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1, 2007

祭典

上個週末是淺草大盛事「三社祭」的上場時刻,可惜去年湊熱鬧時一被當地人潮和高溫驚嚇,二遭大黑屋黑不溜丟又難吃得要命的天婦羅荼毒,今年再訪興致大大減低,寧可到健身房吹冷氣運動,也不想混到密密麻麻的人群裡感受高溫與汗氣「薰陶」。而要不是煙斗在傍晚突然提出搭公車閒晃台東區一圈的建議,今年我大概連三社祭的影子都沒得見。

坐在公車裡和祭典擦肩而過是一個有趣的體驗,一來省得自己動手動腳耗費體力,二來也不用摩肩擦踵沾染汗濕臭氣,還可以隔著玻璃窗指指點點不怕招來白眼,比實際混在裡頭半天,最後卻只見人頭不見抬轎表演來得輕鬆多了。

我實際參與祭典的次數雖然有限,不過畢竟身處祭典核心台東區,三不五時就有幸拜見廟街盛會與洶湧人潮。看的次數越多,心底的幾個困惑也就愈發深刻:

第一,不知道是不是與會者的傳統服裝和造型太過海派,或者參與人士確實都有些黑色背景,總之每一回只要與祭典擦肩而過,我總忍不住要詢問煙斗,「何以貴國祭典的與會人士不論男女個個面泛江湖氣,一場祭典辦下來簡直就像黑社會大出遊」。昨天路行千束一帶時更是如此,上百名的抬轎大隊分著不同色服依傍路邊納涼,馬路中央有警察居高,廣播之餘不斷朝人群拍照,儼然就是一副現場蒐證姿態,再加上不絕於耳的救護車響,要不是路邊掛滿了三社祭的燈籠,我還真以為自己誤闖了哪個黑道火拼現場。

第二,負責抬轎的男男女女通常都著祭典標準服裝出席,女性裝扮還好,外掛裡頭以棉T和長短褲作襯,男性的裝扮則通常是外掛搭配白棉衣與開檔褲狀的超短下著,動作只要稍微激昂就難逃露點命運。一趟祭典下來,雖不至於鴉雀成群那樣壯觀,但偶爾撞見幾隻落單孤鳥也不是全無可能。露的人心底如何作想我不清楚,但看的人可是尷尬斃了,都不知道該不該開口提點,「阿伯,麻煩不要放雞雞出來亂跑」。

困惑雖然無解,但也不妨礙感受祭典的熱鬧氣氛。很多人特愛祭典中吆喝抬轎的力與美,我則尤其喜歡小攤沿路擺開、食飲不斷的景況,那總讓我想起喧嘩吵鬧、煙霧瀰漫的台灣夜市,只要裡頭再多幾塊鹽酥雞、蚵仔煎和滷味攤的「扛棒」(看板:かんば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