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7, 2007

大拜拜


大拜拜要能成功有三件要素必不可少,那就是神祇、廟祝和信徒間的月暈效應與相互加持效果。這個原則最成功的實踐非大甲媽祖廟莫屬,媽祖、冬瓜標和數以萬計、十萬計的信眾早已成為堅不可破的方程式。而儘管拜拜這個詞通常只用以形容宗教盛事,但我以為世間各種帶有集體膜拜意味的活動都可適用此說,當然也能套用「神祇、廟祝與信眾」的方程式加以檢驗,譬如頂著科學招牌的學界大拜拜──研討會就是此例的變格。

研討會就是學界的大拜拜,國際研討會則是跨國性的建醮,不只四界神明、五路仙人、八方羅漢通通到齊,就連平時蟄伏山林的飛禽鳥獸、魑魅魍魎、蚊蚋蟲蠅也盡湧而出來湊熱鬧。於是當啟會鐘聲一響,講堂大門敞開,學界耆老、中流砥柱、新枝、嫩芽、廢柴…一字排開魚貫入場,聲勢之浩蕩雄壯直比「神隱少女」裡頭眾神入湯屋的景況。然而這等動員力量不是空口說說就來,「神祇、廟祝與信眾」三要素的完美平衡,才是決定成敗的重要關鍵。

一個大拜拜若想威震八方,請來大神助陣是最明快的作法,研討會當然也不例外。學界大師放的屁總是比小研究生傳的道來得芳香,即使兩者的鬼扯成份相去不遠,催眠效果又勢均力敵,但大師終究是有金字招牌護體的名牌保證,就算聽了也不保證論文通暢,將來起碼還能以「啊我早就見過◎◎大師了」的說詞招搖撞騙,這跟很多人窮得半死還愛買LV往身上掛的基本邏輯並無二致。

第二,大神既然是大神,當然不是隨隨便便一間小廟就可上身,廟祝的聲威勢力乃是影響大神願否思凡下界的重要關鍵。也多虧了這次研討會,我終於見識到敝寺廟祝的巧妙神通;雖然廟祝平時看來總是精神不濟,又恆常處於HP值趨近於零的狀態,但他在學界的影響力顯然與他的疲憊程度成正比,否則我就不會有幸見到過去只在書皮上出現的名字在眼前和他親切的寒暄問候,也不會親眼目睹十個大神同時擠入敝小寺的盛況。只不過,望著廟祝明明已經重傷風卻還電話不停、逡巡腳步也未曾中斷的背影,我不免偶爾感到困惑,學術窄徑爬到頂端卻回歸到最繁瑣的人間事務與最密實的社交關係,這種轉折不知是不是曾讓廟祝後悔過他的選擇。

第三,既然有了大神發光和廟祝大顯神通,當然少不了狂灑金紙、三跪九叩兼敲鑼打鼓的信眾。此回建醮大典之所以圓滿落幕,除了得感謝颱風、地震讓與會者無處可去之外,以文綁人大概也是成功的秘技之一,起碼發表兼參加這個措施對被業績壓力逼迫得喘不過氣的研究生來說甚有規馴效果,於是不論再怎麼宅性發作,終究還是會乖乖掏錢入場,以換取直達講台博取點數的通行券。其實別說到場入座,假如可抵業績並有效縮短修業年限,只怕叫人吞劍跳火圈踩玻璃都不是難題,到時建醮大典可就精采直逼嘉年華會。

神祇、廟祝與信眾間的平衡關係是決定大拜拜成敗與否的關鍵,只是不論這場大拜拜如何氣勢磅礡、場面雄壯,它仍然有謝幕的一天。當人群四散於黑暗雨夜,整棟大樓的燈光由明轉暗,數日來由五彩Powerpoint畫面、各色各腔英語點綴的盛會終於劃下休止符,所有曾經激昂的高音全都消融於寂靜。有人即將返國,有人再開旅程,也有人得回歸到正常的作息規律,大拜拜只是漫長人生或學術長徑中的一道插曲。像這種隨便一道雷打下都能電死一票知識勞工的盛況,下次再逢不知是何年何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