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7, 2007

多羅羅 どろろ


出處:電影官網

租回「どろろ」的原因有二:第一,煙斗前兩天不在家,為免重演上回失眠卻無片看,最後淪落到忍受中居正廣比鴨嗓還恐怖的歌喉,或看明石家秋刀魚花一個小時打電話給酒店女孩的悲劇,我在煙斗踏出家門不久後便到TSUTAYA報到,打算租回新檔影碟為備戰之用。第二,近期新片特少,原先列為觀看首選的「扶桑花女孩」雖然已從新片跌落至準新片,熱門程度絲毫不減,幾十個片盒在架上一字排開,上頭全是「出租中」的張揚字樣,在走投無路又非得帶一片回家的執念下,「どろろ」挾新片優勢雀屏中選。

「どろろ」的故事情節不算新鮮,伊底帕斯情節與亞伯拉罕獻祭實在是個炒作到爛的主題,古今中西文學戲劇皆不乏其變形,「どろろ」不過是其中一個參混了東洋味、SF氛圍和神怪氣的謄本,除了涵水通電接肢的橋段一度讓我誤以為這是古裝版的黑傑克再現之外,大多數的故事都沒有超出預料範圍。而若真要說那裡頭有什麼部分算是新鮮,那大概就是在好萊塢家常便飯,但在日影裡頭猶算新鮮的華麗特效與武打動作運用甚佳,於是即便是與噁心的櫻樹精對戰,都能在豔色交疊下美如詩畫。

一部好的電影通常有許多優點值得一提,不好的電影少不了缺點供人數落,至於不好不壞、勉強用以解悶的電影,起碼也會有數項特質可為人誌,「どろろ」屬於末者,簡單記下它幾項還算令人「印象深刻」的特色:

第一,含混不明的台詞。老實說,這部片我完全是靠畫面和少部分角色台詞進行理解,原因是此劇DVD不提供字幕功能,主角們交談用語又多半屬老式文辭,平時輕聲輕氣的談說聽起來都很吃力,更何況是柴崎幸以亂暴粗魯的吼叫發聲?我一開始聽而不解的時候非常羞愧,想想在日本也混了兩年,怎麼連聽懂電影的台詞都有難度,這豈不意味著兩年的學費都付諸流水?後來煙斗路過螢幕前,啐了一聲「啊她現在是在講什麼鬼?」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真正需要上日文課的是入戲太深的柴崎小姐。

第二,戰國時代的黑傑克。父親的野心欲望導致妻夫木聰在出生時便失去肢體臟腑,沿川流放時幸得神醫相助,不但獲得悉心照料,還被接上了不壞不死修復功能超強的的人造臟器與四肢,後來才能浪跡天涯展開除怪尋「肢」之旅。這橋段我老覺得似曾相識,後來猛然想起這和黑傑克創造貝貝或黑傑克蒙本間醫治的情節不無雷同。是以儘管此劇主角明著寫百鬼丸與多羅羅,但賦予百鬼丸新生的神醫壽海,卻更像是握持秘鍵的隱世英雄。這個安排還牽動了此劇另一軸線,即權勢者欲平天下但貪戰而殘殺千百,神醫雖只救活一人,卻經此一人除妖滅怪再渡蒼生,重醫輕武風格鮮明,的確很像習醫反戰的手塚治虫偏好的劇情。

第三,蟲蟲危機。其實觀劇以前我就做好心理準備,既然主角得頻頻和精怪作戰,那大概不用期許電影中會有什麼淒美養眼的畫面。雖說如此,當土屋安娜生的一票蟲女回歸原形現身畫面時,我還是起了好一陣雞皮疙瘩。原因無它,蠕動的大蟲從以前就和幽靈並列為最讓我生畏的電影元素,即使明明知道那一切都是特效,映入眼簾時仍不免要生起一陣反胃,這也是為什麼我至今仍遲遲無法看完「風之谷」的原因。我一直不解何以大蟲動輒成為精怪界的代表,又為什麼鬼怪片老愛找大蟲上畫面蠕動身軀,搞得我老是得在擇片時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心又踏入和大蟲正面遭遇的陷阱。在此誠懇呼籲各界影人,請不要再拿肥大的毛蟲入鏡,看著牠們一蜷一伸的前進,我不只恐懼還深深覺得噁心。

第四,妻夫木聰與柴崎幸的真愛。說真的我非常佩服柴崎幸,能在螢幕上把自己搞得那樣髒污,頻頻壓低嗓子說話,還動輒扮超醜鬼臉嚇人嚇己的女星,眼下除了柴崎幸真找不到第二個人青出於藍。更重要的是她的另一半妻夫木聰在劇裡絲毫不改小白臉風格,其他演員無論主角妖孽也一律衣著端莊,等於全劇只她一人扮醜,犧牲不可不謂不大,她能成為一線女星果然不是平白得來。而鎮日對著這樣的柴崎幸還能愛意不改,我不得不相信妻夫木聰與柴崎幸之間果然有真愛存在。

綜前述,如果不害怕大蟲也不介意柴崎幸扮醜,同時又對參觀古裝版的黑傑克興致濃厚,「どろろ」也許會是你心中的佳作。

[1]文中"大蟲"非指"老虎",而是貨真價實、又肥又寬、壓下去還會爆漿的超大毛毛蟲。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