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3, 2007

O1O1 Bazzar

如果讓我用一句話來形容O1O1 Bazzar,那絕對非「修羅場」莫屬。

修羅場一詞源於阿修羅和帝釋天爭奪權位的場景,多被引申以形容爭鬥激烈的戰況。修羅男的醜、女的艷美,但無分男女皆性暴好鬥,殘忍兇猛,而這分明就是我今日在池袋太陽城文化中心裡體驗的戰況。

話說今天心血來潮,想起半個月前曾經收到O1O1百貨發下的招待券,儘管入會一年半來接過無數邀請,但從來都是左手收、右手就扔進了垃圾桶,一次也沒躬逢其盛。今天趁著大好天氣,二話不說拎著包包直奔太陽城,一方面殺時間散心兼運動,另一方面也想見識O1O1 Bazzar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一季一季辦個沒完沒了。

為了避開人潮,我刻意挑早上的時間入場,但從一路上魚貫而行的人潮只增不減看來,這種心機用了等於沒用。果不其然,才剛踏進入口,裡頭摩肩擦踵的景況已經讓我倒抽三口氣。雖然還不至於得以萬頭鑽動來形容,可是成千上百肯定也少不了,而且每個人都舉高了雙手低頭朝中央鑽擠,如果不是麥克風裡一再提醒「芭芭莉毛巾今天只賣一千八、今天只賣一千八」,我可能會以為自己誤闖了富士山腳下的搖滾祭現場。

整個敞開的空間形成了一副非常有趣的景象,金光閃閃的物質商品以區塊直線排列,每一台花車、每一座棚架旁的人群卻都呈放射狀向外圍擴展,於是所有的商品都在你視線範圍裡金碧輝煌,但無論怎麼伸長手臂、如何積極往前邁進,卻就是碰不得目標物的分毫。上一次帶給我同樣深刻的無力感的場合,是傑尼斯偶像的演唱會現場,我就這樣一邊呼喚著小原裕貴,一邊被擠往堂本剛的方向。也是因為如此,我漸漸明白為什麼每回都會有人在大折扣時買了一堆和垃圾無異的二流商品,想想單是要擠到商品周邊已經如此困難,最後當然有什麼就抓什麼,錯買一百也好過兩手空空。

眼看一樓鞋襪皮件的爭奪已經無望,我當機立斷棄守此處轉攻三樓女裝集散地,卑微地盼望不然買件上衣裙褲也可聊補今日長途跋涉之苦。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嚴重的判斷錯誤,原因無它,一樓的配件賣場還是男女混雜,女修羅們雖然殘暴但仍顧忌形象,可是女裝部內除了店員和被套牢的老公與男朋友,完完全全是女人天下,什麼自尊自信羞恥禮讓勤儉持家早已被全數拋開,包包抓緊了閉著眼睛往前衝刺才是此地的唯一價值。挑、撿、翻、抓都在沒了顧忌以後加倍放大,一件衣服剛剛離手立刻被後頭伸上的鷹爪掠走,戰利品滿滿一袋比半個人還高的景象也絲毫不足為奇。平時立如芍藥、行猶百合的大和撫子一旦遇上折扣兩字,馬上化身為猛獅與金剛,兇猛狠霸毫不手軟,擦肩而過時還得小心才不被她們滿天揮舞的爪牙劃傷。

我連續衝鋒陷陣幾回都不能達成目的,每次總在靠近衣服棚架的剎那又再度被排擠到外圍去,感興趣的物件還沒伸手已經消失,想換個角度確認商品效果卻一脫手就是永別。我手軟腳癱之餘開始萌生退意,轉了身朝結帳櫃檯而行,離開戰場前回頭最後一瞥,只看見花彩斑斕的衣飾攤在花車中央嫣美如蝶,千百隻髮如流雲、妝比瑭瓷、右臂挽袋的阿修羅則從周邊緩緩包圍,他們高舉左手彷彿刀鐮,屏息等待著撲前下手的瞬間,因為一出手,便要見血。

掛滿折扣大字的市集最忌手慢心軟,也不歡迎矜持優雅,這裡是女子的修羅場,人人以肉身相搏爭取美麗作為代償。星期天上午的O1O1 Bazzar,是不折不扣的修羅場。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