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2, 2007

婚宴@川越


黃金週最後一天,我們受邀到埼玉川越參加婚禮。來日以後雖然接連參加過幾個二次會形式的派對,但在正式飯店或會場舉行的婚宴,除了自己的實戰經驗之外這可還是頭一遭。也正是因為這種新鮮感使然,出席前不但有幾分好奇、興奮,更帶了一絲絲幸災樂禍的心理,想看看當初把我們折磨得哭天喊地的婚宴,如今又是怎麼以「幸福」為名讓另對新人吃足苦頭。

在日本無論參加婚禮或婚宴,成文與不成文的規矩均極其繁多,打從收到喜帖的那一刻起就得審慎以對,否則一個閃失不但遺人話柄,搞不好還讓「沒教養」這個標籤如背後靈一樣苦苦糾纏你好幾年。彙整我個人的實際參與和旁觀經驗,歸納出受邀者有幾項步驟絕對不可忽略:第一,收帖後無分參與與否均得回信告知。日本的婚宴邀請卡內通常附有貼好郵票的回函一張,受邀者只需勾選參與與否、署名和投寄即可,若嫌實體郵件不夠E化,改用簡訊或mail聯繫亦無妨,但最忌收信後不吭不響,弄得一副喜帖石沉大海狀,不但妨礙對方統計出席人數安排餐食桌椅,也讓原本已經焦頭爛額的新人多添困擾,沒品到了極點。第二,紅包禮金的變化視場合與出席人數而定。近幾年年輕人流行以二次會形式包租場地舉辦派對,若為此類活動則無須準備禮金,只消備妥參加費用即可。但若受邀的是於會場或飯店舉辦的正式筵席,請務必到便利商店購妥慶事專用禮金袋,並以一人三萬、兩人五萬的形式交出你的福澤諭吉。第三,正式的婚宴所有座位都是事先排定,現場還會印刷成精美紙冊供人參考,因此最忌臨時更動,也切莫因為今天心情好就決定來個一家老小赴宴同歡,或夫妻吵架即由二減一擅自更動出席情形,否則就請作好到了現場無位可居,或害新人浪費了幾份由萬元開始起跳的餐食。

這次煙斗和我兩人同時受邀,雖然荷包嚴重失血,不過有幸以觀眾之姿見證了一場美好的婚宴,仍是十足令人開心的。日本的婚宴以規矩眾多聞名,對派對進行的過程又多所講究,但繁瑣的排演和細緻的規劃促成的就是日式婚宴上暖好與感人的氣氛,其中有很多貼心、精緻的安排,是在台灣婚宴上不容易見證的過程。比方說,日式婚宴裡必然有一段新人獻禮與各自父母的橋段,這時不管新人或與會者事前再怎麼嘻嘻哈哈地宣稱結婚根本沒必要掉眼淚,只要到了那個瞬間,背景音樂自然就成了巴夫洛夫的鈴鐺,在場者沒有幾個人逃得過淚腺的崩解。我自己就是一個很好的明證,事前一再鐵齒地宣稱婚宴這種場合沒有落淚的必要性,到了獻禮的瞬間卻不自覺地開始哽咽,站在對面的我媽更早已泣不成聲,一齣歡樂搞笑的婚宴劇碼登時轉為催淚八點檔,我從此再也不敢輕覷日式婚禮的瓊瑤潛能。

此回的婚宴主角是別科時代的同班同學,同樣是國際婚姻背景,相識和交往過程倒與煙斗和我有幾分殊異。學習中文有成的男主角數年前隻身赴北京留學,和當時就讀人大的女主角相識、進而相戀。學成之後新郎返國就職,新娘也就夫唱婦隨地前來日本留學。其實他們兩人比煙斗和我還早一步完成入籍手續,惟因小新娘對婚禮有甚多華美憧憬,立志要存夠錢辦場轟轟動動的盛宴,因此延至今年才正式舉行婚禮與宴會。而值得一提的是,今日的女主角和粗枝大葉又成天嫌這麻煩嫌那囉唆只想簡單了事的本人不同,她對婚禮期待甚多且用心至深,這也反映在婚宴上許多細節的安排之中,包括這幾年婚宴流行的「愛之泉」,以及婚宴上新娘服囊括日、西、中三種風格等等…看得人眼花撩亂之餘,也不禁佩服起新人的耐心與毅力。

婚宴上除了新郎新娘安排的各種儀式與活動,宴會中端出的美食也是另一重點。這回婚宴大概是為配合新郎、新娘的神前式婚禮,宴中餐點均以和食風格為主,從精緻多樣的豆腐前菜、生魚片、炸物、鰻魚飯到慶賀用的赤飯一樣不缺,餐後送上的冰製甜點也甚是精細美味。我邊吃邊嘖嘖稱讚,心底不免有了一絲終於一補去年婚禮鎮日空腹的遺憾之感。話說去年我們結婚時,一套一萬六千八日幣的全餐我吃了不到十口,幾乎都是原封不動就給撤下,連期待甚久的結婚蛋糕和號稱超甜的哈密瓜,也都是才動箸就被催著到外頭更衣換裝而淚別作終。這件事我引以為憾甚久,動輒就要抱怨一下飯店明知新娘不可能分神餐飲,何苦還要多算我這份餐費,而既然收了錢幹嘛不給我打包帶走?每回想起萬把塊的美食就這樣倒入餿水桶,真正是叫我不心痛也難吶。

日式婚宴還有另一項特色,那就是新人會準備各式贈禮酬謝與會來賓。基本的贈禮包括傳統的鰹節、小蛋糕和風呂敷巾,有時還會附上禮品目錄一本供與會者任意選擇內物。我第一次聽聞這些安排時甚是不解,一再追問為什麼非得搞到這個程度不可,後來親身出席婚宴後終於恍然大悟,因為按照日人收禮必還的慣例,既然收了與會來賓三萬起跳的紅包,就不能不讓人有物超所值之感,無怪乎華人婚宴向來是盈餘居多,日式婚宴卻註定只有賠本掏空的份,一場日式婚宴動輒百萬起跳不是全然沒有理由。所以說,有吃有看還有得拿,當觀禮的來賓可比主事者輕鬆愉快多了。

拉里拉雜說了一大堆,此次得以受邀見證一場幸福的婚宴,真是很開心的一件事。祝福渡部先生和李桑:

末永くお幸せに

Post a Comment