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6, 2007

盛岡 II


わんこそば、ジャジャ麺和冷麺是盛岡最具代表性的三大美食,這三者不但都是麵食分流,後兩者的興起更與二次大戰時日本的殖民舊夢有關。

其中,盛岡冷麵係承平壤冷麵而來,據稱這是戰時遷往日本的朝鮮人,因思鄉甚切故取當地食材仿冷麵製成,後來更推廣到一般市場,如今成了盛岡最負盛名的美食之一,非但市街上打著冷麵招牌的小店林立,土產店裡也絕對少不了「速食」冷麵的蹤影。盛岡冷麵約莫是佔盡盛岡好水好空氣好食材的優勢,據說無論賣相或口感都遠較元祖平壤冷麵更勝一籌。冷麵麵條的口感偏向硬韌,近似透明的平寬麵條佐涮肉片和清冷高湯上桌,吃起來不油不膩清透爽口,再加上既甘且辣的泡菜畫龍點睛,恰好適合微熱的初夏氣候。我尤其難忘此地的韓式醃泡菜蘿蔔,甜甜辣辣餘韻不斷的口感豐美至極,兩小塊蘿蔔一小撮湯汁,可足夠我扒掉一大碗飯相佐。

ジャジャ麺則是我們熟悉至極的炸醬麵的變種。和炸醬麵不同的是,盛岡ジャジャー麺幾乎把肉末磨成肉泥,加上大量薑末,並搭配特製醬料磨成糊狀拌麵而食,雖然少了中式炸醬麵那種甘鹹混合的味道,但倒多了幾分鹹衝氣味。盛岡ジャジャ麺還有另外一項特色,那就是吃到末尾得留一小口炸醬和麵,再打個生雞蛋入盤混勻,然後請服務生注入高湯,加鹽、胡椒混成雞蛋湯飲用。後來想想,這大概就是麵食小攤絕不缺少的平民飲品「蛋花湯」之盛岡變格版吧。

何以炸醬麵會成了ジャジャ麺的源頭?這和日軍在二戰時於東北建立滿州國的背景有關,當時除了軍方、政府官員大量西移之外,也有技術人員和一般民眾抱著滿州夢踏上東北,不過他們可能怎麼也沒料到,真正深刻的殖民無關乎槍桿砲彈,倒是恆久烙在舌尖上頭。

わんこそば則是我們這回唯一沒有親嚐的地方名產,不過只要曾經收看日本美食競賽或大胃王比賽者大概都不會陌生,那種有女將隨侍在旁,一小碗、一小碗不停補入人客碗中的麵食,就是聞名遐邇的わんこそば飲食規則。此麵之所以聞名無關乎口味優劣,純粹是因食者不但得拿捏速度還得抓好停手時機,食飲過程因而充滿了速度和緊張感,再加上女將在旁邊灑麵邊吆和很有幾分趣味使然。

除了三王鼎立的代表麵食,盛岡的乳製品和麵包西點亦是不容錯過的特色。此地的麵包多半外型樸質並不搶眼,但一入口便知箇中奧祕,那種美味口感筆墨無法形容,有幸造訪盛岡者請務必親身體驗。說真的,我現在想起網張溫泉出產的吐司麵包,還是忍不住會流口水。如果抽不出時間造訪市區或溫泉地亦不打緊,盛岡車站裡有此地知名蛋糕店Tarte des Demoiselles Tatin的分舖,在盛岡的第二天,我們就在煙斗媽的推薦下買了Tarte des Demoiselles Tatin的生鮮蛋糕和抹茶年輪蛋糕品嚐,結果四個人對著四個蛋糕邊吃邊驚嘆,口味佳好自然不在話下,柔軟纖密的口感更是一絕,無怪乎該店日日客潮不斷,每天才到下午玻璃櫃已經給搶個精光。

盛岡還有另一項曾經贏得全國大賽的名產,那就是外層裹以糖霜、內裡夾奶黃餡的蛋狀點心「かもめ玉子」。上回蒙煙斗爸媽打賞一盒,裡頭有三分之二都掉進我的胃袋裡頭,這回親訪當然不能錯過,不但帶回了好大一盒標準口味,還趁機買了總店限定的芭那那風,也有幸嚐到內夾草莓餡的春季草莓限定版。雖然煙斗一再表示不能理解此物何以深得我好,不過這一點都不影響我對「かもめ玉子」的推崇。此物目前和台中太陽餅、夏威夷鳳梨酥一起並列本人心中最佳台美日國民美食代表,有機會造訪盛岡的旅客請絕對不要錯過*!


[1]沒機會造訪盛岡者也不必傷心,昨日晚間我們赫然發現上野車站內一樣有受每日自盛岡運來的「かもめ玉子」......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