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4, 2007

惡女花魁 さくらん




租回「さくらん」的理由有三:第一,電影甫上映時,我即被各大據點張貼的宣傳海報吸引;海報上幽黑、嫣紅、晶白的色彩交錯如煙似火,襯著土屋安那斜勾的眼色,構成一副極其媚惑的視覺光景,印在腦海裡怎麼也揮不去。第二,「さくらん」的故事以「吉原」為背景,而自從知道「吉原」就在我家附近步行可抵的距離之後,「吉原」和其於東京歷史所據意義便引起了我的好奇。第三,「さくらん」的漫畫詞句用的全是江戶時代的遊場術語,雖然看圖不難掌握故事走向,但無法理解個別語句的意義終究令人難耐,我只能冀望透過畫面與字幕的組合可以達成攻略目的。基於以上三點理由,「さくらん」雀屏中選餵入吾厝的DVD。

漫畫改編影視作品並不容易,第一是成功的漫畫通常深植讀者心底,每個人各自坐擁一套理想的主角形象,容不得任何人輕易動搖,不然Death Note的藤原隆也就不會動輒給人批為「夜神月哪裡有這麼遜咖」。第二則是因為長篇漫畫通常故事繁瑣而複雜,化成一部三個月的日劇都未必可以盡述,更何況是限時只有兩小時的電影?但「さくらん」卻是異數中的異數,它是一部電影優於漫畫的作品。這不單是因為土屋安那從外頭叛逆到骨子裡的形象,以及日洋交疊的輪廓讓平板的漫畫主角顯得生氣勃勃,也是因為電影裡構色和場景艷美絢爛灼人視線,遠比黑白交錯的漫畫更能體現吉原遊廓裡異質於現實的時空感覺。

我不知道江戶時期的吉原是否真如電影呈現,有大紅燈籠、織錦屏風、多彩著物交織成火熱景況。但現代的吉原卻的確是以光影劃分邊界,並以浮誇金亮的建築宣示遊場裡似夢非夢的氛圍。吉原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苦界,然而無論天上地下,總歸不是人間。此地以大門為疆、別柳為界,步出吉原後是規矩黯淡的人間俗凡,踏入吉原則享為期一夜的虛浮幻夢,因此吉原的景況就該如花火,要燦爛、奔放、狂野、熾熱,然後如遊女即逝的生命一樣匆匆凋落。

「さくらん」的電影有三點特色令人印象深刻:

第一是不遜「藝妓回憶錄」的豐美視覺效果。紅、黑、白、黃是這部電影的四大主色,分別透過夜景、織物、頭飾、屋簾、脂粉、花木、金魚與女體進行展現。每個鏡頭都有艷光竄流,每個場景都浮華若夢,觀影的時候如入色彩斑斕的漩渦,看得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

正待嘆賞,土屋安那卻冷冷拋下一句「織錦包裹的是幽深空洞」,一語雙關地揭破了吉原遊女笑臉下的心酸,以及年華老去後無人聞問的苦恨。聞言後再回頭凝望,那些艷色就成了一首格外淒涼的哀歌,像高尾花魁頸項噴出的血泉,又美又痛地妝染了吉原物語。

第二,這部電影迴避了對遊女心情的直接剖析。遊女們會藉賄賂、爭風吃醋、獨坐望月或言詞相鬥等等動作,迂迴地展露自己的愛意或敵意,卻鮮少對著鏡頭或他角喃喃傾訴心緒。但奇怪的是儘管如此,觀者卻仍然可以從那些繞著圈的對白與行徑,捕捉到遊女浮動的心情。我猜想這也許是導演對遊女的刻意註解;遊女的任務是悅客而非自白,吉原以前或吉原以外的記憶對遊廓女子而言都非必需,於是她們只能壓抑滿腹傾慕,或藉欺凌作弄為替,以抒發對命運無力可為的怨憤不平。

據稱過去吉原規定十分嚴格,遊女不得和同一男客連續夜宿,怕的就是遊女墜入情網耽誤遊場生意。電影雖未對此詳加說明,卻藉由劇中兩個花魁妝妃、高尾截然不同的命運,以及清葉草草結束的初戀,暗示要成花魁首先得掙脫情絲綁縛。摒愛除欲,成者為魁,敗者即鬼,死於情人之手的高尾花魁一句盈滿怒氣與絕望的「惚れるも地獄。惚れられるも地獄。」(戀與被戀,皆是地獄),也許就是這種掙扎最貼切的寫照。

第三,活靈活現的惡女花魁──土屋安那。我一直不是很喜歡土屋安那這個老是粗聲粗氣扮鬼臉的年輕女星,她二十歲產子後即閃電離婚的消息,更讓我對此人敬謝不敏,但她演活了反骨十足的清葉卻是不爭的事實。

土屋安那日洋疊合的輪廓,在著物與紅白胭脂映襯下,艷麗得近乎詭異,像某夜她和清次共望的那輪銀藍月光。和菅野美穗的邪媚或木村佳乃的冷竦不同,土屋安那的花魁之姿氣勢非凡,極富存在感。她護起腹中胎兒時神情宛如堅毅的阿修羅,但她一咧嘴大笑,眉眼間又滿滿都是頑皮神氣,的的確確是安野筆下調皮搗蛋的清葉再版。戲裡如此,戲外她惹人非議的私生活亦復如是。若論劇中三代花魁,恐怕只有她才不負惡女花魁的名號。

清葉最後逃出了吉原大門,飛散的櫻絮因此成為她重獲自由的象徵,江戶花魁的傳奇卻未因此告終。百年時光荏苒,紅燈籠換上了粉紅電光,遊女的衣著從和服轉為輕透薄衫,遊女的等級則由泡沫姬的排行取代,金錢身體的交易猶仍是不可破除的人間習癖;吉原還是吉原,歡樂街依然是歡樂街,日復一日燃點東京東隅的深夜。

[1] 遊女雖習藝,但與藝妓不同,一個賣身,一個賣藝。遊女的命運通常十分悲慘,過去吉原外頭有條大河,據說遊場處理早逝遊女的方式,就是把屍體捲個草席朝河中扔下,從電影中玉菊屋草率對待高尾花魁屍體的反應可見一斑。祭祀遊女的淨閑寺今日依然安在。

[2] 吉原相關說明,WikiPedia有詳盡解釋,或見舊文「吉原I」、「吉原II」。今日吉原大門雖已不復,但性產業方興未艾,只不過穿和服的遊女換成了穿禮服、薄紗的泡沫公主,而且完全E化,各家店面都有華麗網站,有興趣者請自行以吉原搭配土耳其浴搜尋日本雅虎,本誌並不提供仲介服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