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9, 2007

拜拜一隅 I




大拜拜雖然已經落幕,不過在祭典現場目睹的幾個有趣情景倒不能不記上一筆。

1.王建民

第一個參與的發表時段中,有台灣來的研究生報告網路基礎建設,很有大將之風的小男生一上台便極有自信宣稱,「相信大家對台灣都很熟悉,因為台灣出了一個在紐約洋基隊中表現優異的王建民」。這個開頭當然很具震撼力,也相當程度掌握了新聞時效性,若是放在台灣或紐約召開的研討會,我相信他絕對可以激起好一陣漣漪。遺憾的是此言出現在日本,而且還是來者以歐陸客居多的研討會,於是除了同為台灣出身的F桑與我兩人稍稍有點共鳴,這話題對其他在場者來說恐怕都是問號大過驚喜。

理由很簡單,歐客風靡足球但對棒球興趣缺缺,和他們談大聯盟無異於對牛彈琴。至於同樣熱衷於棒球運動的日人,雖然和我們一樣關注大聯盟的一舉一動,可惜他們在乎的只有自家球員,電視台的鏡頭從來不捨得分給無日籍護照的球員(體育小報和付費體育頻道可能大方些吧...)。所以別說台灣的王建民了,事實上在日本的體育節目裡,整個洋基隊看起來簡直就是松井秀喜的一人舞台,紅襪隊除了松坂之外只有出高價慧眼識英雄的總裁有幸曝光,西雅圖水手隊則因同時有鈴木一朗和城島健司進駐,勉強看來球員數比較豐多。至於他們有那些隊友,哪些是美國最當紅的明星球員,全壘打王、盜壘王或驚人紀錄又由誰締造則通通都不重要。

這種微妙的報導視點正巧佐證了全球化/在地化的矛盾關聯,而在此環境待得久了,很難不誤以為大聯盟是另一個日本的殖民地,因為不論頻道怎麼轉、新聞如何報,日人眼中的大聯盟除了有英語吶喊當BGM之外,老實說和日本職棒真沒有明顯差別。也因如此,儘管我對日本的了解還不夠深厚,但歸納淺薄的媒體觀察所得,發自內心建議各位有意到日本發表者,下次若要破題或舉例請選林威助,硬跟日人談王建民,得到的只有問號滿天的反應。

2.Subway

週五晚間聽完大教授濃濃德腔的英語發表,飢腸轆轆的我正想從講堂開溜,未料給人抓到酒會現場當入口監控,硬是捱到八點一刻才潛逃成功。而在我短暫的坐檯時段裡,有個頂著俏麗短髮、身著曲線畢露緊緊小洋裝的中年辣婦前來問訊。辣婦人顯然覺得學術界的酒會令人氣悶,花了數千塊入場待不到十分鐘就想閃人,他以帶著法語腔調的英文客氣詢問,「Where is the nearest subway station?」

我雖然日文很破英文也十分糟糕,對學校周邊環境又知之不詳,但幸好她的問題還在我的理解範圍,我於是露出非常親切誠懇的微笑,毫不猶豫的就想開口告訴她,「潛艇堡的話,工二館樓下正巧有分店」。然而話才冒了頭我就驚覺事態不對,既然有station在後,辣婦人探問的應該是地鐵而非潛艇堡專賣店,於是急急忙忙轉了話鋒,依然佯裝親切地說明本鄉三丁目就在不遠,還虛情假意詢問有無必要畫地圖為她引路,試圖用偽裝的和善掩飾我險些露餡的低智商。

打發辣婦人之後雖然鬆了一口大氣,卻也不禁為方才的反應啞然失笑。此Subway非彼Subway,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搞錯的答覆,為什麼我卻直覺地以為她找的就是潛艇堡哩?這該解釋為刻板印象作祟,還是跨國資本腐蝕人心的活例?而我是不是已經成為全球「Subway化」*社會中的愚民?

[1]原說法是"麥當勞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