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7, 2007

入籍週年慶



7月7日是煙斗和我的入籍週年紀念日,雖然說我們還另有訂婚週年、婚禮周年以及台灣登記周年等等各種名目可以混淆視聽,也大可以極其矯情肉麻地宣稱其實自哪年哪月那天開始我們就認定非君不娶/不嫁云云,但若回歸到最基本的法律程序,那無庸置疑,日本的七夕這天就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我不知道其他夫妻都是怎麼慶祝這個獨特的日子,不過在吾厝,所有的紀念日都是用來養肉增肥的藉口,結婚週年慶自然也不例外。我才剛提醒煙斗距離七月七日還有三週,他二話不說就直奔電腦開始尋找Allen Wang的訂位專線,遺憾的是七夕這天正逢黃道吉日,Allen Wang本人遠從夏威夷飛來東京掌廚,平時一套五千元左右的晚餐價格登時水漲船高,想要接受主廚伺候每人得備妥一萬五千日幣,而且還不保證搶得到有限的入場名額。

既然今年注定與Allen Wang無緣,改去其他餐廳倒也無妨,煙斗於是另選了一家我早就嚷著想要一探究竟的日式料理「權八」作為慶宴地點。權八坐落在六本木之丘不遠處,外觀仿古城造型,一、二樓是燒烤專用的居酒屋,三樓則是開放式空間附設空中庭園,視野開闊又有陣陣微風吹拂,尤其適合天氣晴朗的夏夜入座。我們這回的用餐地點是三樓的壽司屋;和一、二樓居酒屋烤霧瀰漫、大口飲酒的豪快風格不同,三樓上桌的食物以生魚、壽司及炸物為主,鮮美的食材以日式手法處理,再採西式擺盤裝墜,量少質精,但樣樣都有銘刻味蕾的魅力。

生魚片和江戶前壽司堪稱此店代表大作。我雖然常戲稱反正辨不得食材好壞,排出來又都是一個模樣,那吃的是超市的生魚片便當或名店招牌其實沒有太大差別。然而由奢入儉難,一旦嚐過傑作的味道,想要再回頭擁抱超市可就困難多了,尤其是那柔嫩得一入口便化融的炙り大トロ、爽口脆利的黑鯛、酸香中有甘甜回韻的鯖壽司,以及蟹肉豐飽奶油香甜的可樂餅,我幾乎還能感覺到他們的餘韻如何在口中奔躍、在舌尖纏繞,短時間內怎麼捨得以其他庸脂俗粉遮覆?

除了料理動人,權八的服務品質也無從挑剔。兼顧多張桌檯的服務生不但從頭到尾笑臉不改,對各張桌面上的動靜更是精準拿捏,斟茶、換盤毫不耽擱,偶有料理遲延必定再三解釋致歉。這麼細膩的服務照理說收個一成小費也不成問題,可是最令人訝異的就是此地不另加收服務費,和那些不知服務在何處卻卯足了勁算錢的黑店完全天壤之別。

權八除了美食佳、服務好,店內的座客也是值得觀望的景況。大約是全店採預約制、價格又不便宜,來店者無不霓裳雲鬢盛裝出席。又因正處六本木鬧區,外籍客眾,滿室喧騰的日語裡便隱隱透著英俄德法西的抑揚頓挫,我甚至還在入口處與中文錯肩而過。典雅的日食,繁艷的西服,透天仿古建築內徹夜暈光流轉,和天際豐彩斜陽與遠處輝煌燈火相映成色,燦美中卻散走著時空錯位的妖嬈。三島由紀夫倘若在世見了,會不會形容這是逆生的鹿鳴館呢?

是也無妨,不是也無妨,七夕夜裡最該在乎的不是時空,而是誰在身邊牽你的手、誰和你對眸相望?誰陪你大快朵頤,一起滿足地發笑並且發胖?在他眼睛裡你看見了星空,同時感覺自己放出一樣輝亮的光。

如果握住了這樣一個人的手,就不要輕易鬆放。

七夕夜結婚一週年感言: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