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7, 2007

盛岡 III:5大不可思議

岩手縣除以專出政治家和文人聞名,豐富的鄉野傳奇亦是此地特色之一,非但柳田國男的遠野物語背景源出岩手,其他如惡作劇的河童、作亂遭逮的鬼怪等等傳說故事也由來久遠,讓這片東北寒地多添了幾抹玄祕色彩,是喜愛日本神怪傳奇者不能錯過的寶地。不過說是這麼說,我這篇遊記要寫的跟靈異傳奇一點關係也無,純為條列旅程中幾個印象深刻的景點和經歷。

[1] 手作り村中的青天白日滿地紅

曾經赴日旅遊者大概不難發現,近幾年日本各大交通樞紐和觀光景點都已貼心地附上中、韓文標記。遺憾的是台灣旅客再怎麼頻繁來日也不敵彼岸源源不絕的龐大人口,是以舉目所及的中文說明也幾乎清一色為簡體字樣覆蓋,指引效用不大,也遠不如閱讀日文漢字來得明快簡單。正因如此,如今只有在極少數歷史比較悠久的觀光景點中,才有機會見到近乎絕跡的繁體字標記說明。

有趣的是,這樣希罕的機會倒在盛岡市中讓我碰上了。盛岡市郊區邊緣的幾處觀光重鎮標立的地圖和簡介多半都以繁體字標記,還有幾處觀光景點直接掛上吾等熟悉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嘖嘖稱奇之餘,我也不免困惑起盛岡市什麼時候和台灣這樣親善友好,搞得我繞行一趟手作り村簡直宛如回到古老的眷村時光,話說這幾年來除了抗議場合之外,我可好久沒在別處看過這麼密集的旗幟飄揚。

[2] 此地無城的盛岡城跡

盛岡城跡公園位居縣廳和市役所不遠處,是盛岡幾個著名的觀櫻重點之一,只要步行到城跡腳下,壯麗且極富日本特色的坡道與石垣板牆便於眼前開展。但詭異的是,儘管如今石牆依舊雄壯如昔,粉櫻也不改百年魅力,那理當聳立中央鎮守市街的城閣卻蹤跡杳然。左探右望半天都不見城影,困惑之餘蒙煙斗爸開釋,才知曉盛岡城不但人去樓空,最後連骨架子都沒給留下,於是唯一能夠證明這裡曾有藩主威赫坐鎮的只剩下那環石牆與滿林古櫻。

失去城閣的城跡,少了幾分武勇之氣,倒是蒼涼之感悠悠無盡。

[3] 小岩井農場的綿羊快跑

小岩井農場號稱是日本放養牛羊數量最龐大的農牧事業,此地出產的乳製品種類繁多而且口感濃郁芳美,農場內還設有各種牧業體驗課程開放參與。煙斗和我對騎馬、擠牛乳的興趣不高(或說是對為了做這兩件事得排上半小時隊的興趣不高…),但倒十分樂於代替牧羊犬四處騷擾綿羊。一開始我只是純粹好奇,想試試看假如從後頭逼近,安靜吃草的綿羊不知道會出現何種反應。未料這些看起來肥胖又反應遲鈍的小羊不但動作機靈,而且感應分外敏銳,簡直像背上裝著雷達或屁股上安了眼睛,只要我逼近十步以內,立刻調頭朝其他方向跑開;我快牠快、我慢牠慢,小龍女指點楊過戲耍趙志敬的招式,綿羊們玩得比武林高手還徹底,一步也不容人欺身。我們追得氣喘吁吁之餘還是沒碰到半根羊毛,反而是一停了腳,改從側面緩行貼進,綿羊便一動也不動地任人愛撫。

吃軟不吃硬,大概是這群快跑綿羊最貼切的寫照。


[4] 鬼手印

傳說盛岡過去有鬼怪作亂,不堪其擾的居民請來羅漢代逐惡鬼,換得盛岡的平和安寧。儘管類似的傳說日本各地都不罕見,但此地的特異之處在於他們完好保留了驅鬼證物,讓傳說又平添了幾分真確性。據稱羅漢降伏惡鬼後將之綑於巨岩,要求鬼怪押印立契,宣示從此不再來犯。這三座巨岩和押有鬼怪手印的鐵板如今矗立在盛岡市區內不起眼的小神社裡,偶爾有風吹來,鏽黃的鐵鍊敲擊巨岩發出音響咚咚,倒是很有幾分淒涼陰森之感。

押有鬼怪手印的鐵板泛起了赤褐鏽斑,但倒無損於辨識上頭一左一右兩個清清楚楚的掌印。唯一令我困惑的是這掌印除了指紋並不明顯之外,尺寸構造倒是和人相去無多,曾有人懷疑日本的「鬼」字一詞係過去農民誤將西洋人視為鬼怪而來,對照眼前場景看來倒是很有幾分可信度吶。

[5] 展望台的半身銅像

盛岡市邊郊有處可供眺望全景的展望台。展望台周邊是一大片杉木林,附近除了公共廁所和平台咖啡廳之外荒涼得緊,唯一的裝飾是坡道旁一個也不知道是羽毛球還是鳳梨的擺飾,上頭大大刻著台灣宜蘭縣羅東鎮致贈的字樣(再次證明盛岡市裡台灣痕跡無處不顯靈…)。我們來到展望台的這天天陰且大風不斷,既然不是觀眺景色的好時機,可想而知展望台附近也不會有多少遊客盤據。但沿矮坡上走,忽見展望台上有人影一枚,原以為是哪裡來的遊客無畏天候堅持觀景,走近之後卻苦尋不著人跡,走著走著心裡不免發毛,各種恐怖的念頭一瞬間全都湧上腦海。

正想打退堂鼓閃人,眼前卻赫然出現一尊半身銅像,青黑色的材質加上牆垣角度影響,遠遠看來果然就如立足觀景的遊客,讓我毛了半天的人影之謎這才真相大白。

五大不可思議,是這趟盛岡之旅帶給我最深刻的驚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