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4, 2007

橫濱遊


星期六,煙斗和我搭東海道線直奔橫濱。雖說橫濱離東京不過三、四十分鐘車程,如何算不上遠地,我們也曾分別為不同目的訪此數回,但攜手同遊可還是在一起以來頭一遭。

如果要我票選最浪漫或最嚮往的居住地,橫濱肯定榜上有名。2000年夏天我在這裡渡過了一個多月的暑假,當時就對此地天高地闊樹綠海藍,左擁摩天輪,右抱望海丘的生活環境留下深刻印象,更別提每晚七點摩天輪迴轉著燃放霓光,和夏夜迎風賞煙火的片段有多麼愜意。遺憾的是遷日以後反而少有機會造訪,一來是地雖不遠但我們都忙,湊得出時間時寧可走遠,湊不出時間又情願在家裡放假,橫濱於是就這樣一直被我們擱放。二來也可能是我太珍惜多年前的橫濱印象,於是踟躕不前,深怕稍有閃失,輕易就折損記憶中的晚霞與星光(或者是夜裡偷跑到船舶被警衛吹口哨趕跑的慌張)。

不過無論如何,終於我們還是一起來橫濱了。只不過這回我之所以突然萌生一訪橫濱的念頭,既不關乎五彩繽紛的摩天輪,也不是衝著豔色如花的煙火,純粹只是因為兩週前電視上閃過「豬頭包」和「貓熊包」的畫面,讓對蒐集賤臉包念念不忘的本人見獵心喜,每天開始對煙斗覆頌我對「豬頭包」的渴望。而煙斗為了一償一週七天每天都放我獨守空閨的歉疚,終於趁著兩檔課程的空檔週末伴我出門「獵豬頭」。

一出關內車站,我們即沿林蔭大道朝中華街移動,邊走邊對此處環境品質讚不絕口。橫濱曾是日本重要的海上門戶,頻繁的船隻往來不但造就此城財富累積,也帶入豐碩的文化匯流,進而交織出多采的建築形式、歷史情節與血統形姿;日、西、中的纏綿悱惻處處散見於橫濱的都市樣貌裡,所以橫濱有日本最知名的中華街,有優雅古典的洋式旅館,當然也少不了極為復古的日式居宅…這些看似衝突矛盾的特質,在橫濱的天海山林襯映下融成和諧風景,日本沒有幾個地方能比此城更美麗可喜。

中華街是橫濱最大的特色之一。不過對華人如我,這裡的金龍紅柱大招牌漆墨字看起來都華麗得不真實。不只外觀,內販物恐怕也是如此,中華街上幾家最興隆的商街,賣的東西多半都不像我們會或曾經入口的餐食,反而是乏人問津的簡單店面,擺出來的商品看來多了幾分熟悉,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作觀光客和自己人生意的分別?不過在中華街,「觀光客」的定位倒曖昧得緊,這個詞彙放在這裡,指的究竟是那些「外國」來的華人,還是在地土生土長的日人哩?

事前只想「獵豬頭」,沒有好好做功課就直奔中華街的煙斗與我,很不幸地挑中了一間口味非常普通的餐廳。餐廳裡空有偌大空間、挑高天板和華麗燈飾,菜色卻寒酸簡陋,口味十分普通。杏仁豆腐沒有我在lawson買的即時包棉軟,炸雞旁還擺了兩塊形跡可疑的白色固狀物,煙斗猜是蒜頭,我倒覺得更像橡皮擦,只是我們誰都沒有勇氣親身驗證,最後只能抱著不可解的謎團付帳走人。還好滿心期待的「豬頭包」與「貓熊包」正式入手,一個包的是一般豬肉,一個包的是巧克力餡,味道雖然不是珍饈,不過比起剛才的中華料理可還勝得多了。作「豬頭包」生意的店家兼開了一間詭異的熊貓玩具專賣店,可惜裡頭的熊貓飾品一個比一個還像工廠淘汰的劣質貨,要不是老板娘眼光如鷹非常犀利,我簡直就要笑倒在地上打滾。

中華街上還有許多不可思議之處,比方說這整條街每三步一小攤、五部一大攤,街上還不時有中國風打扮的男女四處遊走,發的賣的則全是「天津甘栗」。我雖然不知道天津到底有多少人嗜食甘栗,也不知道這裡頭有多少甘栗真的是千里迢迢來自中華,不過甘栗糖香、炒栗沙聲大作的景況,有一瞬間倒讓我懷念起台北公館52巷濃妝阿桑賣的糖炒栗,雖然栗子這種東西總是聞起來比吃起來甘香。

中華街靠山下公園的端角開了一家號稱聚集鐵人手藝的點心特賣店「皇朝」,金碧輝煌的海報看起來果然很有冠軍架式,不過我們一致認為它之所以能聚集這麼多人潮,原因和鐵人下廚無關,而是包子尺寸最中肯(約1.5個小籠包大)、價格又相對可親使然。炎炎夏日,有這麼靈巧的包子可以讓人嘗鮮,還有什麼理由去擁抱中華街上動輒500元起跳又長得很C罩杯的大王肉包?

獵豬頭計劃完成,我們沿山下公園、紅磚倉庫散步走回櫻木町車站。夏日裡的橫濱光影清透、色澤潤麗,有風吹起時清涼可喜,連遊人姿態都寫滿了閒適與隨性;它像一幅美好細雅的水彩畫,最適合輕輕懸於記憶。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