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3, 2007

數學與人生


很久以前我就歸納出一個理論:數學好的人,人生就擁有更多的可能。

這個推論的參考基準最早源出於高中時期經驗,班上總是有某一群人雖然和我一樣平平都是社會組出身,卻單靠數學能力就可稱霸文科;他們不需要死記活背各朝詩詞經典,不需要練就下筆便能見血的精銳書寫,甚至偶爾發錯音、用錯字都無傷大雅,因為他們單靠精準的邏輯與計算能力,就可以輕易電死一票遇上數字便繳械投降的文弱書生。

數學好在社會組吃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第二、三類組考生如何在大考前一個月臨時跨組轉向卻還輕易取得名校門票的傳說時有所聞。雖然這些消息總是讓我這種文科出身但數學爛到跟雨天泥巴沒兩樣的人狠很咬緊了手帕,巴不得在這些「考前一個月終於恍然大悟最愛的還是文科」的人身上插滿小針。而數學不好要轉念自然組則無異於抱石沈海,於是無論你如何有華陀上身懸壺濟世的慈悲胸懷,又或多麼熱愛中子原子分子電子那一堆肉眼不能望見、入我耳則像秘咒喃喃的元素,倘若數學不好,你這輩子還是別奢想在cosplay或酒店以外披上醫生或科學家的白袍。

數學能力的好壞不但左右學科取徑的選擇,決定生涯職業的趨向,同時還影響著你累積財富的姿態、方式和速度。不如這麼說吧,假如十八歲以前,數學能力是分數的隱喻,決定了術業專攻與職業傾向,十八歲以後它就成了金錢的象徵,關乎你踏上金光大道的可能。對數字有概念或興趣的人,早早就開始把一份薪水當三項投資配用,基金、期貨、股票全都難不倒他們,甚至還可以磨出一套預測市場的邏輯標準。而儘管未必進場就能大贏致富,但他們至少握擁了更多機會與可能,和我這種領了錢只知道放銀行,卻連銀行存款利息都搞不清楚的笨蛋相較,他們的人生像一場埋滿各種謎題也充滿解題樂趣的冒險,闖關成功的酬勞則是閃閃發亮的金錢。

我雖然非常羨慕這些擁有通透數學天資者手中握有的諸多可能,但除非我被雷電打到腦波換頻或自我消滅投胎轉世,我這輩子除了羨慕他們之外已經別無他策。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選的這條路上沒有什麼考驗數學能力的機會,於是窩在同樣領域待得久了,過去那種因為落差而起的痛感慢慢趨向遲鈍,如今除了偶爾拿出來說嘴,倒也不真的那麼引以為意。

唯一的例外是偶爾與商科專攻的友人聚會碰面,這時只要一提起操盤話題,他們立刻就像著了魔似地叨絮不停。而雖然我們學的都是同一套阿拉伯數字,但經他們之口拋出的數字卻比天方夜譚還要迷離,我不知道這是因為位數太多或額度太大的關係,總之我常常聽著聽著就失去了認知、感覺與方向,然後轟的一聲腦袋刷白。

我有時不免好奇,比如說穿梭在學者的理論說法間打轉時,偶爾我會困惑起為什麼自己非來揀這些死人骨頭不行?不知道鎮日與數字纏綿的他們,是否也曾經閃過一樣的徬徨呢?我清了清喉嚨,想向眼前口沫橫飛的D提出我的疑惑,然而問號還沒出口,D答覆另友探問月薪的數字卻突如閃電劈下。我登時遺忘了我還含在嘴裡的疑問,忙著動用我不太靈光的計算能力,在腦中推換美金、台幣和日幣幣值,最後得到的數據令我無語,腦袋則轟的一聲再度陷入空白。此人月薪足抵我九個學期的學費有餘,更別提他每日為公司操盤經手的金額,我想那是我一輩子都無法用中文、英文、日文正確發音的數字。

我突然有點慶幸沒有拋出方才的疑問,因為在閃閃發光的金磚堆…喔,不,是友人D的面前,這疑問不值一文。我低頭啜了一口飲料,繼續保持微笑,試圖遮掩心底血淚紛飛的景況,並在吞下微苦茶汁的那一瞬間確信:數學好的人,人生果然就擁有更多可能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