去只有紅嘟嘟的嘴巴一枝獨秀。說好聽點這像日本瓷娃娃再現,說直接些,那和一張走動的日本國旗又有啥分別?

這幾天我們正巧討論起神前式的穿著,我趁勢拋出了我的困惑,「為什麼平時濃妝的東洋女郎,穿起白無垢時硬要把自己搞成瓷娃娃那種白不隆冬的模樣,而且你不覺得,日本的瓷娃娃其實陰陰得非常恐怖嗎?」面對我的質疑,煙斗慢條斯理地回話,「沒錯啊,因為『白無垢』本來就帶有『去死』的意思嘛(死にに行きます)」。

這個爆點十足的答案讓我一度失語,而且深刻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我們現在討論的應該是喜慶而非喪禮吧?好不容易恢復意識,慌忙追問煙斗,這答案該不會是利用我對日本文化的無知無解,故意編派來呼弄我?煙斗面色不改,輕描淡寫地補充:白色原本就是喪禮上死者的專用服色,要求新娘穿著白無垢,意思就是覆水不可回收。

換言之,白無垢所表徵的是日本社會重男輕女的觀念,這也是為什麼在進入現代社會以後,許多主張兩性平權的新人結婚時絕對不選「白無垢」。只不過晚近隨婚禮商業化發展,婚禮業者只強調白無垢的美學意義而不追問源出背景,所以翻遍婚禮雜誌和指南書籍,強調白無垢古典抑制美的多不勝數,卻鮮少有人開宗明義就告訴你白無垢和死亡之間的聯繫(廢話,說了誰還敢穿,由此證明煙斗不適合從事婚禮產業…)。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查白無垢的由來。」煙斗看出了我的半信半疑,好整以暇地留下此話以為指引。我坐回電腦前努力搜尋相關資訊,不久後果然找到看來還算可信的相關說法,而且「不幸的是」的確與煙斗所言互相呼應,唯一的差別只是沒煙斗兄說得那麼清楚直接而已。

謹摘譯內文如下:

在日本,葬禮時會為死者穿上白色衣物,這含有祈禱靈魂不致迷失徬徨之意;白色原本即屬弔唁之色。同理,據稱新娘之所以穿著白無垢,是帶有切莫出而又返的祈願所致。

(日本では葬儀のとき、仏に白い衣を着せますが、これは魂が彷徨わないようにとの意味が込められています。白はもともと弔いの色でした。こうしたことから、花嫁に白無垢を着せるのは出戻ることのないようにとの願いも込められていると言われています。)*


然因這個由來實在不怎麼討喜,所以如今最普遍常見的說法,多半還是穿鑿附會摘引西洋婚禮對白色的詮釋,將「白無垢」強解為「純潔無瑕」之意。我至今也一直這麼相信,所以在被迫面對真相時一度出現了不可置信的抗拒反應。此外,白無垢搭配的白色棉帽「角隠し」也有特別意義。過去據信女性的長髮附有靈體,且恐「女子因嫉妒發狂,頭上長角成鬼」,所以刻意以白色棉帽遮蔽以祈驅邪避兇。

這也就是說,白無垢並不是真的那樣無垢,它的純白下頭包裹著複雜的人性恐懼、糾纏的社會權力與失衡的性別關係。白無垢是一層潔白的紗布,它遮蔽但不糾正,當然也不進行治癒。白無垢是一種人為的神話,它並不是真的那樣無垢無泥。

今天上的這一課實在太震撼了,短期內我不想遇見任何穿白無垢的新娘。

[1]出處:http://kekkon.homn.net/isyou.htm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