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0, 2007

拜拜一隅 II


3.星巴克

這回的大拜拜內容包羅萬象,除了在大講堂中有極其形而上超乎凡人智慧所及的大神開釋,在一般教室裡還有總計數十場超過四百人的研究發表陣容;換句話說,在這場盛典中不怕沒主題可聽,只怕你聽不懂。大拜拜除了讓我見識到研究領域的繽紛多采,還讓我學會一個判別法則,那就是如要確認一場大會動員情形是否成功,除了應計算講堂內穿梭的聽講人數之外,到會場周邊的星巴克計算人頭也十分有用。

也許就如吾友F桑所說,星巴克讓她有「如回故鄉」的熟識與安心。儘管這種懷舊情緒的由來通常混參著大量的想像元素和跨國資本的暈染,但對很多吃不下日式冷食、用不慣筷箸夾餐的外籍人士而言,我相信星巴克的確是他們落入無底深淵時的救命浮木,起碼咖啡氣味的氤氳和蛋糕點心的甜蜜撫慰,有助於沖淡隻身異地的孤寂。

星巴克也提供了一種新型態的對話空間,你在裡頭和親友對話、和書本對話,或和腦中的自我對話…各種對話形式在此地都獲得容許,於是就算你孤身一人造訪,也能在星巴克的原木色調、爵士樂聲和濃郁氣味譜織的雅痞氛圍裡看來孤高而傲美,像一種刻意選擇過的寂寞,不至於如誤入公園或在麥當勞發呆時的身影那樣倉皇而孤單。

也是因為這個了悟,我歸納出以下結論:第一,大拜拜要能成功,周邊絕對不能沒有星巴克。沒有星巴克不會讓信徒因此在教室內坐得比較穩固,相反地,他們可能會如毒癮犯的大象,為了尋找星巴克的蹤影不惜拋下議程遠行。第二,既然大拜拜和星巴克共生關係如此,那強烈建議未來所有大拜拜都該找星巴克當供品贊助廠商,如此不但可以達成彼此輝耀、相互惠利的效果,還能讓與會者人人盡歡,何樂不為呢?

4.英語

大拜拜的精采除了來自大神顯威,和還不那麼有名的小學者與默默無聞的研究生表現亦有關聯,而決定個人發表成敗與否的關鍵,非報告主題、PPT技巧和英語口頭表現莫屬。其中,報告主題是一個非常主觀的認定,人人好奇領域不同,黃金和糞水只是一線之別,在此存而不論。至於PPT技巧則和個人崇尚的發表形式有關,你如果愛拿著三萬字的報告從頭朗讀到尾又不添加任何圖片輔佐,當然我也不能批評你錯,只是我無法保證不會在半途前往參見周公。

但「英語能力」卻是無論如何不能反駁的重點。我以為國際研討會最彌足珍貴的一點,莫過於它群集了形形色色的人種、文化與主題,尤其是有許多非英語系國家研究者的參與,這使得許多平日礙於語言藩籬無法在期刊上為人理解的發現和新論,有機會以較為簡易、直接的型態跨過地理界線進行傳播。我也相信國際研討會最重要的功能是在促進跨文化間的認識與理解,但諷刺(或曰心酸)的是,傳播要能成功,終究還是難以擺脫語言的箝制,尤其是當我們必須以並不熟悉的語言試圖釐清某個重要概念時,往往也就無法避免轉譯過程中必然發生的遺落、誤解和錯置。

我相信這種困擾並不只出現在非英語系講者的身上,對來自英語系國家的聽者來說勢必也有同樣的尷尬,不充足的語言能力在謀取進一步資訊時便成藩籬,於是不論我們如何相見恨晚,在語言的阻撓下仍然只能面面相覷,或是敷衍地應允「好好好,等我把論文翻成英語就寄一份給你」,心理想的卻是這兩百年內也不可能付諸執行。語言是活徑也是藩籬,於是我和友人事後論起活動心得,都不約而同地「唉,英語果然很重要」列為此次最大教訓。

也是因為這種沉痛的領悟,我頓時明白何以我對上學期K教授提及,他們嘗試直接以中、日、韓、越四種語言對譯的形式舉辦研討會的作法充滿敬意。我相信他們抓到了語言與學術間某種並不對等的關係,並且試圖要衝破藩籬的阻礙提升溝通品質。這作法甚是令人佩服,但恐怕成本不低,而在我有機會受邀參加這種直逼聯合國規格的直接對譯場子之前,除了反求諸己別無他法。

所以,英語補習班,我來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