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5, 2007

腐女子化する世界:東池袋のオタク女子たち


腐女子化的世界:東池袋的宅女們 (腐女子化する世界:東池袋のオタク女子たち)

繼90年代初期Otaku一詞與犯罪事件劃上等號,並引起各種批判討論之後,日本最近悄悄掀起了一股新的「Otaku」研究風潮;只不過這回評論家們關注的不再是秋葉原巷弄裡穿梭的眼鏡亂髮宅男與他們熱愛的女僕或羅莉,徘徊在東池袋沈迷於BL世界的腐女子才是他們分析的新歡。杉浦由美子的這本評論集,就是針對長期以來為大眾媒體所忽視的「腐女子」執筆,透過她實際參與腐女子社群,以及深度訪談和報導分析資料的整理,進而做出的「腐女子」文化初論。

杉浦的分析一方面縱探腐女子文化成形的歷史時空背景,另一方面橫論當代社會中潛藏的政經性別結構因素,加以夾雜資料豐富有趣,亦無艱困的社會學或媒體研究理論亡靈作祟,文筆流暢輕快,觀察細膩銳利,讀起來令人津津有味欲罷不能,可真恨不得燒毀所有的理論課本,或叫該死的學者們朝她磕頭下跪。雖然我也不得不承認,杉浦的觀察其實和Janice Radway對羅曼史小說讀者的分析雷同而呼應,如果她能進一步依此作個跨文化的比較,說不定會得著更多卓越的發現;但既然現時點理論研究與社會觀察難以兩全,那我還是寧願含淚向前者說再見。

杉浦提出了幾個重要論點值得注意:

第一,腐女子的出現改寫了女Otaku的刻板印象。根據杉浦觀察發現,腐女子和一般媒體定位的「醜、老處女、文學造詣低、社經地位弱勢」印象有嚴重落差。事實上,熱中於腐女子活動者教育水準偏高,幼少時期擁有固定的閱讀習慣,文筆豐美甚至勝於同齡世代,出身家庭也以中產階級居多。至於最常被用以批評腐女子的「交不到男友、異性緣不佳」等等特徵,在杉浦的分析中獲得修正;杉浦指出,擁有固定交往對象的腐女子不在少數,猶仍單身的腐女子在婚姻市場中擁有的籌碼也絲毫不弱,保持單身是其個人意志的選擇而非無可抵抗的結果。

杉浦的分析帶有濃厚的平反意味,不過從事這類爭議性對象的觀察分析大概沒有人不是如此,你要不是視之為問題點試圖釐清,就是帶有洗盡沈冤的情緒下筆,零一之間的平衡很難拿捏。我比較好奇的是,杉浦從頭到尾都充滿暗示卻始終沒有自我定義為「腐女子」,這是不是某一種追求「中立」或「平衡」的迷思?杉浦的這點分析中還有一個遺漏,那就是腐女子的年齡分佈與嗜好情節文類成了未竟之問。如果她還能進一步效法Radway的作法,試圖發掘女性閱讀的時空背景(恐怕大家都已經有了「自己的房間」了吧?)與閱讀的關連性,「腐女子」說不定可以成為和羅曼史讀者對話的關鍵。

第二,杉浦歸納腐女子的BL閱讀行為中含有強烈的「自我忘卻」動機(自分忘れ),這和90年代女性意識抬頭時「追尋自我」的意識恰成對比。杉浦認為,女性之所以開始藉由閱讀尋求「自我忘卻」,乃是因為社會中的性別與階級格差日劇,原有的日式社會結構崩解,導致兩性之間、女性彼此的競爭日趨激烈,且社經地位越高的女性所能感受到的差別待遇也越趨嚴重,她們因而只能轉從閱讀情節誇張、結局歡樂、主體不在場的BL小說中獲取愉悅。

杉浦的分析有兩層意義:首先,杉浦深化了三浦展在「格差社會」中忽略的性別議題,並且指出女性才是格差社會中最清楚的感知者。杉浦認為,格差迫使男外女內的傳統結構鬆動,為競爭壓力所苦的下層產業開始接納女性入場並予以平等對待,鼓勵女性受教、就職風氣大盛,但相對而言,擁有充足餘裕的一流企業對女性的歧視、偏見卻絲毫不改,於是抱著高學歷、好出身的女性在職場上面臨的差別待遇之多同樣高居金字塔之冠。夾在這兩股潮流間動彈不得的女性,開始透過各種嗜好另為謀策,抽離男性目光也抽離自我存在的BL,就是最能符合他們意圖躲避既有社會情境的出口。

其次,杉浦點出了BL文類的兩個重要特色,一是「物語」(故事性)的必需,一是閱讀主體的不在場。過去迷研究中不乏對Slash的討論,但關注焦點多在女性看待男同性戀者的認同與態度差異,卻鮮少有人注意到,BL之所以吸引讀者可能與它徹底抹除了讀者認同的對象和在場的可能性有關。換言之,BL是一種完全的幻想,它既不等同羅曼史可供女性投射想望,也不是性癖欲望的鏡射倒影,它甚至未必和女性對待同/異性愛的態度有關,它只是一種純粹的時空斷片,讀者走去又走回,唯一得到的是「無所得」這件事,而「無得」卻是他們唯一可以用來閃避競爭的重要防盾。

第三,「腐女子化」的趨向是對無所不在的女性競爭的消極抵抗。杉浦分析日本社會結構指出,儘管評論家普遍忽視女性間的格差問題,但(至少是日本的)女性卻是從出生開始就被迫置入各種競爭情境,諸如成績、容姿、男友、學校、職業、結婚、生產、子女的就學就職…無一不是外界用以衡量女性表現的尺規,就連「敗犬的遠吠」和「幸福論」中的各種觀點,都是依附「女性競爭」邏輯而起的產物。杉浦批評,儘管三浦展強調今後社會的幸福將以更多元的形式表現,但事實上被視為「幸福」的指標,卻無一不是競爭上演的舞台;爭戰邏輯對女性施予的壓力和造成的疲乏,是促使他們投入BL閱讀創作的主要原因。意即,「腐女子化」的潮流,是女性對社會競爭最消極的抗議。

當然杉浦也遺漏了許多重要的訊息,比方說她將女性對BL的愛好,視為女性對男同性戀的窺視欲望,卻忽略了女性對待BL的反應,未必等同於他們對同/異性戀的認知、態度與行為。又比方她強調迷社群的支持力量,卻忽略社群內部存在的地位落差、對峙與衝突問題,以及她反覆強調的「女性競爭」滲透社群的可能性…話雖如此,但瑕不掩瑜,起碼這是到現在為止,關於Otaku各種論述中最讓我激賞的觀察評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