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7, 2007

感想

每個星期四都是我的黑色時光。

一來是這天從早上課到下午,八點半不到我就得離開家門,加入擠死人不償命的通勤列車,在源源不絕的黑西裝史密斯包圍下,汗流浹背又動彈不得直到本鄉三丁目。二來則是研究會的氣氛文革批鬥差可比,尤其不適合臉皮薄心臟弱日文差神經又敏感的軟弱學生如我寄生。過去研究所老師常把「你們不要因為害怕傷害對方不敢彼此批評」掛在嘴邊,但我想要是來到這裡,此言恐怕得改成「你們不要為了批評而不顧對方受到的傷害」才行。因為在此地你不用害怕沒有人會丟出箭矢彼此相擊,倒是得準備好十分強韌的心臟和臉皮,並且得有不怕針插滿身彷彿刺蝟的勇氣。於是黑色時光結束,真正的黑夜來臨的剎那,我總是會累得像從戰場歸來的老兵,肌肉痠疼、眼睛乾澀,腦袋則像運轉到盡頭的風扇,嗡嗡響著警訊如將入休眠狀態。

黑色的日子過久了,慢慢就以為這裡是個沒有溫暖的地方,沒有親切沒有關懷沒有體諒,倒是自尊與自傲超乎常人的優異份子多得跟東京的烏鴉一樣,而我得小心翼翼的繞開,才能避免牠們不知何時會萌發的激狂。慢慢我開始覺得我會活得越來越像身邊的人一樣,入校就如上班,客氣的點頭寒暄一陣,回家後就自動format,上了一個學期課也分不出生熟遠近,每次碰面都有今天又認識好多新同學啊的錯覺。人被商品經年累月的包圍之後會否變成商品我並不確知,但是人在黑缸裡浮沉久了,心的確會變成黑的,我覺得我正在緩緩朝「墨」端挪移,卻對這樣的行進無力可為。

轉眼又到了星期四,還好今天臨時獲邀參與另處研究會,我終於在那裡頭瞥見了光明的存在。此研究會主要由女性、同志和外國人組成,會前大家先傳了兩盒點心,與會報告的內容十分生動有趣,從傑尼斯對同性愛/異性愛訊息呈現的操作與其後意識型態分析,到「旅行」對傑尼斯迷的意義和迷經驗如何重塑旅行意義。我邊聽邊感動得要飆淚,這些研究推論的結果可遠比上回某學者提出「傑尼斯迷多半外表抱歉」的結論來得有意義。

更重要的是會後發起的討論真的就是「討論」,有虛心求教的熱情,有交換資訊的積極,有如覓知音的感動,有讚嘆現象的驚奇…五花八門的情緒和意見如百川滔滔奔流,最後匯聚成一處深闊的海洋。文化研究的場域不是本來就該如此,我們不是應該不斷探求、分享、討論新的議題,而不是互拿磚頭砸對方腳趾?回家時我向煙斗提起今日經驗,手舞足蹈十足亢奮,我說我終於發現本鄉七丁目裡原來也有溫暖,也恍然大悟我還是適合與女性、同志和外國人並肩作伴*。

明天又將是黑色時光,不過深夜來臨前,我心底總算有過太陽。

*正為指導教官順序煩惱的友人F桑,最後這兩句話寫給你看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